Tag Archive for '汶川'

关于512大地震:What’s the Point?

废的Point:古人都能预测、蛤蟆都能预测、看地震云都能预测为什么现在的地震局不能预测?

为何丫是废的:古人?你说张衡的地动仪哪?那玩意也只能告知在当下时间哪个方向发生了地震,不能预测未来时间具体哪个地方发生地震。事实上,蛤蟆和地震云的消息俯仰皆是,根本无法跟一次次地震相对应,从任何角度来说,都还没建立因果关系。至于异象,灾前灾后甚至平时都会发生,比方说我有一天就发现我有“幽灵化”情况,自动门不开、售票机不认、相机的脸部识别系统不识别……说到动物,说得跟你自己不是动物似的,你平时会不会抽疯?你每次抽疯都有固定原因只能代表你有神经病。同理,蛤蟆抽疯也不一定就是地震,有可能是集体神经病。当然,我并不想否认异象中的某些因素与地震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我只是认为,不能轻易下结论而已。(延伸阅读:动物预报地震靠谱吗

So, the Point is:如何在全球地震预报能力普遍不高的情况下,建立地震的预警和防范机制,比方说,建筑抗震标准的设立和执行等等,这也是那个看似没用的地震局的用处之一。

废的Point:很多专家都预测了这次地震,为什么当局不预警?

为何丫是废的:我也想问这个问题。但在问之前我需要一个大概的数字,也就是平日里的预测情况大致怎样。我这会儿只能查到地震频度(全球每年平均发生能被仪器纪录的地震超过50万次、人可以感知的地震10万余次、破坏性地震100多次),而不能查到预测方面的全局数据。光盯着预测和事实相符的那几条数据看是没用的。好比你每天都使劲说某地会地震,总有一天会撞上——又不是押宝。上面说的是关联性,这里说的是成功率。关联没建立起来,一切成功都有幸运的成分在里面。当然,不是说一切预测都是押宝,我只是觉得,不能把所有当时没被听信但又不幸成为现实的预测,当成学术斗争或政治手段的牺牲品。《唐山警示录》的作者张庆洲的一句话我很认同,“我至今不认为国家地震局‘应该’测出这次地震,关键在于国家地震局某些官员的态度”。

So, the Point is:在无法保证预测准确性的前提下,是以生命安全为首要标准不计一切代价发布地震预警?还是为了降低综合损失建立科学的预警决策机制?是否应该以及如何在决策机制中设立相应的免责和问责条款,以缓解预警发出但灾害没有发生时,决策者所承担的政治风险?(延伸阅读:凤凰卫视纪录片,唐山大地震背后的真相

估计我写的也蛮多硬伤的,信息不全,欢迎勘误。

此外,我想撺掇同事像上次那样写一个书单,目前就有两本:钱刚《唐山大地震》张庆洲《唐山警示录》。预警:只是事实,未必有Point哈。

地震穿越贴收集

5月8日,四川省林业厅消息称,绵竹市林业局为备受蟾蜍骚扰的群众解惑释疑

5月5日,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群众打来电话,称该村制药厂附近突然出现大量蟾蜍,黑压压一片满地乱爬,车压人踩死伤无数,但数量仍然多不胜数。而且这种现象几十年未见,怀疑是什么天灾的预兆,引起了部分人的忧虑……最后,市林业局向当地群众解释道,这种情况是正常现象……而与所谓的天灾毫无关系,无需过分担忧。于是,村民们终于放下了心,还戏说今年一定有个好收成。

5月9日,四川省地震局网站称,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地震误传事件。而阿坝就是震央所在。

5月3日晚8时,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接到群众咨询电话……阿坝州防震减灾局立即要求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采取措施,查找谣传来源,进行辟谣,做好宣传解释工作,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接到情况通报后,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立即联系事发地梭磨乡人民政府,通报相关情况。乡人民政府迅速着手查找谣传来源……在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及时进行情况说明和乡、村干部的主动解释下,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绪,当地生产生活秩序快速恢复了正常。

5月9日,有人在百度贴吧发帖,声称在临溪见到大片地震云。地震发生后一小时被挖出。

5月12日,地震发生之后,中国地震局称,关于“五月十二日晚二十二时至二十四时北京局部地区还要发生二至六级地震”纯属谣言

——根据全球地震检测网即时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下午两点多截止晚上7点前,震央附近又发生了近十次余震,从4.9到6.0不等。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地震局不能准确预报地震,却能够信誓旦旦地预报不会地震。但我无比真诚地希望中国地震局的这条消息,不要成为所谓的“穿越贴”,其实,人命关天,恐慌难免,我更期待看到官方对待任何重大灾难的第一反应不要是本能的“辟谣”。

晚上7:30更新消息,一条短信发来:“天将降大任于斯国也,必先撞其火车,抢其火炬,震其国土,跌其股市,升其物价,荡其楼市……诸多考验后方成大国!”

四川大地震

2:30,收到网易的编辑在MSN上发来的消息,说“全国地震”,顺着爬到百度的“地震”吧,最北至北京最南至广州,各地网友纷纷表示FEEL到地震。

2:30,地震数据网没消息。

2:40,各大网站出现简短的综合消息,称四川发生地震。

2:45,地震数据网更新了消息,出现了这个大红圈。

quake

图片来自:http://www.iris.edu/seismon/

2:50,电视节目下方滚动字幕出现四川地震消息。

2:55,经过将近半小时的努力,终于间接打通了某成都市民的电话,据说大楼的摇晃可以清楚目测,城市空中的电线晃得像秋千一样,简直可以跳绳。但大学已经疏散。

3:00,香港有线电视和NowTV的滚动新闻开始不断插入普通话播音的电话采访,采访者不知道是不是临时的,特傻,被采访者说话声音非常急促。

3:15,电视台的电话采访一直在我后脑勺聒噪,没有任何关于伤亡的消息,只有部分受访者说见到有人头破血流——估计是拥挤所致。

3:30,同事说打去成都的手机和固话都不通,估计是网络拥堵。

3:45,国家地震局网站无法再打开——其实我之前也没去看过。

4:00,新闻报道,胡锦涛指示,要求尽快抢救伤员,温家宝正赶赴灾区。

4:15,MSN签名全线飙“地震”,摘其中一条:“距2008年8月8日還有88天的時候發生了近8級的地震”。

4:30,办公室的骚动恢复平静。前方消息陆续抵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