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3

回应辩论“圈”里的几句非议

前情提要:因为和几名老辩手组队“活泼老僵尸”参加星辩公开赛,以及各高校的辩论队招新季开始的原因,最近的生活与辩论“圈”骤然拉近。于是,不幸看到了很多让人不爽的言论。诸如,有人说老僵尸队“脸皮厚、心态浮、气度窄”,有人说CUHK国辩队“奇葩、中二、以碎三观为目的”。当然,出于人尽皆知的原因,这些话都没有指名道姓。尽管如此,我还是要主动认领,并一一回应。毕竟躺着中枪,再默默舔伤,完全不符合我扯淡和话痨的个性。

一个个来。

1,老僵尸脸皮厚吗,心态浮吗,气度窄吗?

——如果脸皮不厚是指“因为输不起而不参与”,那我们宁愿脸皮厚。如果心态不浮是指“求胜心不切”,那我们宁愿心态浮。如果气度不窄是指“不妨让对手个一招两式”,那我们宁愿气度窄。

既然喜欢,当然要来;既然要来,当然要打好;既然要打好,当然要求胜;既然要求胜,又何必玩什么谦让的游戏?要知道谦让的前提,要么是“这种比赛输赢无所谓”,这难道不是对主办方的不尊重么?要么是“我认为你怎样也赢不了我”,这难道不是对竞争对手最大的不敬么?

不过,前述指责非常空洞,我的回应未必能对应责难者的原意。那不如回答一个老问题好了——你们这帮老僵尸组队去欺负一群小孩,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用马薇的话来说,我都没觉得和你们比赛是件没意思的事儿,你们能别这么瞧不起自己么。

2. CUHK国语辩论队奇葩吗?

——我们就是奇葩,但是那又怎样呢?所有玩辩论的人在不玩辩论的人眼里,几乎各个都是奇葩。如果说我们是奇葩中的奇葩,我视之为一种赞扬。

3. 我中二吗?

——至于中二,我作为一个老人家,不太了解这个词的意思,还特意查了一下。一查我就笑了。中二嘛,其实就是“初中二年级”的简称。网上的诠释虽然莫衷一是,但基本可以概括为“青春期的思想、行为、价值观”。所以,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可能只有十八九!)嘲笑一个三十来岁的人有中二病,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啊?你再想想,仔细想想。你真的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我不知道你们的初中二年级是怎么过的,我很喜欢我的初二。在那个快速成长的年龄,生命充满可能性,一切都美好而新奇。闭上双眼,似乎能听到万物生长劈啪作响,睁开眼睛,灵感像阳光里的灰尘一样跃动闪耀。那种视野忽然打开所带来的豁然,那种好奇心被激发所产生的动力,如果能延续一辈子,或哪怕只是多几年,我都愿意拿年资能带来的一切声誉和资源去交换,也愿意承担青春期“幼稚”、“冲动”、“目中无人”的代价和恶名。所以,我亲爱的小盆友,请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未尝过青春的甘甜,就开始嫌恶中二的幼稚。我会真心地,真心地,替你感到惋惜。

更何况,年幼有年幼的毛病,成年有成年的问题。人只有在还没真的长大的时候,比较容易嫌弃过去的自己。贪恋青春往往是我这种老家伙的病症,瞧不起青春,才是正宗中二病的权利。

4. 我们队以碎三观为目的吗?

——不,其实我们压根不关心你的三观。我们关心你的长相,都要远远多于你的三观(当然为避免误会我得澄清其实我们也不怎么关心你的长相)。所以,如果辩论队的训练频频碎了你三观,不是因为有人刻意为之,纯粹是因为我们太不在乎。

为什么不在乎?三观又不是贞操,为什么要刻意保护(当然为了避免误会我还得澄清其实我们也不会倡导要刻意保护贞操)?是为了保护玻璃心这种必然绝种的生物类型?还是为了让你此前上的12~16年思想品德马列毛邓,显得不那么浪费?

再说了,Have you ever seen the world?Have you ever fought for your beliefs?Have you already lived a lifetime?什么,都没有?而你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就已经不可以挑战了?开什么玩喜?其实,我连我自己的价值体系有没有建构完成,都很不确定。世界太丰富,价值太多元,知道越多就会越惶恐,了解越多就越不确定。为什么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错的?因为你在辩论中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错本身的涵义,不再像你过去被告知的那样绝对。

5. 我好像有些恼火,是计较那些话让我不爽吗?

——我当然不爽。被挑战,被否定,就是会让人不爽,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我这辈子遭遇过的最令人难过和不爽的否定,是“自责”。你想想,你认识我多久?又了解我多少?浮光掠影,加点想象发挥,也就不过如此而已。而我和我自己相处了三十年,坦诚相见,毫无伪饰,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的缺点,比任何人都更受这些缺点的拖累和伤害,也因此比任何人,都更厌恶这个糟糕的自己。所以,要说否定我、责难我、吐槽我,你不仅没我说得漂亮、说得有Point、说得在理,就连骂人的那股子狠劲,也比不过我自己。

所以,不爽是不爽,但和我亲自动手相比,就像蚊虫叮咬对比重锤猛击。

这些许的不爽之外,我恼火是因为我万分困惑——人到底为什么要去踩低自己的对手。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

假设我如你所踩,是个挫B。那么——你赢了个挫B,又有什么了不起?你输给了挫B,岂不是比挫B还挫?你总是想着如何超过一个挫B,你的参照系是不是有问题?你不想着如何超过一个挫B,觉得被挫B甩在身后也无所谓,你的人生是不是没救了?

曾经有一支队伍,一个夏天一步登天,连赢数场比赛,捧得人人羡艳的奖杯。可事后他们的队员发了篇文章,把他们击败过的所有对手,都狠踩了一遍。一个也没漏。朋友都很愤怒,遂群起而攻之。而我只是觉得奇怪——赢家贬低自己战胜过的对手,不是贬值自己的冠军头衔吗?

我各位亲爱的辩友,我们玩辩论的人之间,最重要的牵连,不是什么朋友亲人学长师姐,而是对手的关系。我们不是曾经的对手,就是现在的对手,要不就是潜在的对手。比赛多了,输赢的次数你会慢慢记不清楚,到时候你更在乎的,是你和对手之间曾有的交锋,是不是动人心魄,能不能被人铭记,配不配得上“高手对决”的江湖声名。

所以,何必要踩低对手呢?他们才是你的最佳拍档啊。

马薇在星辩拿了她人生中第一个最佳辩手后,上台发表获奖感言。她苦逼兮兮地渲染了一大通我们在准备过程中如何辛苦、如何紧张、如何卖命,末了,对台下的小朋友说,“你们虽然输给了我们,但却是输给了竭尽全力的我们”。

掌声零落,有人表情一脸震惊。于是下来后,她第一句话就问我,你说他们听懂了么?现在看来,有人是真没懂。可能还把马薇的苦情,当成一种赢家的炫耀——你们看,我们不仅资深,还勤奋哦!

唉,让我们都坦诚一点吧——这场较量不能算势均力敌,毕竟我们是一群辩论圈的老僵尸。但是,人在哪里都可能遇到劲敌。在一场自己赢面不大的比赛里,如果对手要赢,你是希望他们赢得轻松随意,还是无比艰辛?如果你眼看要输,会不会死活也要绊对手几个跟头,让对手丢特么几票,让他们、让观众,从此不敢小觑你的实力?

——拜托,有点比赛精神好吗?

所以,肯定对手,就是肯定自己,而对对手最大的肯定,不是虚伪地讲“其实我们只是比你多吃了几年米”,不是模糊地说“其实你们也还不错啦”,而是告诉你,“我为了打败你,竭尽了全力”。

我们在星辩的第一场比赛里,建彪有段发言让我很感动(视频24分40秒),他说:“教练告诉我,在台上,不管对手是谁,你都可能会输。所以我对比赛的态度是,每一个对手,不管你资历比我浅多少,对不起,我都会很不客气,我都会用尽全力。即便,你说我以大欺小。

好一个“即便”!

看到了吗?我们不仅竭尽全力,我们还甘愿承担骂名。

《集·Cover》采访: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集·Cover》终于寄到。卢涛(套套卢)办的这本独立杂志引起了办公室众港台设计师的围观,于是为了替大家买杂志,我居然也干起了淘宝代购这种的事情……只是我支付宝绑定的是内地手机,只能明天跑去深圳付款了……

据套套说,杂志付梓,印刷厂见到敏感内容,居然自行销毁。这事儿听得台湾同事一愣一愣的,倒是香港同事冷笑一声,表示习以为常。销毁的那一页,当然是我那部分。唉,老东家太NB。停刊已久,余威仍在呢。哈。下面会把老东家的名字和谐一下,以尽可能避免本冷僻博客再次被和谐……
上图是被裁掉的部分,套总很好心的搞了个小纸条,补充了部分被和谐的内容,并注明《阳光食物周刊》已经停刊。
现转帖未和谐内容如下,略有添加,毫无删减:
1.《阳光食物周刊》是怎样一本杂志? 2.《阳》对它的视觉有怎样的要求?
1,《阳光》是一本非常特别的新闻时政杂志。它由阳光卫视的现任老板陈平出资创办,总部在香港,但主要的面向是中国。刚做出来时,只有 iPad 这一个平台,所以当时也算是第一份iPad原生的中文杂志。经过一年的尝试,程益中加盟,并带着我们改版成每周出刊的印刷杂志。
我们专注于时政报道,并把专题策划、艺术设计和多媒体等呈现手法,引入了这个刻板肃穆的领域。我们也有文艺内容,取材和品味都非常多元。在报道内容和表达方式上面,我们都完全不设限制。杂志中曾有个有声栏目,是让诗人自己朗诵自己的诗歌。创刊之前,我们当时的主笔,后来的执行主编张洁平(外号兔佛)对我们想象中的杂志曾有过一句非常精确的描述:“让政治软下去,让文艺硬起来”。这不仅是我们的媒体方法论,也是我们对一个正常社会的期望。正式创刊时,主编长平提出的 Slogan “多说一点”,似乎更能代表杂志的精神气质。多说一点,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往往是一切改变的起点。是不是很微妙的赶脚?
2,视觉要求。从创刊开始,老板和编辑部的负责人都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来营造阳光时务的视觉风格,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们实在没空管……不论如何,我都很感激这段经历。部门里的设计师都是科班出身,只有我是野路子。几个人调和激荡,和这不设限的杂志气质居然刚好契合。
在我眼里,时政杂志的视觉风格,可以按地域分为三大类:欧美杂志,像时代周刊,是国际精英范儿;内地杂志,像南风窗,老气横秋的大院风格,由国际范儿落地拧巴而成;香港杂志……是宫斗政治的地摊文学风……几种风格没有优劣之分,适应不同的市场需求罢了。而我们的目标很简单,抛掉脑中的既定规则,做出我们自己愿意点击、愿意下载、甚至愿意付钱的“好玩”的东西。虽然我平时会发明很多“说辞”来与其他人沟通创意,但内心里,我想要的就只有四个字:好玩,有趣。所以就有了“坦克大战”封面,有了“中国人民很行出品五毛硬币”……前面说了,我们不设限,不仅是多元的形式培植了多样的想法,内容的解严更刺激了创意。实际上,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最后补充一则旧闻,阳光食物的封面今年拿了亚洲出版协会的卓越社论漫画奖(Excellence in Editorial Cartooning)。然后,如你所知,就没有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