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对[兔佛]弹琴:性格决定命运但殊途同归

tanqin_tufo

上周一,风球、低烧,比天气更坏的是办公室的空气,午饭后遂以《鲁豫有约》的姿势坐在前台附近的沙发上跟洁平陀聊天。昏昏沉沉,我问洁平,你小时候数学好吗?洁平说,数学很好但我容易摔倒。

洁平说起,她小时候的有一天,骑自行车遇到快慢车道(就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分界,于是分外犹豫和困扰——到底是应该走快车道呢?还是走慢车道?到底是应该走快车道还是走慢车道……犹豫不决中,撞上了快慢车道之间的花坛,一头栽进了盛开中的月季丛里,带刺的花划得脸部和身上多处挂彩。

于是我说,我小时候的有一天,骑自行车跟一个2B男生赛车,丫耍帅,刚以倾斜的弯道姿势越过我,车座后面夹着的篮球就弹了出去,并被一辆路过的巴士碾暴。篮球咧着大嘴扁扁地躺在路上,像极了PacMan(吃豆人),我狂笑的时候一头撞在了快慢车道(就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之间的水泥墩子上,人飞出去撞到栏杆,头上起了一个巨大的包。

我们于是总结,性格的确决定命运——正如真诚或装B的人异口同声地说的那样——但它决定的是你摔出去的方式,决定不了你最终是不是摔倒。在一个更宏大、更遥远、更神秘的层面上,命运玩弄性格于鼓掌之间,并无一不将我们引至快慢车道分界。我想,这是不是“殊途同归”呢?——正如真诚或装B的人异口同声地说的那样。

那天下午,洁平要还我一陀钱,我押送她揣着一堆人民币去北角街头的找换店,店员丢回来一大堆港纸,花花绿绿,渐迷人眼。我看她点钞的手指疑似猪蹄,她看我数钱的手指仿如脚丫。我问洁平,你近来数学可好?洁平说,大学数学,几乎满分。我说是吗,我几乎不合格,也是大学数学。恍惚之间,那个曾把我们撞得头破或血流的快慢车道分界,又重新向我两逼近啦。

香港中文大学国语辩论队2009招新(Poster)

承袭“吃喝玩乐坑蒙拐骗”Slide,又一弹宣传。

debate po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