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y, 2009

用iPhone画的画(Colors!)

最近Jorge Colombo用iPhone画的画登上了《New Yorker》的封面,让我对他使用的软件Brushes十分感兴趣。经过短暂试用俺觉得另一个绘图软件Colors!更牛B一点点,本来想写一个对比评测的……但是俺实在是没有时间,光在Colors!上涂出下面那幅图就花了我……加起来可能有半个多小时吧。

199285

上图是本期《纽约客》的封面,Jorge Colombo用Brushes所画。下图是我YY出来的杂志《洋泾浜 – Young Kingdom》封面(念Master的时候的念头),用Colors!所画(当然,标题是P上去的)。

大家看得出来背景是一陀树吧???好久不画画了手生……等我哪天画一个满意一点的再跟评测一起出吧。

colors!

围观《麦收》:Believe sth and fight for it

昨儿围观了一起“公众事件”。内地导演徐童拍摄的纪录片《麦收》在香港艺术中心上映。由于这部纪录片曝光了内地大量地下性工作者(废话么,内地的性工作者还能是“地上”的么),且记录片的放映并没有取得部分被拍摄对象的同意,引起了香港维护性工作者权益的NGO强烈抗议。

入场前,NGO就在售票点对面派发抗议宣传单,我这只手买票,那只手领宣传单……

电影开播前,一个NGO的小帅哥跑到荧幕前很礼貌地发表了一通演说,大意是片子侵犯了性工作者的权利云云,其间被观众打断多次。而当电影中出现了未对公开放映表示同意的男性工作者时,小帅哥掏出了一坨“探照灯”打向荧幕,企图让光点盖住面孔。

这时观众席里炸开了锅,有人高喊“喂,干什么!”、“不要骚扰我看片!”、“Shame on you!”、“我的权利就可以随便侵犯了吗?”几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还冲上前去遮挡和抢夺NGO的探照灯。NGO的家伙们便高呼:“请不要动手好吗?请不要动手好吗?”放映厅一度亮起灯来让工作人员维持秩序(所以我可以拿手机拍到如下照片),但推推搡搡与吵吵嚷嚷仍持续了十来分钟。好在电影没停播——其实我巴不得它停一下,因为现场实在乱成一团,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台前的纠纷吸引,完全没看到那一段电影在讲什么……

IMG_0869

(镜头中这个男性工作者像不像吴彦祖啊?哈哈) 

电影很精彩,播毕,我两次拍手都没人跟着一起鼓掌,到第三次的时候,掌声才渐渐响起来,好囧。

而之前与NGO发生冲突的老者,又站起来对着NGO喊,你们不是要讨论吗?我们现在讨论去!然后一撮人来到电影院门口,开始对着嚷……由于老人家和NGO的小青年总是急于表达、从而同时讲话,所谓的讨论非常嘈杂,中间这个绿shai衣服的小伙子先是将手圈成喇叭状喊话,后来又走到一边,对着人群招手说:“有谁想进行温柔一点的讨论吗?有谁想进行温柔一点的讨论就到这边来。”(没人理他……)

IMG_0874

(蓝衣男为NGO的小帅哥,红衣女为别有用心的洁平同学)

出于思维惯性,我一开始的时候觉得,NGO的小青年和那几位不满的老人家都有点……那啥,俗话说,就是吃饱了撑的。

——片中尽管出现了并不情愿的被拍摄对象,但用宣传单张、演讲和探照灯的方式,并不能真正维护到他们“不被曝光”的需求,更何况,行动引来了观众的不满和“围殴”,探照灯被夺下,最后不是谁的脸都没盖住么。

——而几位老人家冲上去又吵又闹还带动手的,无非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影权益不受侵害。但这么一闹腾,比起忍气吞声地坐在座位上,Miss掉的电影片段肯定更多,而且还受了一肚子气,图个啥呢~~

当然,以上这一切只是思维的惯性而已。

其实,从上周《麦收》第一次在香港上映,NGO和制片方以及观众之间的冲突就开始了。上周NGO曾拉起遮光横幅挡住屏幕,与观众的冲突更加激烈,使得电影推迟了1个多小时才能放映(据说是香港历史上因故推迟放映最长时间的一次,香港真是个相当守时的地方……)观众怨声载道,制片方也被骂得一塌糊涂。之后,制片方紧急修改了源片,使用化名代替了原片中的真名,并隐去了绝大多数的具体地址信息,并在电影开场前也派发宣传单张,阐述自己对纪录片摄制道德的理解。

也就是说,虽然我昨天看到了冲突,但NGO、制片方和观众已经在之前的磨合中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和解与共识。不论是性工作者的权益,还是观众的权利,抑或是制片方的劳动成果,都在妥协中得到了维护,而这一切,都是他们三方据理力争的结果。据影展策划人那谁张虹透露,不少中国大陆的纪录片导演都习惯性的将拍摄对象的个人信息毫无保留的展露在影片里,这次风波也算一个教训。

IMG_0884

这张戏票是值得纪念的,首要原因是它是冉冉帮我买的而我不打算还她钱现场的真人秀与影片本身一样精彩并具有某种启蒙的意义。当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和年纪轻轻的小伙子面无尴尬和惧色,为着各自坚信的理念,为着百万公里之外的边缘人群而大声争执时,我切身感受到,“Believe sth and fight for it”本身就是一种言之凿凿的幸福。

两指宽的海景:

我的Canon EF 70-300mm f/4-5.6 IS USM修好了,在窗台上试了试,刚好海上路过一艘不知道干啥的舰船,乘机对比一下不同焦距。

应该过不了多久又要搬离这里了,也算留个纪念。两指头宽的海景呀……还真的在不少时候、呼吸之间,挽救了我即将崩溃的xiao心灵。

IMG_2488

300mm

IMG_2489

70mm

IMG_2490

35mm

IMG_2491

16mm

五四联署:香港青年的愿景

作为RT的疑似会员,我向我的诸位好友转发这份由香港Round Table组织发起的联署。发起人的话及联署内容如下:

今年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那年代雖然是風雨飄搖,但知識和文字都是受重視的,青年人也是有力量的。反觀今天的香港,似乎我們都感到諸事不順,卻被一股無力感濃罩,不知改變可以從何開始。因此,Roundtable草擬了一份這樣的宣言,希望作為我們這一代的公民社會成員,對社會改變的一點冀盼,也希望藉此引發社會對未來的討論和關注。我們誠邀你參與聯署,而這份宣言將會於五四前後於信報刊登。

如有任何問題和意見,歡迎致電(+852)93636227或電郵至fredlam@roundtablecommunity.org.hk 聯絡本人,謝謝!

林輝 Fred

青年願景──對香港的六個冀盼

我們是一群來自研究及學術界、非政府組織、文化藝術界的青年公民社會成員。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沒有經歷過戰火洗禮,卻在成長中見證著香港的多個轉捩點。即使身份一變再變,對我們而言,香港不應是借來的地方,香港人也不是活在借來的時間。香港,是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家。

近年來,香港瀰漫著揮之不去的鬱悶──經濟的低潮、政策的折騰、狹隘的孤島心態,以及對社會科學和實踐研究的輕視,使香港的優勢和自主性越見薄弱迷失。但政府和不少社會資源的持份者,依然崇尚過時的精英主義,習慣以形式主義方式延續管治模式;在追求經濟增長或新機遇的同時,我們整體的生活質素卻未見改善,社會的貧富差距越見巨大,這不但使我們感到無力和無奈,更令我們為下一代擔憂。金融海嘯的出現,將我們從習以為常的、效益主導的經濟生活中驚醒。後海嘯時代意味著我們急需反思過去的生活價值,並為社會經濟和生活模式確立新方向。

近一世紀前,陳獨秀先生在《新青年》寫下《敬告青年》一文,寄語青年在風雨飄搖之時,承擔起改造社會之責;今天我們也提出六點對社會的冀盼,希望拋磚引玉,帶動政府、學界和民間開展對香港未來的討論;也希望社會痛定思痛、勇於變革,為下一代建立一個視野遼闊、共同參與和不再反智的社會。

知性的而非形式的

任何公共政策,均應以嚴謹的研究作基礎,並以科學態度將之納入公共行政之中,而非先有結論、後有研究。本地不乏出色的學者和文化工作者,但卻往往不被重視和鼓勵,或被逼於學院中進行與本地無關的學術論文,或在民間被視為廉價勞工。無論是政府或企業,均有責任為本地提供更佳的學術和文化土壤,推動更多前瞻的研究及創作,尊重知識,為理想和創意拆牆鬆綁。

多元的而非民粹的

自由多元的言論空間,是香港僅餘不多的優勢之一。唯有不以憎恨和恐懼推動討論,以知識和理性作為討論基礎,方能使這種優勢得到最大發揮。公民社會需要開放、認真、互相尊重的討論態度,政府兼聽則明、民間互相包容,建構更多真正多元的交流渠道,深化知性討論,讓下一代在多元及理性的環境下成長。

流動的而非停滯的

傳統『香港精神』認為香港人肯捱肯摶,自力更生便有出頭天;但今天的香港階級流動停滯,青年人不是墮進無止境自我增值的怪圈,便只能在低技術工作短缺的勞工巿場中掙扎,兩極化的勞動巿場抹殺了突破的可能性。香港需要更健康的勞動巿場,更需要新的想像和更大的發揮空間,讓有創意的人──特別是青年人,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創造自己和香港的未來。

開放的而非封閉的

香港需要一個開放的政治空間,使社會各階層可以同共參與管治。『均衡參與』不應是維護既得利益者、延續由一小撮政治精英把持政治困局的晃子,而應該是一個民主社會的真正願景。在『一國』之下的香港,更有責任讓『德先生』好好定居,作為中國民主化的階模。

國際的而非孤島的

香港擁有大中華地區最大的網絡和媒體自由,加上殖民地的歷史因素,理應是個國際城巿,但近年香港卻相反越見去國際化,國際視野淪為工具及包裝,卻缺乏對世界的認識和關懷。在背靠中國、面向世界的同時,我們必需更主動了解和參與世界,更具人文關懷地了解世界,方能真正地拓展視野,擺脫孤島心態,清楚自己的長處和路向。

我們的而非無根的

『我們』指的是廣義的香港人,無論是年長或年輕、是生於此地或移居至此的人,既視香港為家,便更需直面本土的歷史脈絡,從自己的根發展出屬於我們的路向。在全球化席捲的同時,了解及確立自己獨特的身份更形重要;香港獨有的文化、歷史、複雜而多元的身份,正是香港人的根本,務必對之珍重,並認真研究和整理。否則十年後的香港,只會淪為一個無根的社會。

發起人﹕The Roundtable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