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rch, 2009

对[叶]弹琴:怎么办?怎么办?

论坛上,叶帅引导着大家为一个十分古怪的问题纠缠了半天。大意是,如果上场队员中有一个人死活不接受大家认同的立论,怎么办?在我眼里,这有什么好“怎么办”的,讨论中不是你说服我就是我说服你——他不认同,就说服他呗,他要是真觉得自己占理,就说服我呗,互相之间怎么都不认同,就抱在一起去死呗——还能怎样嘛?

tanqin_ye

事情的起因,大致是叶帅的一位上场队员在立论过程中与其他队员、尤其是与叶帅,发生了争执,最后以“死活不能接受”为由拒绝上场。(可能细节有出入,我也不太了解情况,见谅了)

事后,这个刚上大一的“问题少女”找到我,跟我说,她当时就是不能接受这套立论,就是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啊就是不能接受……

我问她为什么不接受,总得有个原因吧?她说,她觉得立论有漏洞。我接着问,漏洞是什么。她说她没法表达,就是觉得有漏洞,就是觉得有,就是觉得有啊就是觉得有……

所以,关键还是在大家面前把你对漏洞的分析解释清楚【注解(1)】,也就是说服大家,对不对?但是,切记,你的目标如果是要大家换立论,理由就不能是“你不接受这套立论就不上场”,这形同要挟。你要说服他们认同的,是你对这套立论或这个定义的看法。所以你得具备足够的解析问题的能力。当然,说到这里,问题少女会一如既往地问:“那没有这个能力‘怎么办’?”面对这样的问题,我的答案只会让她分外失望——没有能力怎么办?培养呗!

世界上最容易回答的问题,就是“怎么办?”——饿了怎么办,吃呗;困了怎么办,睡呗;成绩不好怎么办,学呗;被老板骂了怎么办,改呗——面对诸如此类的回答,很想打人怎么办?忍呗……

如果答案真的让你很不满意,不妨想想,是不是你问错了问题。【注(2)】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搞清楚了你真正想问的问题,也就找到了你想知道的答案,或至少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Research Proposal里的Key Question如此重要,但我们都有点不得要领)举例,“我心情不好怎么办”这个问题,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换成“你有没有空陪我聊天”或“这顿饭不如你买单”之类的问题——你之所以要问一个人“我心情不好怎么办”,还不是希望这个人能想点法子让你心情好起来?你总不希望在问了某人这个问题之后,听到他的回答是:我听说另外一个那谁很逗的你找一下他可能心情会好点我心情也不怎么样而且还有事所以先走了……

虽然太直接了当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我相信在减少人际摩擦、提高交流效率、构建和谐社会,乃至节能减排、抗击全球变暖方面,这招是有用的。

当然,有些“怎么办”,可能真的属于宇宙终极问题,上帝都答不了你。比方说,时不时就有人问我:我想要Master的奖学金,可是,我既不出身名校,成绩也不太好;托福成绩一般般,甚至还没考;我对研究工作兴趣也不大,但要我做我也会做;跟导师套磁的技巧学了,可不确定一定能成功;我没有工作经验,我就是不想工作才申研;请人代写论文风险很大,而且还要花钱——请问我该怎么办?请问我真的想要奖学金该怎么办?

——你丫唯一的出路就是打消这个念头。

【注(1)】其实关键在于叶帅没有说服问题少女……你搞定她才是一了百了……

【注(2)】由于问错了问题而导致巨大灾难的,参见宇宙终极答案“42”:A group of hyper-intelligent pan-dimensional beings demand to learn the Answer to the Ultimate Question of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from the supercomputer, Deep Thought, specially built for this purpose. It takes Deep Thought 7½ million years to compute and check the answer, which turns out to be 42. Unfortunately, The Ultimate Question itself is unknown…

海子奔涌,雨水荒凉

那一年
你不知道
你在替别人练习着幻想
练习着忧伤
继而练习死亡

这一年
我不知道
我正越来越生疏着幻想
生疏着忧伤
却唯独熟悉了死亡

熟悉
并漠视它
我学会别过脸去
让眼泪滴入水缸

我与凶手达成了和解
跟看客勾肩搭背
听共犯们的号子
在你的乡土上飘荡

终日飘荡

那一天
大坝终于建成
海子奔涌
而雨水荒凉

鱼在水缸里逡巡
惊恐而安逸
我顺着干燥的雨线攀爬
爬不到你安顿的地方

2009-03-27 4:45

海子祭日:《祖国,或以梦为马》

今天是海子四十五岁的生日,也是他去世二十周年的日子。折磨他的世界仍在,只是在进化论的笼罩下,剩下的惟有能够忍受它的人。比起那些被房地产开放商用烂了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更喜欢这首。

《祖国,或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次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的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 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赐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到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5D Mark II 初试

今天穿得人模狗样去主持杂志社在港大举行的论坛,拿着新的Canon 5D Mark II 和 Canon 16-35mm F2.8 L II 随便拍了几张。说真的,无敌兔对于我来说有点沉,操控和300D还挺不一样的,不太熟悉。慢慢摸索中~~

通往港大的路上——超广角太爽了……可惜天气不好灰蒙蒙的~~

IMG_8067_copy

论坛现场——左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亚洲周刊》主笔南方朔(老爷子太可爱了)、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李欧梵、《亚洲周刊》总编邱立本。

IMG_8089_copy

论坛现场,长平正在提问。

IMG_8131_copy

论坛和晚宴结束后,中环地铁站附近。 

IMG_9977_copy

中环附近某橱窗

IMG_9974_copy

我家附近,快门15秒,光圈22,楼下车不多,下次去中环或者尖沙咀拍车流。

IMG_9984_copy

也是我家附近咯~~

IMG_9988_copy

iPhone OS 3.0

因为时差,iPhone 3.0发布会的直播时间在凌晨1点,本来懒得看的,结果在网上耗到了一点多,那就看会儿吧。经个人总结,iPhone OS 3.0的新特性——

promo-iphone-os20090317

最急需也是最符合期待的有:

  • Push Notification:不能运行多任务(Multi-Tasks)的iPhone如果没有此特性简直就是半残废,现在有了Push Notification,运行IM后再运行其他软件或退出,也能收到好友短信了。
  • Copy & Paste:NND,终于终于可以复制粘贴了,没有这条特性也能算智能手机么?而且从发布会的视频来看,iPhone自有的复制粘贴UI比我从Cydia上下载的还是要科学许多。
  • MMS:作为一台手机,能够发彩信,iPhone你终于完整了……但是我几乎从来不用MMS的,我也几乎没有收到过朋友发给我的MMS,只有不要脸的Three整天给我发极其难看的MMS广告。
  • 全局搜索:别的不说,终于可以搜索联系人了。我在与Google Contacts同步之后,联系人名单已经越来越乱了,没了搜素没法活……
  • 全局横向键盘:输入错误的几率终于有机会下降了……

最具潜力的特性有:

  • Push Notification:本来这应该是跟随第一代SDK一起发布的功能,貌似出于容易被滥用的可能而暂缓了。我十分期待3.0正式发布后,iPhone可以被各类App武装成一台Always Online的互联网终端。而且依照我的想象,Push Mail岂不是可以轻易实现了?当然,Push功能被滥用也不是什么好事,希望App作者们能主动加上关闭Push功能的按钮,免得被严苛的App Store拦在门外。
  • 扩展硬件新接口:与PSP的扩展接口相似,但是更加强大——接上血压测试仪就变成一台电子血压计,你能想象接上其它玩意它会变成什么吗?而且扩展硬件能借用的不仅是iPhone强大的计算功能,更重要的是它还可以借用iPhone的距离感应、水平感应甚至摄像头和音频装置。

最令人羡慕的特性——之所以说“令人羡慕”,是因为这些特性很强大,但由于中国市场尚未正式开放给iPhone,或者香港市场太小,所以我们享受这样特性的机会较小:

  • 应用程序内购买 (In App Purchase):我在使用电子书阅读软件时就想,有些书库并不完全开放下载,而要用自己的电子书币购买电子书,麻烦至死。In App Purchase简而言之可以在App里继续通过App Store的机制买卖东西,解决如上问题……只是我不觉得在中国大陆和港台地区,这样的机制能促进电子书及其商业化的普及……要是真普及我第一时间就去创业做新媒体业务去……

演示会现场视频看如下网址,暂时找不到下载链接:

http://www.apple.com/iphone/preview-iphone-os/

一场真正的“政策性”辩论

有人说政策性辩论没意思,有人说价值性辩论没意义。我觉得问题在于,价值性辩论的目的也许在于锻炼与展现逻辑、思维与口才,但求胜心切的辩手喜欢走捷径,结果只能是坏了观众的胃口、辩论的风气;政策性辩论以展现决策利弊、选择最优方案为目的,但在一个高层决策和民间讨论不能上通下达的社会里,这样的辩论也变得面目可疑。

所以大多数时候,辩论除了为我们提供相聚的借口和玩乐的理由,只不过是一场自娱自乐自足的游戏。

但是,今天,有一丝转瞬即逝的光线从我们眼前划过。

在香港中文大学MUA(内地生联合会)的最新一轮选举中,爆发了一场有关转校生是否有资格参与竞选的争论。有部分队员直接身处风暴中心,如立意参选的胡骄和刘天淳;有些队员身处风暴外围,如家属将会参选的林真如;还有些队员已对此事发表了富于建设性和“辩论性”的意见与建议,如陈天旭和刘冉;也有一些队员继续在这样的公众议题讨论中暴露弊病,如张东山……于是我们想,何不干脆进行一场辩论赛,一场真真正正的“政策性”辩论,把涉及我们和大家切身利益的话题纳入我们的比赛,同时也把我们的讨论向公众敞开。更重要的是,如果决策者和决策将会影响的人就在我的身边、就在我的楼下、就是我的同学,我却依然不能协助他们、影响他们、说服他们——那这样的辩手不当也行,这样的辩论不玩也罢。

香港中文大学国语辩论队刚刚在台湾举办的国际菁英杯政策性辩论比赛中获得亚军。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公开比赛,展示国辩队获得的成长与成绩,鼓励队员继续参与公众议题的讨论,并感谢各位朋友长期以来给予我们的关注、宽容和支持。

本次比赛由香港中文大学国语辩论队发起,胡骄承办与执行,欢迎大家参与。

本周六(3月14日)下午两点,MMW (蒙民伟楼) LT1——我们不见不散。

——香港中文大学国语辩论队教练邱晨

——2009年3月12日下午6点

送给冉冉的白色情人节礼物

两年前冉冉才刚上大一的时候,情人节那天做了块月饼状巧克力蛋糕送到我课室门口。

研究僧的课从晚上七点上到十点多,那时正在课间休息。大多数同学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已经过了下课就会兴奋、兴奋就会打闹的年龄,即便那天是情人节也不例外。除了个别雄心勃勃的家伙喜欢跑去台前对嗓子冒烟的教授不依不饶,其余了无生趣的研究僧都呆在会议厅形状的课室里百无聊赖的互相张望。

这时候,有人突然在门口喊:“XX有人找!”趴在桌上的人都会本能地抬一下头。然后这个XX面露傻乎乎的张皇走出去,再面带贱兮兮的淫笑走回来,并手捧一陀画着“心”形的月饼状巧克力蛋糕——课室里松散而烦闷的气氛一扫而光,大家的眼睛都变得囧囧有神——XX的生命安全正遭到全班同学的威胁。

今年情人节,冉冉做了一个有很高技术含量的大型雕花巧克力蛋糕,当她携蛋糕出现在训练场地,积极而热烈的训练气氛一扫而光——大家都疯了。基本上,她不说,没人看得出来这是她DIY、而不是糕饼店买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端平了带回家。据她本人说,即将到来的白色情人节是还礼的时候了,我最近没什么灵感,就送一件畅销礼物吧——

欢迎大家也上官方网站选购“草泥马”神兽公仔:http://www.maleandgebi.com/

据小范围调查,受访者一半认为礼物很好,一半认为礼物很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