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对[ ]弹琴

办公室静电穿梭、尘埃起落,水杯里一会儿就飘满无辜的灰尘。会议室时光凝滞、心灵失焦,彼处正在印刷着此处流连过的话语,已与当下毫无牵连。三面屏幕,彼此相背,碎碎念着CNN、BBC、TVB、东森和半岛的Script。杂志如山、报纸如海、灯光如空气随呼吸时明时暗。

对于一个喜欢 Talk Aloud 的人来说,此刻只能 Think Aloud 了。

继承我不靠谱的翻译风格,新栏目名称叫“对[ ]弹琴”,第一期应该会叫对羊弹琴吧。羊咩是听我唠叨最多的人之一,如今坐在中环窗明几净的事务所里匆匆忙忙又百无聊赖,我在现实空间里叨不着,就到网络空间里叨一叨。本虚拟栏目接受约稿,但约稿人的昵称最好是一个字的动物,比方说猪兔猫狗羊;不是动物的,一个字名字的我也勉强接受,比方说金木水火土,以便我填在图片里。实在不行的,最多两个字,如“兔佛”,佛字我只能缩小了写了。

tanqin

我一路向北

其实是从北京回来的路上拍的,应该叫一路向南才对。地图上的红色小点是照片拍摄的“大概”位置,根据航线与航行时间粗略估计。

earth_2

earth 

mars

也许比所有的胜利都值得铭记

D20080333-143

2008年11月8日下午四点正

公开某封陌生人的来信

某同学(Totally不认识)发来一封信,全文如下:

大三,国际金融,想去香港读心理学的研究生,搜集各方面的信息觉得倍感失落
高手,请,指点!
1,香港那个大学的心理学专业最好?
2.跨专业录取的可能性是不是很低?
3.我gpa大概3.3左右,还没考t或g,明年我应该怎样安排这两个考试呢?请给我个详细点的安排
4.港大中大心理学需不需要g,考了有用吗?我要再考个gre sub是不是会更好?
5.我问过了中文的招生办,她推荐我去念个什么postgraduate diploma progamme,我觉得类似于研究生预科一样,没有奖学金,学费还超贵,难道转专业就没有什么别的渠道了吗?
6.如果香港心理学走不通,我想走香港的翻译,同样的前四个问题换一下主语再提一下
7.现在对自己很没有信心,我是否应该找找中介办呢?虽然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但只要能带上奖学金上,不是很贵,也可以考虑
非常,不胜,感激,你不厌其烦,尽快,尽全的回答!

这几年,我收到无数询问如何到香港念书的邮件,我不是专家,自己的求学经历也并不顺利,但绝大部分邮件我都有问必答,哪怕对方的问题十分脑残——诸如“你觉得我应该/有必要到香港念书吗?”——我压根不认识你,我怎么知道你该不该来?但我一般会说:我不不清楚你的个人情况,而且,这个决定任何人都不能代替你做,你应该自己决定,并为自己的决定努力和负责,当然,你也可以介绍一下你的情况,而我的意见仅供参考云云云……其实我心里只有一句话——你丫就不能想清楚了再问?

其实,申请来港深造的方法在香港各大高校的网页上写得一清二楚,学历要求、英文水平、提交什么材料,不少学校还是中英双语显示,半点阅读困难没有。我是专业导师,我会想办法跟踪申请人的资料搜索渠道——你以后是要帮我干活的,这点资料搜寻的工作都不懂/懒得做,我收你干嘛?

说回正题——对以上黑体字标出的部分,我看了十分晕菜,本想逐条骂过去,为人品着想,还是算了……草草应付了一下拉倒。我想这位同学或许会很失望吧,但我毕竟不是她的私人咨询师,而且,这个世界不会总对你有问必答,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仰仗自己的脑子的。又或许我自作多情liao,这位同学完全不会失望,毕竟这封邮件连Title都没有,谁知道她是不是群发了一百封,觉得没人回答也无所谓有人回答就当捡了宝?

想起黄执中前些天写的博客,觉得自己脾气真坏。不过,问辩题的我都很好脾气的,问申请的我之所以不好脾气,或许是因为我没啥东西可以跟人讨论吧。世界充满不确定性,我觉得只要怨念足够深足够切,哪怕方法不得当,Offer也会有的,奖学金也会有的,PHD也会有的,一切一切都会有的,就甭来问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