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ne, 2008

生日

24日凌晨0点,我正卖力di刷着新租的房子的马桶,手机开始在还没铺床单的床垫上震个不停,26岁生日就这么到来。

老妈发来的贺电里有一句“……你独立过生日”,想起小时候爸妈帮我准备迷你生日会,被迫在亲朋好友面前朗诵事先写好的“生日宣言”,例如:“今天我就要满9岁了,我今后一定不会再××、○○、××○○,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锻炼身体保卫祖国……”,然后一堆小朋友一起对着蛋糕喷口水沫子以扑灭上面的蜡烛焰苗……大家散去后,爸妈会让我靠墙站直了量身高,然后在墙上画个记号,旁边写“晨晨9岁,1米××”……

啥时候开始蹿个子的不记得了,反正有段时间隔一个月买双球鞋,头半个月太大鞋子里空空荡荡,后半个月太挤脚趾头蜷曲。我想我停止长高的那一天一定属于头半个月,于是我从那以后只穿大鞋。

生日当晚在新房间里过,家具的包装还没撕掉,窗外灯海起伏,缝隙里露出一线维港的粼粼波光——这就是接下来几乎每个26岁的夜景了。

DSC00101_s

这张照片本想标题党为“豪宅美女”或“我和美女富婆在我们的豪宅里”……还是算了——这是我用手机给来帮忙的围围在房间里拍的照片。

还有,各位在校内上刷屏祝俺生日快乐的童鞋们,不能一一谢过,对不住了。在这里叩谢大家,你们写的每一条偶都看到了,灰常感动,谢谢啊:)

午睡时无意中拍到小孔成像

超Tough的一周,全自动加班全天候工作(包括非正职的),Office的Mac什么时候给我配好?再不配好我就要罢工了>_< 昨晚四点才睡,八点爬起来上班,中午请假回来办事+休息,严重睡眠不足还是躺在床上睡不着觉。

盯着墙上的光影发了很久呆,窗帘缝隙中透出的光线怎么这么好看呢,索性爬起来拍下来,在室内光线极差且没有三脚架的情况下,用一堆书垫着拍了7张不同曝光速度的照片,然后在Photoshop里合成HDR。谁知道合成之后越瞅越奇怪,发现这些光线很像公寓的影像……原来无意中拍到了小孔成像……High死我了……更加不困了……

这是墙上的投影:

HDR_4

这是对面的公寓:

IMG_7086_hdr

雷神出没请注意:中南大、郭松民、余秋雨

第一雷:中南财经政法的“辩坛称霸回忆录”,参见刘京京的《冠军否定比赛,年轻辩手请以此自勉》。被雷原因:号称队史,却通篇分析和比评其它学校的队伍,乍一看以为其中涉及的比赛都看过、其中提到的辩手都认识,仔细一看发觉里面的事情都发生在异次元空间、里面的人都来自火星。

第二雷:郭松民在一虎一席谈里跳着脚骂范美忠。范跑跑雷死人了还不够,引来个更大的雷,真是雷电相吸。这郭跳跳偷换概念的功夫很是彪悍,范跑跑说“老师也有逃跑的求生本能”,郭跳跳就说“凭本能也能当老师那遇事跑得最快的兔子也可以”,台下观众说“职业(要求)跟道德是两回事”,郭跳跳就说“那老师可以强奸学生咯?”当然,比他彪悍的还大有人在,真正雷到我的是:什么东西让丫比申办奥运成功了还兴奋?

第三雷:余秋雨的博客。余秋雨作文雷人无数,叫人怀疑他的笔是雷神之锤他本人是雷神下凡。不久之前刚“含泪劝阻灾民勿为子女上访”,如今关掉了博客的评论,然后开始用脑残体的颂词刷屏。被雷原因:“您每次遭受攻击,结果都增添一次光彩,这是怎么回事?您是凭着什么力量,把那票人物的嫉恨之心激发出来的?”、“余秋雨先生的那篇博客《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凡是看到过的人,只要是神经正常的,没有人会反对。”“……但是,似乎还缺少一个精神引导的高位,这就是余秋雨先生的出现。” ——这脑残体的颂词写得比郭跳跳在自己博客上贴的支持者声音还要烂不知多少倍,难不成余秋雨的FANS素质还没郭跳跳的高?

连续被雷了三次,谁再帮我凑两,成“五雷轰顶”?

iPhone 3G

在强大的精神支撑下,我看WWDC图文直播至凌晨3点还能成为今早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人。不枉我扛这么辛苦,iPhone 3G如期发布,全球统一价格199美元。香港将成为首发地区之一,签约电讯服务商是和记黄埔,也就是我现在在用的3。Jobs是下定决心让iPhone成为街机了,所以我觉得7月11日3的铺面会被挤爆,我不打算大清早的去蹲点了……

HK的朋友有谁想同买的,一起啊~~

PS:WWDC我看到一半就躺到床上去刷Twitter了。当Jobs卖了足足一个小时的关子演示了无数很炫很无聊的App差点没把现场搞直播的人闷死之后,“3G”这个词一出口,Twitter就应声倒下,刷新无数次都失败……Twitter早在WWDC开始之前就曾宣布,为了应付WWDC期间的流量突增,他们准备了N台应急服务器,但……还是挂了……为啥我会因此而觉得开心呢……>_<……

無法顯示錯誤的圖片「http://images.apple.com/hk/iphone/gallery/images/iphone_hardware2_2008060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