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rch, 2008

Elecom Candy Ear Drops

继我弄丢了欢欢的耳机,欢欢霸占我的耳机,我霸占杨杨的耳机,杨杨的耳机撑暴了我的PSP盒子之后,我终于动了买一副新耳机的贼念。老早就在沙田一家Apple Reseller里看到elecom的糖果耳机。按颜色分类,一排排的像超市货架上的MM豆一样,很喜欢。下午就溜出去买了一副绿shai的。

elecom

经鉴定,音色一般,果然跟超市货架上的MM豆一样。不过由于是入耳型设计,隔音效果很好。

疑似中大博士的脑残

今天在饭可怜吃晚饭时,旁边坐下两女一男,疑似博士研究僧。男人头发稀疏,操四川口音普通话,女……没什么印象了……此三人先是在就坐之时大声喧哗,然后以专业主妇和主夫的品味和技术点评了这家学生餐厅以难吃而闻名的中式套餐,继而表达了对西式和港式餐饮的无法习惯,最后对近来发生在西部高原的重要新闻事件进行了脑残式的讨论,实录精华部分如下:

女:“实在是太暴力,太野蛮了!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文明起来啊!”

男:“我还是相信央视的说法。BBC毕竟不了解中国,总是带有偏见。”

女:“唉,今年又不能去那里玩了,再不去雪山上的雪都要化光了。”

——这两女的,我就不说什么了,要怪就怪引起这话题的脑残男。至于这脑残男,我只想说一句话——“我还是相信央视的说法”——CAO,就许你信仰你们家脑残的央视,不许人家信仰点别的啊?

迟到的八角杯通稿:关于评委的一点絮叨

致CUHK的MDT小朋友:

比赛暂告一段落,大家可以舒口气,回归普通的生活轨道了。大家挂掉的两场比赛,正好我都没在HK。没到现场观看,不予公开置评。不过,困惑还是要一起分担的。我不爱做评委,但听过无数场评委点评。评委们的意见五花八门,完全相反的理由却可以推出完全一样的结果——那就是判你丫输。随便回忆一下,这些理由大致有:

– 试图挑战经典理论
– 试图用理论“砸人”

– 论证不够全面,只是对方没发现漏洞而已
– 太全面了点,不给对方留点余地

– 立论太简单,没深度
– 立论太复杂,有点深

– 技巧不够纯熟,不够精彩
– 技巧很纯熟,但有些花哨

– 都是政治正确的言论,没意思
– 提出太多敏感话题,不太合适

– 时间掌握不好,过早用完发言时间,被对方“缺席审判”三十秒以上
– 时间省出不少,但相较而言对方说的话太少,我听不到他们错在哪里,所我只好给了人家一个满分

– 标准强调得不够多,不够清晰
– 标准强调太多次了,论证没有铺开

– 数据不够多
– 数据多了,听不到主线和逻辑了

– 事例不够多
– 事例多了,听不到主线和逻辑了

– 结辩时有点忙乱,赛前准备不够充分
– 结辩时十分流利,都是事先准备的吧!?

– 观众没给你们多少掌声,这说明你们的讲法不得民心
– 观众们一直在鼓掌喝彩,我觉得你们有哗众取宠之嫌

– 逃避对方提出的问题
– 跟着人家的问题跑

– 纠缠太久
– 没有交锋

– 这个问题你们怎么到结辩才指出来呢
– 这个问题你们从头到尾都在打有什么意思呢?

– 表现得有点强势
– 表现得有点弱势

– 表达偏口语化了一点
– 表达偏书面语了一点,口语化一点比较有亲和力嘛……

稀奇古怪五花八门不胜枚举不一而足——只有在这些评委们的身上才能充分领悟到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不过呢,当你把从丫们身上学来的这套用在赛场上时,丫们又会理直气壮地判你输。而面对这些离所谓的谱至少有八千万光年的说法,我只能说——某些人初为评委,显然想像力还不够丰富,要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得知莫名告负的消息,正路过杭州西湖旁的岳王墓——你们瞧,NB如岳飞同学,也很可能被人一指头废了或几句话弄死的……呃……这不是我要讲的话——我想说的是——三水、小帆帆、围围、猪、耗子王、胡椒、小桌子、大脸猫、园园、阿花……你们全部是去年才入队的大一新生(围围不是,但胜似),你们的优秀已无需额外的肯定,因为你们赛场上的表现已远远超越你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而这世道价值混乱遍野祸患,早已超越了人祸的级别,达到了天灾的境界,愤怒或遁逃都是没用的。还是那句话,朋友们的路还长。不必期望每一次的愤怒都能找到元凶,不必期待每一个元凶最后都会长跪在墓中。想这些的时候我刚好瞅见岳王墓门前一副对联,上书岳飞同学《满江红》——“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与小朋友们共勉吧。

PS:下周末西贡烧烤如何?杨杨说要找一有乳猪烧的地方,我说不要搞得那么夸张跟庆功似的,杨同学说——咱不是一直如此吗?晕——不过,下周末西贡烧烤如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