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2007-12#广西#桂林

这次旅行惦念了很久。上一个赛季实在是太Tough了,我连给大家鼓劲的话也说得精光。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我就奄奄一息地转过头对身边的人说,嘿,搞完这堆子破事我们就出去玩吧。开始的时候大家拍手说好哇好哇,后来就只是嘴边挂着微笑继续干活,再后来我只能看到大家眼神里转瞬即逝的光芒,最后我听到一片哀嚎——活得过这关再说吧!

虽然我自打去年12月开始就一直被各种各样神奇的病痛纠缠以至于差点出不了门,这个小小的愿望最终还是实现了……照片很多,我自己拍了1000张左右,加上其它人(尤其是什么都拍的围围)拍的……整理照片是件很痛苦的事……冉冉围围都已经传了不少在校内上,我也挑几张放上来交差~~

我对新技术很有热情,但这股子热情消退得也很快,所以我真的没情绪前年那样对着Google Earth折腾照片了。希望本周之内能搞定。

01. 桂林

漓江边上伏波山(注意,我真的在山下拍的一个“波”哦),天气不好到处灰蒙蒙——

伏波山

两江四湖夜景,被彩灯打亮的岩山,很诡异吧——

两江四湖

芦笛岩,这个大溶洞我还记得,5岁的时候来过——

芦笛岩

竹筏——

竹筏

August Rush

聚餐时大家说要一起去看《声梦奇缘》(August Rush),谢晨曦问:“什么起源?”我晕倒——事实上这片子的确很晕,充斥着一切美式大片可能拥有的价值观。美国没有中宣部,但有时候效果真的差不太多……

我也放一张海报——

然后从开头说起:

  • 这世界总有人会莫名其妙欺负你,三更半夜毫无缘由把你打醒只为了说一句“You Are  Freak”——要坚决抵抗这种恐怖主义行为。
  • 政府和警察一样,一定一定是官僚的低效的科层的毫无同情心的,但也一定一定会有好人,而且好人一定一定会左右大局——千万要相信世界不是被白痴和贱人所统治的。
  • 不能抛弃孩子——不管因为何种理由,会得到至少十一个年头“夜阑人静时”“得不到快乐”(这可是原台词)的报应。
  • 如果把自己的生活观强加在别人的生活上,临死也得不到原谅。
  • 所有的黑人都是好人,当然其它人种也不坏,只是偶尔犯混。
  • 人的一生至少要夹过一次BAND,但夹BAND不是一辈子的事;人的一生至少得从事过一次正经职业,但从事正经职业也不是一辈子的事。
  • 全世界最正经的职业是投资银行,这是任何人放弃理想时的首选职业。
  • 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成为投行一员——不管你荒废了多少时间夹BAND——所以大学生或大学毕业生要是不疯几年这辈子算白过了。
  • 尽管你是投行的,但一定会受到你所有亲朋好友的鄙视,并感到日程渐满但灵魂空虚,最后自己鄙视自己。

以上可以看出美国的电影从业人员和金融从业人员是死敌,纠结的原因极有可能是抢老婆,争论焦点应该是魅力和财力哪一个更重要——目前为止,在电影从业人员在电影里胜出,但在现实当中,结果未明。

  • 小女孩听到不熟的男人称赞“你是天使”,最好说“我要去上学了”然后马上跑掉。
  • 男人最好有不羁的一面,否则只有连你都觉得无聊的女人愿意跟你一起,最可怕的是她还死活要去见你的家人。
  • 如果不带女朋友去见你的家人,你会被蹬;如果带你女朋友去见你的变态家人,你会被蹬得更惨。
  • 音乐和宗教是最好的救赎。
  • 机会遍地都是,加入丐帮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 不管你是多了不起的天才,一定要上学,一定要上名校,如果找不到入学机会,就去教堂找上帝。
  • 自由平等博爱无处不在,尤其是在学校和教堂里。
  • 你随时可以参加董事局会议,在会上,他们会回答你一切问题。
  • 邻居的话最不靠谱。
  • 易拉罐没有准确地丢进垃圾桶,一定要去捡来重新扔一遍,最好还要扫荡一下垃圾桶四周有没有其它垃圾需要整理。
  • 只要你NB,离开一个领域十多年,这个领域的每一个人每天都会记得你。邀请函会像银行账单一样每个月寄到你邮箱。
  • 听古典音乐和听摇滚的人是一样多的。
  • 最后——当然是——要信上帝。

不太喜欢小主角,这个貌似叫做Jonathan的小男孩在Finding Neverland里面也饰演了一个个性相似的小孩——离群索居沉默寡言,但一旦发言则一鸣惊人,不是“我内心深处的乐音到底是从哪里来”就是“我不能欺骗我自己”。OK,不能怪这小男孩,只能怪编剧的脑子和导演的诠释。

——我觉得,天才绝不是生来就像个大人,而是一辈子都像个小孩。把天才理解成这样只能体现成人世界的懦弱和悲哀。

冉冉说看假电影更让人想哭因为我们活得太真实。嘛叫活得真实?我真的觉得咱都活得挺假的——这算不算真实?可能冉冉的意思是现实生活有太多憋屈和残忍,所以美好的东西哪怕很虚幻也值得感动吧。我承认这片子让我有想哭的冲动,也承认里面宣扬的大多数观点都是对的——至少是有益的——但这种感觉就像被挠胳肢窝时发笑一样让人觉得不舒服。我相信身边大多数人早已陷入犬儒主义的酱缸并对传统的中国式抒情倍感恶心,而我则开始对这种美国式的煽情与滥情反胃了。

其实我并不难以打动,陈培勋的《我的祖国》、郭文景的《御风万里》跟威廉姆斯的《召唤英雄》和埃尔加的《威风凛凛》一样,都让我头皮发麻激动不已。音乐是我来看这部颓片的唯一原因。关键在于,我不偏爱哪种煽情方法,也不偏恨哪种抒情方式,我只是觉得感动不能做成胶囊随水吞服而已。

食物、朋友和音乐,没了这些我怎么活

啥玩意变成工作都会索然无味——还是我最近实在太累???为于这本书我已经崩溃很多次了。昨天下午开始排GRIP,中间把整个Adobe Creative Suite卸载重装了一遍,比重装系统还花时间。凌晨开始做封面用图。做到早上8点。下午起来后觉得昨晚(今晨)做的图实在太糙,遂重新做……我的效率越 来越低,越来越容易分心和走神,经常对着满屏乱晃的鼠标不知道自己的Next Step是啥……

音乐和食物可以让再无趣的工作都变得可以忍受,可惜我已经饿了一整天了。下午偷吃了从广西带回来的手信以及田仔同学送的天津麻花,还是很饿,想念宜家里面小颓小颓的芝士核桃蛋糕和各式土豆……编书,手头总得有几本书能翻来参考,可惜的是我手边较新一点的书只有安东尼的《厨师之旅》,天大的折磨……

音乐,音乐……我想要的不是分散痛楚和专注的哼唧,而是激荡思维和情绪的声音。最近终于终于开始认真听Rachmaninov拉赫马尼诺夫是谁?他写过啥?看过《Shine》吧?里面差点把David弹死的那个曲子就是丫写的第三钢琴协奏曲,简称拉三。拉二比较舒服一点推荐大家听拉二。没看过没听过人生不完整哦……关于《Shine》和《拉X》周老师写有技术含量极高的介绍

工作时不挂MSN和Gtalk相当于慢性自杀,当然,由于聊得太厉害导致工作做不完被炒鱿鱼是直接找死。下午5、6点,是精神最差肚子最饿阳光最黯淡人生最绝望的时刻,如果再不跟朋友在网上互相调戏一下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neverbutterfly: 在哪里呢~~?
me: 在宿舍呢~~
neverbutterfly: 哪儿吃呢~
me: 你是要来送钱,送粮,还是送自己呢
neverbutterfly: 。。。那就都不送了。。
(我经常这样找抽,在梦中得到报应了)

Annie: 你下次来港一起玩一下嘛,看你和邱惺惺相惜挺久的鸟
郑翔宇: 啊,我怎么觉得一直是我高山仰止
Annie: 仰止什么呀,呵呵,这么远那么近啊
郑翔宇: 我昨晚吧邱晨林翰马微几个人的blog看了看,还是挺有趣的。发现邱老师相当2.0啊
郑翔宇: 现在有事要走,改天专程拜谈。替我转达无限仰慕和无比强大的精神支持
(洁平转给我的聊天记录,第一被人用“2”来夸……)

啊,没有你们俺怎么活啊……

感慨完毕,继续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