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ne, 2007

高空佛光·马来西亚·02

frost

飞到某处的时候,机窗冰凉,窗户上结了霜花~~

fo_2

飞到马来西亚境内后,云多起来,惊现“佛光”,飞机影子外套着一圈彩虹。

rainbow

飞机开始缓慢下降,丰富的云层间出现彩虹……这趟航班真圆满…… 

西沙群岛·马来西亚·01

今天开始不定期更新旅行照片。如有可能,尽量在GoogleEarth上找到拍摄的地理坐标……尽量吧……新马一趟有力佐证了我是超级大路盲……在GoogleEarth上都一样……

去马来西亚的航班是中午起飞的,一路上的风景让我嗷嗷叫唤。首先是传说中的西沙群岛!

para

这是能拍到的最大的一个珊瑚岛了,像个草履虫!偶们都看呆了……把飞机餐扔在了一边趴在机窗上流口水……

woody_map

woody

这个很明显能看到飞机跑道的岛中文名叫永兴岛,英文名Woody Island。据说宋朝就被发现liao。上面是海上救援中心(兼军事基地)。

维基百科上关于永兴岛的一点资料

  • 西沙军用/民用机场于1991年建成,拥有一条1,200公呎的混凝土跑道,连通海南省海口市的美兰机场,可起降波音737飞机。 
  • 码头可停靠5,000吨位的船只。
  • 岛上的中心在“北京路”,这里建有中国工商银行、医院、粮食站、中国最南端的邮政局、百货商店、水产公司,人行道旁是整齐的椰树,树下有碧绿的草坪,环境相当整洁。
  • 设有一条约800公呎长的石堤连接东北部的石岛。
  • 咔咔,黑体标出的东西在地图和照片上都清晰可见哦:)

  • 岛上的人文景观有日本侵略者留下的旧炮楼、国民政府立的‘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1956年)和中国共产党设立的‘南海诸岛纪念碑’(1974年),历史的痕迹被清晰保留了下来。西部有一片被称为‘西沙将军林’的椰林,这是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100多位将军先后栽种的,每一棵上刻著栽种者的名字。岛上有两间博物馆:‘守岛部队军史馆’及‘海洋博物馆’。
  • 西沙群岛的邮编:572000;西沙群岛的电话区号:0898
  • passu

    passu

    这陀叫做Passu ××○○的珊瑚岛也很漂亮,虽然没有草履虫那么夸张……中间颜色瑰丽的部分是内湖,所以呈现出比外海要浅一些的颜色~~珊瑚岛的周边和内湖应该都是潜水的好去处——NND,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那里的沙滩上踩几脚~~

    下集预告:高空中的彩虹、佛光与霜花

    滞留吉隆坡国际机场第18小时

    在马六甲游荡了八天后,在新加坡折腾了两天后,在凌晨6点起床离开新加坡/搭巴士/走第二通道/办落地签证/入境马来西亚/转搭一部可以上高速的666路公交车/抵达一个叫做Larking的诡异小镇/再坐长途黑车/最后打的/火速赶往吉隆坡国际机场……最终以迟到20分钟被拒绝办票登机……至现在,已经过去了18小时。为了买机票偶们逛遍了这里各国航空公司办事处,为了找一个能给笔记本电脑充电的插座偶们又扫荡了所有通宵营业的咖啡厅快餐店。最后,还是麦当劳——卖穆斯林食品的麦当劳——用两个免费的电源插座、5×3顿颓且便宜着的食物、一杯无限次免费续杯的咖啡和取之不尽的冰块收留了偶们……

    那些反麦当劳的YIN们啊~~先佐证一下自己以及自己的人生不是垃圾或不足以满足垃圾的隐喻再来说这是垃圾食物吧……

    世辩赛结束了,非新马的队伍被彻底蹂躏了——坐在机场的麦当劳里,觉得那些比赛和比赛的准备过程离我已经有八辈子那样遥远。想想,再过一阵子,我已经回到香港开始挣钱还债了,帆帆在旺角的家里被老爹骂,杨杨继续对着满宿舍的行李嚎叫,冉冉已经在韩国某处了,YYY正想方设法跟广东话课老师周旋,侯总在西班牙High着,在比赛中照顾我们的竟毓们继续在马来西亚念书,当然,也有大批人(与本次赛事有关或无关)继续贱并快乐着、至贱并无敌着地活在我们的身旁,制造着麻烦、遗憾与怨恨,这恐怕是老子的生活里唯一不会随时间而改变的要素。对此,我暂时还是只能说,朋友们,扛住……

    在此谨祝比赛中认识的新朋友们万寿无疆,也遥祝广州中山大学辩论队那些即将毕业的伙伴们前程似锦。更多八卦请看其他队员博客,地址如下:

    其实是冉冉写的

    其实是YYY写的

    另,截至发稿日期,本队已经成功改签机票,将于今日傍晚6点45分从吉隆坡国际机场出发飞往香港,为避免闹剧再次发生,鄙人决定驻扎在机场麦当劳直至开始Check-In。

    klai_1

    我已经换上拖鞋打开电脑,像个流民一样把这里当据点了……

    klai_2  

    人生能有几次滞留啊……

    缺觉(JIAO)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过去赖床生活的一种报复,现在我平均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天快亮往床上倒时,一想到天亮之后不能一觉睡到自然醒,必须在好不容易舒坦下来的时候爬起来应付比刚刚捱过的这20个小时更为疲惫的一天,我就又开始了TMD失眠……

    人生啊……

    签证是最折磨人的东西,并且可以很好地检验一个人的彪悍程度。侯总和冉冉在这些天以来的BT日子里是怎样分别办妥了搞死人的西班牙签证和韩国签证,足以说明二人(一猴一兔?)的确彪悍到了一定程度。张东东的Passport是全队人民的遗憾。新加坡签证的网上登记系统考验了全队人民的耐心与人品。而我在领事馆关门前1分钟里把大家的马来西亚签证抢了回来,应该还算不错吧……

    再过六个小时就登机,我今儿连三个小时也没法睡了>_<

    和谐

    一个例子解释“喊和谐”、“要和谐”与“被和谐”的不同定义:

    ——P.R.C.在喊和谐,于是厦门人民要和谐,然后Flickr被和谐。

    不得不承认

    不得不承认,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从凌晨开始看到&看着Google Reader上一篇一篇文章的更新,是很过瘾的事。

    不得不承认,我明令喝止了我的队员去港岛“观礼”,但是自己却约了港岛的项目在今天去谈是因为双重的私心。

    不得不承认我像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样毫无理由地喜欢UNE JEUNESSE CHINOISE这部电影——尽管我觉得它的预告片很可能比电影本身要好看(想想同样出自娄烨同学之手的《苏州河》吧)——初中毕业那年的夏天,我也只是看(听)了一眼阳光灿烂的日子的预告片,就疯狂喜欢上了这部电影,同时也熟知并迷恋上它的主题音乐——马斯卡尼的歌剧乡村骑士。我想这跟电影的背景事件们并无直接关联,我只是仍然痴迷于那种像青草又像荒草,像青草一样在晨雾中露水涟漪,又像荒草一样在烈焰中哔剥作响的青春。

    最后,不得不承认,从十年前我第一次从网上扒下来一大堆全是如今敏感词汇的文章,到现在那些满是敏感词汇的文章会一堆堆地推送到我的屏幕前,科技进步liao,“制度”也进步liao,我的“思想认识”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本质性提高,可我并不感到羞耻,因为当权者们自己的“思想认识”也从未有所提高。没什么提高的还有我幼稚的面孔——晤知点解,我忽然想起前几天杨杨看到的四年前的录像里我那张故作深沉的小脸,和脸旁那个CCTV的戳;想起四年前的今天凌晨,我和朋友们一夜笙歌回到学校路遇通宵值班紧张兮兮的警卫,朱老师说了一个敏感词汇,同学们便各自回房该睡的睡该吐的吐该发酒疯的发酒疯;我还想起在四年前的其他一些凌晨,我跟这帮狐朋狗友勾肩搭背吼着不成调的国际歌大呼小叫地路过一栋又一栋熄了灯锁了门的宿舍……有些事情不承认也得承认,比方说任何居高临下的说辞都开启不到也改变不了每一次关乎青春的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