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y, 2007

全世界最糟糕的地名(选登)

Twatt, Orkney, Shetland Islands, Scotland VS Shitterton, Dorset, England

啊……你说这个苏格兰的岛或者英格兰的村,会不会是一陀SHIT的形状。

Gravesend, Kent, England

经推敲有两种搞法:一种是Graves End,坟墓尽头;另一种是Grave Send,就是当有人问你从哪儿来时,你答:Grave send me here…

Bald Knob, Arkansas, United States

秃球……想知道那边的作物都有些啥

Cockup, Cumbria, U.K. VS Whiskey Dick Mountain, Washington State, U.S.

让人无语的地名

Hell, Michigan, United States

那里的人死了就当回老家

Toad Suck, Arkansas, United States

这地名跟SB没啥区别

Disappointment, Kentucky, United States

这地方是被首任村长嫌弃了么

Fucking, Austria VS Whakapapa, New Zealand

先解释一下,Whakapapa是毛里语,而Wh在新西兰当地的毛里语里发“F”的音……所以,如果前者是×,那么后者就是×你大爷了吧……

阅读原文:The 22 Worst Place Names in the World

Microsoft Surface Computing

牛×了么……去年就在Youtube上看到JeffHan兴奋得要死地介绍Multi-Touch,现在基本di应用已经出来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东东用来倾Pro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官方网址:http://www.microsoft.com/surface/

关联

最近看到的新闻:

  • 美财长指称人民币弹性不够是“中国威胁论”的罪魁祸首
  • 物价飙升(猪肉开头)

最近突出的现象:

  • 股市大牛

一直就有的现象:

  • 巨高的外汇储备
  • 巨高的储蓄额

很多事情一经联想,就成了阴谋……还是本来就是呢……

澳门归来大小事记

小事:在澳门吃了顿名副其实的High Table,除了在蟹钳、大虾和三文鱼上充分地“自助”,连音乐和舞蹈表演也“自助”了一把,真是High到Crazy啊……

大事:大家集体拉肚子……

小事:领导们给我颁发了最佳辩论员奖杯。

大事:上台领奖的时候我一失手把奖杯砸了……

小事:领导们给我们颁发了亚军奖杯。

大事:回到学校的时候我一失手又把亚军奖杯砸了……

小事:领导们给我们每个人挂上了亚军奖牌。

大事:后面发的奖牌盒子又被我一失手砸了……

小事:输给了中山大学。

大事:见到了中山大学哦~~

小事中的小事:我回来后给BLOG添加了Google Sitemap的插件和Google Analytics的代码。

大事中的大事:我回来后面临着上万字甚至数万字的玩意要写,有个鬼时间写BLOG啊>_<

交了PAPER还要通顶时的废话

又要去澳门了,真是不去则以……想上次去澳门的时候,唯一的一天出去游玩,大家去观光和买手信,我一个人坐在澳门唯一的一家星巴克里对着杯子与墙壁发了很久的呆,外面天气阴沉,人来人往——这也挺好的,走马观花的事情干一次都嫌多,但是沉浸,哪怕时间再长次数再多也是值得浪费的。

赛季还在继续,所以发炎中的嗓子是没法好了。大家都颓着,于是我的颓也与日俱增。只有吃PIZZA和看电影的时候是HIGH着的——话说,居然没有时间去看《加勒比海盗3》,我不是早就交了Paper了吗?

因为一些很颓的面试,这段时间分别去过了香港的东、南、西边,当然,面试完了还是要回到香港的北边。面试的每一个地方都临着海湾,海水都泛着绿。柴湾的海风要比荃湾的更腥一点,至于香港仔,也许是因为天气,而我却觉得是因为面着太平洋,连阳光都显得耀眼许多。

不知道为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所经历的几乎每一次面试里,都是面试官说的话比我说的要多,末了被赞的时候,总以为对方其实是在夸奖我难得的沉默。我的嘴好像比较适合开玩笑和胡扯,说那些正儿八经的玩意时,脑子里总是充斥着难以抑制的荒谬感,仿佛有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呃,又开始胡扯了,估计脑子有些不清醒了~~

今天的旅途肯定又是昏昏沉沉。去到澳门会见到原来那所中大的许多朋友,不知道都有谁呢,我认识的多不多呢。但我想快点回来,下周要写好多东西,要回好多邮件,要见好多人。回归十周年的纪念日快到了,内地媒体疯狂组团涌向香港,我这个流亡分子也将再度暂投他们的人潮……

Podcast Test

Just a test for podcast

论文与逃难之梦

从澳门回来后一直奉行饿了才吃晕倒才睡的原则,居然把30多页的论文赶出来了,晕头转向语无伦次地去见导师,导师翻着刚打出来论文,问,How many tables do you have?我说,three,No!five,NoNo,four……Maybe……在朦胧的视野中我隐约看到导师银灰色的头发上飙出了一滴巨大的汗……

时光回溯到今早九点,海面和天空一片金光灿灿,从窗户望出去吐露港中的小岛像浮在空中一样,我最后一次Save了论文文档,无比幸福地关上电脑朝床上扑去,开始做梦~~

先是地球被外星人袭击大城市变成一片荒漠大家开始了逃难(我经常做逃难的梦……比方说五四时期逃难革命时期逃难自然灾害逃难截稿日逃难考试逼近逃难……)。我振臂一呼,说,同志们,为了生存,只带医食两用的纯净水和压缩食品!回头发现带的东西全是速食鸡翅与易拉罐汽水……

到了某个未被消灭的小城市,遭到当地黑社会头头的阻截。我说,你丫给老子滚。他说,你等着,我带人来片你。这家伙一转身我就开始满地找板砖,找着一陀就藏在包里,准备待会儿来一个拍一个。结果那头头带来的一帮人人手一块砖……

于是我说,你等等,你带这么多人打我一个有老大风范么?老大曰,那咱单挑,说罢开始拉袖子。我说你再等等,你让这么多人拿着板砖在一边看是什么意思?等我把你拍死他们就一拥而上?你这不摆明了对自己没自信吗?觉得一定会被我拍死吗?否则你让这么多人等在旁边图了个啥……老大有点郁闷又很不耐烦,这时旁边一傻×偷偷凑到老大耳边说,这人玩辩论的,玩辩论的!老大恍然大悟,率大队人马朝偶们一小撮人扑来……然后我就给醒了……时针指向下午三点,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还没从梦中彻底醒来),去学院交论文……

后记:交完论文无比幸福地去陈宿吃汽水雪糕炸薯饼、山东煎饼卷腊肠,把活动室的投影仪接在电脑上看电影,笑得前仰後翻……但通常这种幸福感都不会超过半天……龙恩浩荡的洁平老板催我返工了>_<……人生啊,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逃难……

队伍在澳门

人都困了,队伍不好带啊~~

Paper冲刺中,其他八卦请参见冉冉博客:

http://neverbutterfly.spaces.live.com/blog/cns!42F8A6A08701B866!1396.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