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极限时间表

自作孽不可活。事情拖太久,于是通了五个顶(还是四个?)。一天比一天效率低下。每天能集中注意力做1~2小时都不错了。最终还是赶在Deadline之前写完。

Reference暴难做,做那么两三条就算了,做两页呢?交叉引用呢?没有Endnote简直没法活。CUHK的Refworks不好用,跟CUHK的杀毒软件一样……

本来想像去年那样列一张疯狂的时间表出来,后来发现我这几天完全忘记了时间的节奏和间隙,什么天黑天亮,午饭早餐,睡觉起床……用来在时间上标出刻度的所有记号都没有意义了。

尽了人事,接下来就听天命吧。

而接下来的一个月要扛的是:

  • 照例扑面而来的若干Project——幸运的是暂时用不着跟那个白痴死掐了
  • 毕业论文——又一份快要逾越Deadline的Paper
  • 改改我那个该死的CV——这是正经事啊
  • 召开盛大的读书报告会——同志们你们的进度怎样了?
  • 为新赛季做准备——人生啊……

更迫在眉睫的是……洗衣服……

通顶之夜·CD

Naxos Music Library 相伴,通顶的一夜显得灰常超值,别说通顶,连在CUHK念这么要命而昂贵的书都显得超值了。

无意中找到我买过的第一张CD:101 Great Orchestral Classical, Vol. 4。错以为Cover是Edgar Degas的作品,随手就拿了。那时候1997年,我连一台像样的CD Player都没有。只有一台电脑,CPU是AMD K5,主频100Mhz(汗啊,是我现在电脑的1/20)。买了CD后满心高兴地塞进8x的光驱,音量异常微弱,灰常伤心……后来在一位华工的大佬帮助下发现是声卡的音频线插错槽……再过了三年的后来那块声卡烧了,散发出巨大的糊味并造成了主板短路……

……又走题了,难怪写东西这么慢……

……人生啊,为啥&凭啥就不能随性走题呢……

2006的我

叩谢诸位家人父母、老师同学、领导同事……

明儿就回香港了。年初三,我的农历新年算正式开始……

2006年度摄影·香港国际机场

12月·香港国际机场,飞往上海:

12月是恍惚甚至迷幻的一个月。月初,飞往上海参加比赛,回来后疯狂赶功课,之后有大半个寒假在空空荡荡的学校里idle,圣诞节回广州见了朋友,然后突然入院开刀,在电话与短信里康复,新年后立刻冲回了香港。

香港国际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感觉很相似。可当年底月初站在那里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本命年稀里哗啦地就要过去了,可我还希望这样动荡的日子能延续久一点。坐在候机楼巨大的穹顶下我一遍一遍盘点自己在2006年去过的地方走过的路还有每次出发的地点和时间——如果一次漫长的迁徙需要以很多个微小的出发为积累,我希望我在这一年的折腾足够我开启另一段艰难而幸福的旅程。

年度图片就这么发完了,不过瘾……

如果我心情倍儿好+分外得闲,就发些自己在06年的照片上来。

明天回广州过年,我打算在年夜饭上耍大牌——写Paper——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最后,祝所有好人猪年吉祥,春节愉快——被小范围公投为“×人”的人除外。

钦此~~

2006年度摄影·澳门

11月·澳门:

澳门只是匆匆一瞥。我之前在跟丫一线之隔的珠海生活了两年。这两个城市的颓有异曲同工之处。而我印象深刻的只有深夜坐船从澳门回来时,黑漆漆的海面上闪烁的航灯。

2006年度摄影·香港中文大学

10月&11月·香港中文大学:

我也一直没有好好拍过我现在混着的这所学校。可我在这里的每一个瞬间我这辈子都会记得。

特难熬的,诸如: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很恍惚的,诸如:这个,这个……

很快乐的,诸如: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暴搞笑的,诸如: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装深沉的,诸如:这个,这个,这个……

还有更多的时刻我没法记录下来。而再过一些日子,那些曾经或正在打动或折磨我的片段都将消失,我将只能记得我漂在往返于中文大学与教院宿舍的路上所穿越的隧道,只记得夜宿新亚或早起赶车时恍然见到的光影。

2006年度照片·中秋

10月·中秋:

好像从大学开始就没有在家过过中秋了。清楚记得的是大四中秋时在集训队,工作第一年中秋时在加班,工作第二年中秋时在重庆采访……2006年中秋跟班上同学在香港某山喀喇里烧烤~~

2006年度摄影·新疆

8月·新疆:

新疆的照片太多了……我很不愿意整理它们。因为每次旅行结束,脑海中关于那个地方的记忆总是很容易就因为疯狂di整理照片而被静态、平面的图片所取代。可我不愿意忘记横穿准格尔盆地的那一整天,不愿意忘记深夜的沙漠公路上从车灯前扑着翅膀闪过的老鹰,还有沙漠上铺天盖地的向日葵,季节河旁干枯的胡杨林,宝石一般的湖泊,山坳中的村落和羊群,蓝得比阳光还灼人的天空……

我一直觉得旅行不止是旅行——旅行能给人注入重新启程的力量——尽管内中缘由不详。

《新疆的纹理》→

↓ 风力发电田

↓ 火焰山

↓ 吐鲁番的葡萄 

↓ 讨价还价

↓ 禾木村

↓ 大阪城的夕阳

↓ 塔克拉玛干油田的磕头机

↓ 喀纳斯一角

↓ 沙漠上的向日葵田

↓ 嘛植物来着?

↓ 高昌古城的残垣断壁

↓ 天山天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