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6

入院开刀

感觉颇为突然――虽然我拔牙的时候也动了刀子缝了针,但那不算手术开刀吧……所以这是鄙人有生以来头一回住院开刀。

不错,人生圆满了。
不错,本命年相当di事多。

原定30号回香港,现在只能推迟liao。

原定这几天di骗吃行动也只能顺延liao。

马薇,回来没见到你,人生是不圆满di,所以请携中大辩论队诸宠物来彻底圆满我吧。
猫蛋&老猴,继续为俺祈祷吧:P 叩谢你们了。
中大国辩队di诸位,自觉祝福俺早日康复吧,否则下个学期你们少了一陀宠物可以蹂躏一定会觉得很闷的。
杨……杨……杨……帆(对不起这是习惯性口吃),别担心我哈,Happy一点。

鉴于鄙人身体向来欠妥,以后诸位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钦此。

广州·我们

回到广州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跟这帮狐朋狗友们扎堆。

很多yin没到,也从远方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

但是贺电的结束语居然纷纷成了“早点休息”,看来大家还真是年纪大了。

半年没见,觉着大家应该厚积了不少段子留待重聚时薄发,谁料温习了几个旧的大家就笑到不行了,看来还真是年纪大了。

散的时候我一个人往相反di方向走,泅过依然车流滚滚的马路,看见对岸di朋友们向俺挥手――除却已经商榷妥当的几桩团伙骗吃行动,再聚也许是半年后的事情了,到时候,照片里和照片外的人都将各自有了新的命运――而无论我逆着人潮漂出去多久多远,我知道大家将永远给俺留一个位置在你们中间,谢谢,谢谢:)

消失

大爷我最近很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从房间里的衣服堆/书堆/杂物堆/垃圾堆中消失,
从硬盘里的DOC堆/MP3堆/RAR堆/JPG堆中消失,
从MSN/QQ/邮件列表/手机的联系人名单中消失。
从每天在站台上看报纸打游戏的人群中消失,
从每天在餐厅里瞪着餐牌犹豫的人堆里消失,
从每天在日光灯下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中消失。
从朋友的八卦圈里消失,
从自己的日程表上消失。
是的,
大爷我最近不缺存在感了。
我就想消失。
世界局促得像一座破落拥挤的旧房子,
老子要离家出走。

CUHK·上海名校辩论邀请赛

上海名校辩论邀请赛(这玩意是叫这个名字吧?)归来后一直没向各方报道……累过劲了……嘛叫累过劲了呢?

e.g.:

▲ 离开校园赶赴机场的前一分钟,杨杨趴在写字台上疯狂地赶Assignment;

▲ 比赛的头一天晚上田子干活,杨杨睡觉,候祖祖和张东东设计小品,冉冉和帆帆写稿,其他队员处理杂务,我则疯狂地赶做Prototype的第二个版本和找人帮我交书评;

▲ 比赛当天我两手空空地(连脑子也是空的)来到现场,口袋里的一只笔和队友捐赠的两张卡片就是我的全部家当;

▲ 会场的大灯亮了起来照得脸发烫了我还在主办方提供的电脑上修改PPT;

▲ 回到香港的当天下午,所有人都闷不吭声地投入到耽搁已久的考试温习当中,且当晚就有数人(当然包括俺)通了顶……

照片作证,虽然身心俱疲,但大家依旧疯狂……我们是一支生猛di队伍啊……现在,Paper交了,剩下的任务比较轻松,依着惯性在学校里飘着陪着小朋友们过Final……特此向大家报道……回头整理一个官方和民间的“公关稿”向大家盛大汇报……

(KAO,怎么比 Champion 还 High~)

不同分辩率的桌面:

1024×768:http://static.flickr.com/134/321166757_4cecd4f9c6_o_d.jpg

1280×800:http://static.flickr.com/144/321166789_33f3717410_o_d.jpg

明儿飞上海

明儿飞上海,全部人马身陷异常慌乱的情况与情绪之中,而这些慌乱貌似与上海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本命年的最后一个月啊……就在这略显莫名的动荡中仓促展开……

临走之前,整一句 Latin 名言自勉+互勉一下,衷心祝福那些同去的伙伴和留下的朋友。

Veni, vidi, vici ―― Julius Caesar

Find it in Wikipedia:http://en.wikipedia.org/wiki/Veni,_vidi,_vici

(大意是:恺撒同学讲,我来咧,我看见咧,我摆平咧……)

那么……Good Luck!小虫 !

葫芦公关稿:新周刊

不愧是搞公关的……葫芦同学写公关稿的功夫高到一定境界了……要保持警戒哇……

被她这么一说――在香港中文大的诸多饭堂吃颓饭(但凡是陀饭它在这儿就是颓)的时候,总会想念《新周刊》周边那些大大小小的吃饭的地方――里面遍布我和同事们的腐败遗迹……我甚至想念《新周刊》的饭堂提供的怪汤――在那里厮混的一年是我这辈子最肥的时候――充分说明它把我圈养的十分成功~~

这张卡是05年刊庆的时候发的,相当有新周刊的STYLE,相当噱头……我当过两次副主席,当过无数次模拟主席(模辩的时候我又掐表又点评还得当主席……),靠,还真没当过“主席”哪!

PS1:照片是当时用手机拍的,十分模糊……卡还在我钱包里揣着,下次(希望是今年之内)拍了清晰的再放张上来~~

PS2:卡还留着,可圈子里的那些事我早已疏离;手机还用着,可经常死机重启想必丫气数已尽命不久矣……

PS3:新的圈子里面,喜事不断八卦连连~~

PSP:可我什么时候才能换新手机???

葫芦公关稿:著名的虫仔

先原文转载:http://www.blogcn.com/user41/shiziwang/blog/47483747.html

著名的虫仔到锦汉会展做GE的活动,还是觉得GE的标识很中国化。

广州国际设计周――今天是家居设计的展览。新材料的运用,新元素的彰显,复古的奢华,让人仿佛置若天堂。手工贴制马赛克表面的概念MINI车,在蓝调的玩世不恭节奏下,让人瞠目于设计师的极端精致想法。

书归正传,由于做媒体,于是见到了New Weekly的黄某某.我问黄你认识虫么?他说当然认识,它和我一个部门,它在新周完全是屈才,好像一头麒麟在浅池中游泳,完全施展不开!(可见虫不仅在我的心目中光辉 但是麒麟为啥要游泳?又或许他说的是长得像鱼的麒麟?)黄问我:为啥我遇到的人,总是问我认识虫不?它在×大是不是很著名?(黄同学的表情表明他真的很好奇)我说那是自然,虫多帅啊!它是我师姐!(真的 真的 绝对是真的!)黄说:啊?它是你师姐?!我还以为你是它师姐!(我知道我长的老,虫长的嫩,但黄同学你也太直接了吧~)Clire也表示,虫是媒介里面著名的人物,大家都认识它。虫最近在做啥?于是我接着讲述了虫目前的“来不及了”的现状,描述了虫在美术、音乐、IT领域的建树,讲了虫关于假发的笑话,然后虫在在场人心目中的地位从一个高度迈向一个新的高度~

综上所述:虫很帅,很年轻,很著名――虫永远活在人们的心坎里。

PS to 虫:那天去蓝标做项目,顺便溜到了你工作战斗和开神仙会的新周现场,场地装修颇让人诧异,由于没有你撑腰,不敢混入其内部,等你滚回来要带俺去逛逛,假装俺是你宠物

PS又to虫:继委托完我拥抱大黄后,你又委托小白拍筷子的头,我猜测你爱上了借刀杀人之伎俩,太阴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