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anuary, 2006

文冲船厂

万吨巨轮下水典礼,居然没赶上……晚上十点的拍摄,居然没带三角架……

船坞

码头

吊车

一艘船刚下水,典礼上放的鞭炮还堆在地上没有清除,另一艘巨轮就开始了组装。

答绯村:理想伴侣的N个条件

半年前就被人点过,逃了,又被点,年前把这事给结了……

理想伴侣的N个条件……我想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理想的伴侣,所以理想伴侣的唯一条件(应该说是前提)就是ANOTHER WORLD……换一个问题,比较喜欢什么样的人?

搞笑,但别除了笑话其他啥都不说。

健谈,但千万别只谈自己。

自我,但并不把自己太当回事。

聪明,但这种聪明既不是智商测试的结果,也不是一种自我评价。

可以不善良,但并不以此为荣。

可以爱动情,但千万别爱矫情。

可以没追求,但别藏着揶着地玩命追。

可以逮谁仰视谁或者逮谁鄙视谁,但一定不会只仰视或者鄙视特定的人。

为何不提长相?――说长相可以忽略不记的人大多数只是在表白自己的困境。基本上,有以上条件的人都不会长得太奇形怪状,因为这世界没有给相貌惊悚的人多少机会来养成这些不温不火的习惯。

最低要求,不要逻辑矛盾满天飞……我也许读书甚少但还有基本常识……Sorry,最近比较介意这个,过去我在那个蠢蠢的校园子里时(南方的大学生行动力低下,所以省去“欲动”二字),很向往外边,觉得那些实实在在干活的建构者们才有资格拥有所谓的思想,像我们这种交钱关在象牙塔里还大放厥词的简直就是傻×,就像大黄以前教训阿拉蕾的“人家挥斥方遒,你这玩毛线球”。好,滚出来了,却一天到晚在建构者们令人崩溃的矛盾中矛盾与崩溃……

也许一切都只是因为在我及其有限的记忆里,我只能将我所经历的世界划分为校内与校外两个。自打有了意识我就被塞进了幼儿园,前年才得以从校园里解脱。没出过国,不能划分国内与国外;到过香港,没感觉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鸿沟;从商学院跳到媒体圈,觉得前者的真浮躁和后者的伪学术正让彼此日益相象;认识了很多人――可谁会真的认为一个圈子能代表一个“世界”么?找抽的吧?我说过自我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毫无疑问,我是狭隘的,且非常可悲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并无法释怀。这些充满逻辑矛盾的人和事很不幸地填充了我在校园之外的全部时光,与我那追寻逻辑整洁为主要目的之一的校园生活构成巨大的反差。我需要深刻地体验并划分出新的世界来淡化这可笑的对望,尽管走到头也许只应验了哥们的一句话“这世界是傻大胆闯出来的”和自己的一句话“哪里都不过如此”――但我也只能这样了,那我就继续这样吧。就像我说理想的伴侣从来都不存在,可还不是琢磨出了若干个标准来打量人。

绯村,我的答案乱七八糟,我觉着吧,千万别谈什么“理想××”,既然理想的××从来都不存在,那么关于理想的假设一旦生成就熄灭了一种可能。

新年将至,不知道本命年又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一个人的帝国大厦

值此举国为《金刚》欢庆的日子,上一张个把月前在会议室开选题会时偷偷拍下的片片,祝各位都能找到自己的帝国大厦――抓条女,爬上去,打飞机,摔下来……die for beauty ……马饲料常说:介揍是淫僧。翻译:这就是人生。

马饲料答中×机构总裁问

【马饲料答中×机构总裁问】

总:“你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马:(您问我na?)“要求不高吧。”

总:(汗,转移话题)“宋朝最好的宰相是谁?”

马:(汗)“人家也没搞过评选,咱不知道。”

总:(HAPPY,终于问倒你了)“××◎◎”

总:(既然扯到了古代,就来讲讲国学,掰一个手指说:《论语》,掰第二个手指说:《四书》,掰第三个手指说:《五经》,三个指头一伸,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马、虫、黄:(表情虔诚,因为庆幸亮堂没来,否则他要把这“总”撕了,咱拦都拦不住。从小学数学角度来说,数这三样东西应该掰十个手指头;从小学语文的角度来说,《论语》同《大学》、《中庸》、《孟子》一起各为《四书》中的一篇…… )

总:“你们的活动产生了多少经济价值?”

黄:“自己算了笔帐,保守估计12.7万。”

虫:“拉动产业链增长,经济价值巨大……”

马:“没算过。两小时一千到三、五千的也算不清。”

总:(震惊,差点没扛住)

总:(环顾左右而言其他)

总:(死扛……)

总:“在我这里干!一天××万……”(心在滴血)

马:“咱们几个还有正经事就先走了,具体事情您和那谁谈哈~~”

总:(狂汗or窃喜and送客)

【电梯门关上】

虫:(呼出一口由于憋笑而集聚胸中的长气)

马、虫、黄:(无语了片刻)

“待会儿说,待会儿说。”

“嗯,小心点,说不定这里有摄像头。”

“说不定有监听设备。”

“说不定乘坐者一说公司坏话电梯就自动爆炸……”

【被漠视了的主角葫芦再度出场即被鄙视】

虫:“你丫牛×,把偶们三个骗出来陪你呕血。”

葫:“……”

【虫呕死之前的遗言】

虫:“葫……芦……你……要……请我吃饭……”

葫:(先我呕死而去)

买不起

老爸念叨了很久想买个等离子电视挂家里墙上看电影(虽然他每次都放着DVD打着瞌睡),我很HAPPY地想现在应该可以买一台送他了,结果发现基本上上只买得起一台42寸的――等离子电视里最小的。其实液晶比等离子更好,而夏普的65寸液晶要十八万,丫的……

我伤心,劳动力真不值钱。

那我要不要给自己买一台小液晶屏幕的PSP呢?

《俱乐部》插画(叁),独家授权《Mr.Gao》发表

跨年作业,就是这个啦……色彩没控制好,算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