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谁在叫板管院思维

衷声帮准备考研的朋友打听管院的导师,我不在江湖太久(可能从来没在过),就拿去问一位据说在大学城开就业辅导讲座要收门票的二年级研究生,他平均每两篇博客就要借他人之口梳理一遍自己大学时代的“辉煌”战果,如此辉煌,不问他问谁。

我的问题很简单,推荐几位你觉得不错的导师。可惜这位同学和我死拧,拧得我不得不为一位素未谋面的研究生考试准备者的简单问题接受了一番语重心长的“学前教育”。

人家的确“思维还没有转换到中大管院的方式上来”――人家没在咱这儿念过――要是没在咱这儿念的人思维方式都是“中大管院”式的,只有两种可能:1.管院世界至牛,全国人民争相仿效。2.管院世界至傻,教的东西与普罗大众的常识没啥区别。所以呢,海同学不妨用自己的“青春、勇气和理性”,尤其是“理性”想想,哪种可能会比较合理?

这哥们不回我信息了,我怕我得罪了他。结果发现这哥们忙着更新博客呢。哦,考公务员了。据说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世界之首。我不知道我和另外哪十七个可怜的弟兄供养着哪个幸福的公务员,我只希望从生科院保送至偶们管院的海若海同学,不要再拿自己当年仰视过的标准来要求一位同样想进管院的新人――毕竟,这不符合咱们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的思维方式,你说对吧?呵呵~~

2005-11-29 20:56:59 虫仔
麻烦问问企业管理专业较强的老师都有谁,帮同学问

2005-11-29 23:39:59 海若海
不同方向不宜直接2005-11-29 23:40:01 海若海
比较

2005-11-29 23:31:01 虫仔
嗯,对于一个打算考研究生的人,推荐几个吧~~

2005-11-29 23:31:25 虫仔
我这辈子没上过几节课,不了解,请推荐推荐???

2005-11-29 23:41:48 海若海
对于一个打算考研的人而言,不用管导师
管院都是先入校再选导师

2005-11-29 23:42:00 海若海
跟理科选导师然后考,的机制不一样的

2005-11-29 23:34:29 虫仔
可能他想先咨询一下~~推荐几个也无妨嘛

2005-11-29 23:44:32 海若海
还是那句话,他到底是营销 还是战略 还是生产 还是人力资源呢
看方向,定老师

2005-11-29 23:44:57 海若海
他的思维还没有转换到中大管院的方式上来

2005-11-29 23:45:28 海若海
每个方向,就看博导教授了,一般都不错
至于说具体每个导师的风格,得详细说了

2005-11-29 23:46:22 海若海
营销老大卢泰宏
战略老大李新春
国际企业管理老大毛蕴诗
服务营销老大汪纯本

2005-11-29 23:37:19 虫仔
行,多谢~~

《俱乐部》插画(贰),独家授权《Mr.Gao》发表

心情不好严重影响了绘画效率……特向《Mr.Gao》创意总监安琦同学道歉……昨儿画到凌晨4点,个别部分重画了4次都搞不定,重画第四次的时候我觉得我实际已经睡着了,对着屏幕机械地晃动数位笔一点感觉都没有……

中午起床,下午去远郊转了一圈,晚上回到电脑前的时候才稍稍有了些感觉……唰唰唰……搞定……

堂哥见到,说嘿我明儿正好要去打高尔夫球。诶……我也想打高尔夫……而不是窝在屋子里画高尔夫……

PS:这只手是我自己的手……左手……右手拿笔画完了再翻转图像……哦?透视好像有点不太对……算了……


当事人:王磊

老天,终于搞定了本期“当事人”的采访。感谢周老师和赳赳出的主意!否则我只能负罪跳楼成为新闻人物继而成为本期“当事人”……

拍摄临结束时,阿灿摆弄着中幅机,让王磊靠在会客室门口摆放的一只陶制的公鸡旁边,一只手抓着鸡翅膀(我汗……人家2005亚洲小姐诶……做擒拿“禽流感”状……)。我顺口问了一句王磊你生肖属什么动物的啊,王磊不答,反问我你属什么呀,我伸出双手耷拉着做狗爪状(其实只能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抓着闪光灯)说,狗,俺82年的。她说嘿嘿我和狗狗以及属狗狗的都处得很好di,又说,你毕业没多久吧还有股学生气呢,我就一点学生味道都没有了。

我想起公司的资料上写王磊的出生日期是1985年(……),她现在是厦门一所民办大学的大一学生……没法判断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揶揄还是在叹息。

★莫名其妙上榜搜狐首届中文博客大赛

莫名其妙上了榜,搜狐首届中文博客大赛的最佳新人博客上居然有我的“NeverLand”?

下午在办公室焦头烂额地找资料,见有人在天涯上为自己的博客拉票,偌大一个Frame里Neverland就在很显眼的地方,我还以为是某个重名的家伙,鼠标往上一移就发现是自己的链接……

汗,哪个哥们推荐的俺,也不告俺一声~~汗,什么新人,谁把我推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子奖项下的……

不过,既然如此,大家投票吧,嘿嘿嘿:http://it.sohu.com/s2005/9171/s240620429.shtml 不指望得奖,看看偶能凑个几票?

沮丧之书

很显然,我已经沮丧到一定地步了,我突然想念起我的书来――五年来不沮丧我是不会读它们的。

很显然,我的沮丧还远远不算什么,我很久没有买过新书了――而且半年前买的一本还没有读完。

奥运会吉祥物

我们崩溃了。

贝贝·鱼――可怜,此贝贝与彼贝贝同名,头上像倒扣了一大盆子蓝色方便面。

晶晶·熊猫――带头饰就带头饰吧!为啥你的头饰像一条蕾丝内裤套在头上呢!

欢欢·火――今晚饭局上的消息,有人听到清蒸饭堂里一堆女生唧唧喳喳,先是对回族大叔端上来的汤表示了惊诧――“哎哟,我说,这会不会是猪肉汤呀?”“哎哟,他们也吃猪肉汤的呀?”……然后开始YY――“哎哟,我说,要是他们看见了‘火腿’,会不会以为那是一种叫做‘火’的动物的腿啊?”晕……这下好了,真有一坨动物就是“火”了,而且它叫“欢欢”,而且春春做它的“代言”。我的问题是,这个东西的腿是不是叫“火腿”呢……?

迎迎·藏羚羊――啥动物!?啥名字!?无语……

妮妮·燕子――绿shai风筝钉在了头上。

感谢乐仔和林胖子同学的贡献~~

转载葫芦/柿子同学的一篇文章

辩论队葫芦/柿子同学(就是一个人)写的:《与辩论无关》

http://www.blogcn.com/user41/shiziwang/blog/26142022.html [/url]

嘿嘿,转载动机不纯不贴原文了。

韦玮

刚才的某个时刻,韦玮在昆明的朋友家,和我在QQ上说完88之后,她便要去歌剧院演出了。

她说她在老家按揭了套房子,而大多数时间则呆在武汉――那是她上大学的地方,她上的是武汉音乐学院。

我们那坨人当年的理想基本上就是武汉音乐学院,比起中央音乐学院来说感觉更触手可及一点,也许是因为离长沙比较近。

其实我们那坨人当年的理想还没到那份上――考上高中再说吧!

而现在咱一个个都大学毕业了。

韦玮毕业了没读研,没工作,一个是嫌烦,另一个是觉得……还是烦。于是满世界地走场演出。

“我拉的是电琴。”她说。要是是以前,我一定会笑着说她拉的是电锯。可我没有。

1996年夏天,交响乐团的最后一曲,之后我便要离去。指挥哥哥一扬手,所有乐音嘎然而止,炽热的聚光灯下韦玮的提琴弦“当”的一声断了,我们愣愣地谢幕,然后暴笑成一堆――这清脆的崩裂声,只有我俩听见。

电琴的弦应该不会再这样轻易地断了吧?我不清楚。我已经是外行了。尽管和我的小提琴一起被收在柜子里的,还有一卷从未开封过的1989年生产的E弦。

――OK,本人“代理”提琴手韦玮的华南区演出业务如有商业演出事宜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