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5

我的贴吧!

纯属霸位的行为。

贴吧网址:http://post.baidu.com/f?kw=heretic

给绯村的留言

来重庆之前的头一天晚上,在绯村的博客上留言,又留到TMD的凌晨4点,KAO,次次都是这样。忍不住在飞机上晕了过去。

只是一些欲说还休的话,就没发在自己的博客上了,也不想发去天涯引水,迄今只在那里发了两贴……

然后发现被转载了,颇有意思。N人说,既然能有人共鸣,不如发在博客上?算了,如留言所说:“我帮不到她,这让我觉得以她的利益为名宣讲什么东西显得挺无耻。”只把留言的链接贴一下,纯属私下交流。

绯村的原文和我的留言:http://www.blogcn.com/gbook.asp?gid=24559762&uid=lostpoem&userid=576319

星星点点的转载:http://www.blogcn.com/user16/irenep/blog/24769875.html

新周·重庆-八人别动队之老八

新周·重庆-八人别动队之老八很郁闷。

辩论团博客群·上线测试

测试地址:http://www.heretic.com.cn/SXNA/

没空修改……先测试测试……

XNA研究“成果”

本来只是想简简单单做一个辩论团的纪念特刊,小朋友在采访过程当中反馈的信息是:“师兄说要弄一个辩论团的博客群!”

老大发话……小朋友精神紧张……

提到博客群我第一个想到的是Macromedia的MXNA,还有BlueIdea的BXNA,等等。这么多的“X”XNA是个咩呢?XNA是XML News Aggregator的缩写,就是基于XML的新闻聚合器。后来问了问,原来师兄想得压根没那么远,只是想把大家的博客链接到一起,然后传一下照片什么的娱乐一下而已。唉,辩论团的QQ群也有论坛也有,再弄这样一个没啥互动的博客群有啥意义呢?还不如做个静态的链接页面!

但XNA的理念不错,把所有人的博客RSS链到一块,做一个集群式的博客,有互动,有“主人”权益,不会滥发洪水,还可以提高各博客的访问率。蓝色理想的那个BXNA比较理想,但好像不开放源代码,SIGH……

研究之后决定,暂时使用SXNA,一个大学生写的免费程序。这年头只有大学生有这功夫了,当年校园里那帮叱诧风云的奇客朋友,早已隐匿在网络深处,四散不见。

说做就做,立马下载一个开始测试,希望在我的破空间里能够运行。唉,兼任辩论团CTO已久,现在才领悟,此首席技术总监原来有双重深意……

不能免俗,五个怪癖

死吴佳俊,硕士了,乌龙的德性不改。煞有介事地写了一堆,五个里面有三个不是真的“怪”癖。还要我写……被传了N次……

1.省略(见到我人就立马知道了)。

2.175度的极浅近视却比近视得近乎瞎了的人更爱一天到晚戴着眼镜。

3.进入一家新餐厅,吃到的第一个菜若好吃,则一辈子去那个地方只点这个菜,若不好吃,则一辈子都不再去那个地方。

4.在灯光昏暗的地方,或者由于不戴眼镜而觉得视野模糊,就会打瞌睡。睡觉的时候除外,也就是说睡觉的时候即便熄灯以及摘下眼镜,也可能失眠……

5.只穿白袜子。(需要穿皮鞋的时候就只好祈祷裤子够长)

还有一些想到的,但应该归属于可以理解的爱好或者习惯。比方说:穿比脚大一、两码的鞋,看到养着很多鱼的鱼缸就发呆(这个毛病是在第一次去香港的时候养成的),不记得人的名字,经常买书了书忘了看,经常拍了片懒得导,经常晚九朝五,经常对着电脑,习惯性逃课,习惯性失眠……这些都在常人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嘛,不算不算……

我比不上我的电脑

我绝对不比我的电脑更神经。

上理论课的时候,老师说电脑计算100000000000……次才有1次出错几率,我搞不懂为咩我的电脑整天抽疯。前几百天,它经常莫名其妙“咣叽”一声自动关机(而且是强行关机那种瞬间黑屏);前几十天,它的屏幕经常闪现莫名其妙的亮线;前几天,它的所有程序包括鼠标运动经常莫名其妙地死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有偶尔的,它的任务栏会彻底人间蒸发(不是自动隐藏,偶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今儿的,它史无前例地出现更加新颖的抽疯方式――窗口和任务栏的Style Skin突然被“脱掉”,它以一个类似Win2000的界面裸奔了10秒中,又迅速将衣服穿了回来……

我无语……

人家都说我很神经,我自惭,我比不上我的电脑……

今儿暴吼了一只贼

2005年9月9日中午,我和翔仔一行去中大南门附近吃午饭,路上行人熙熙攘攘。

翔仔和明宇,一人斜挎一包,一人手提一包,精神涣散地走在我们前头,一副与世无争的富家仔模样(语出乐仔,曾用于形容周笔笔同学)。此时,一身着屎橙色(语出狗仔,曾用于形容Esprit的某件衣服)T恤,头发微卷,身高172左右,年龄不祥的黑瘦男子,迎面走来。并在与她两擦肩而过之后迅速转身尾随其后。

我立即开始紧张。

屎橙男快速接近明宇&翔仔。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明宇手提一包晃来晃去,对身后的跟随者毫无意识,是最佳抢劫对象……我的第二个念头是,心情本来不佳且心灵比较脆弱的明宇,若是被人抢包,肯定精神崩溃……而此时此贼的贼手已经伸向翔仔斜挎于身后的背包,拉链已经拉开,一秒之后贼人得手,除了和他拼命我们就再也无计可施。我没有任何念头,脱口而吼:“喂!!干什么!!”声音之大我自己都惊诧,于是我的第三个念头是,我刚才有没有暴音……

翔仔和明宇回头,路人驻足,贼人转身从我身边离去,离开三五米远还回头瞪我。走在我身后的乐仔已经被吓的“起了一脸的鸡皮疙瘩”(事后她这么说),我伸手指着贼人的臭脸,瞪回这丫的小样,直到他心有不甘地把脸扭回去。

吃饭的时候,乐仔说,你太拽了!帅!我自己心里琢磨着,若无要事今后半年我再也不打算在此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