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ne, 2005

帝国时代III

英雄无敌VI明年上市,还给了我一个缓冲期。帝国时代III今年年底就要发售,实在受不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台配置哪怕只是“主流”一点的电脑,“超前”或者“梦幻”都不敢奢望了简直。神话时代和魔兽世界我还没有玩过呢……有点白活了的感觉……

《帝国时代3》程序设计师再次采访:http://www.pcgames.com.cn/pcgames/newgame/0506/665036_2.html

《帝国时代3》海量壁纸级画面欣赏:http://dl.pcgames.com.cn/html/3/1/dlid=20171&dltypeid=3&pn=0&.html


读《送给加西亚的信》后不吐不快的前言

受人委托修改一篇读后感。看了另一个哥们写的题目《假如我是……》,就像极了蹩脚的高考作文,里面的内容初看还不觉得咋,最多有点像走火入魔了的新概念作文。回来看了小册子的原文终于发觉了作者的真实意图――这哥们还真是立志当领导的贴心小棉袄哇!修改之前我写了下面这篇冗长的“前言”,不吐不快的前言。

其实我本人真实的读后感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不用读我也知道”。

2002年3月的某天,一个陌生的信科院男生在QQ上友善地和我说:“你设计的网页非常棒,我想我们能不能合作制作一个动态更新的电影下载网站呢?”我说:“好”。

当晚,我粗略浏览了他之前制作的不堪入目的旧版电影网站,然后用铅笔在草稿纸上画下网站架构和流程图;接下来两天,我按照原来的栏目分类和基本架构设计了全新的网站界面;然后他用了一天,完成网站后台部分;最后的两天,我们修改和补足了网站不完善的地方。

网站顺畅地运行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这个男生提议拿它参加比赛并填写报名表时,我也不知道这位愉快的合作者叫什么名字,当然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

这个小网站获得了当年中大网页制作大赛的冠军(当然,这只是中大多如牛毛的比赛中的一个)。我独吞了可怜兮兮的300块钱奖金,并为合作者的慷慨感到很爽。之后,我与这位网名叫做DDMOKY的朋友合作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网站和项目。沟通不多,为数不多的见面机会都是拿着公司给的大信封分钱。

说到这里自己都要禁不住很High地觉得人所追求的自我实现简直指日可待。然而平和地追溯到原初,其实2002年3月的我,设计的网页的确如DDMOKY所说的“很棒”吗?

No。

我的确向往成为一个优秀的网页设计师,一如我向往成为优秀的画家、辩手、演说家、摄影师、管理者、提琴手一样。我不断浏览先行者的作品并赞叹不已,同时也不断对身边初试者的幼稚作品嗤之以鼻。我确实制作了中大珠海校区的第一个学院网站和第一份电子杂志,但人们对我的惊赞更多的来自于我本人的自我定位而不是真实水平。

关键不在于此――原谅我说话经常由于铺垫太多而走题――关键在于,当有人对我的能力表示了肯定和赞扬――不管这肯定与赞扬是否与真实情况相符――然后希望我用这份受到了肯定与赞扬的能力来实现一个目标,我该怎么办?

自我否定然后打退堂鼓?自谦一番以便事情完成不了也不用自己负责?或者是欣然接受赞扬但找借口推脱责任也就是捡个便宜再卖点乖?还是斤斤计较于对方的赞扬是否以唆使为目的以及自己完成任务的回报是微薄是丰厚还是根本只是之前说过的那几句连一颗大米也换不回来的赞扬?

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感谢,这年头,愿意放弃踩在别人头上壮大自己声名的机会来赞扬他人的人不多,更何况,这份赞扬于我来说有点言过其实。

第二件事情当然就是干活了。我喜欢用“干活”这个老土的词。我即便当了管理者,也不会唠叨什么“执行”不“执行”,我会喜欢对员工拍着巴掌呼喝“干活干活!”就好像小学体育老师站在队列前面训完了话拍手三下大喊一声“好!解散!”然后活蹦乱跳的小朋友们就一欢而散快快乐乐地四下里活动去了。

除非身体有毛病,小朋友都是喜欢又跳又闹大哭大笑的。而懒人如我,也有着难以启齿的虚荣、欲求企及的财富、无处不在的压力和日益缥缈的理想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冠冕堂皇或者猥琐不堪的理由驱动着自己向着无数个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N路狂奔。所以干活,只是我从语言表达的形式上,对人人都具备执行力这一命题的认同。执行,也不过是通过抹除“干活”这一词里的庸俗成分来抬高执行力的身价。可是尊敬的老板们啊,你们错以为让“执行”与“白领”同价了,矜贵的“白领”们就会欣然去“执行”,殊不知这年头的精神偶像都是“加菲”和“贱兔”,看上去再体面的领子里也有一颗犯贱的心啊!

我走题了吗?希望没有。很多时候我不能理解日益显得高深莫测的企业管理,不是不理解它的内容,而是不理解它日显高深的趋势。其实所有企业赖以生存的自由市场,以及对于商业文明有如宗教原义般重要的自由经济,恰恰就是在瓦解了古典社会推崇的以冥思和高深为自足的优越感之后,才得以建立的。即便精深是任何一门学科发展的必然规律,但也绝对不应是它们的初衷。

我似乎想解构“执行”的内涵和地位?又在尝试质疑我曾学过的专业??Sorry,真的是走题了……

言归正传,顺便也把我这篇有可能比正文还长的前言结个尾。

书里有一章的标题叫做“成功是一种心态”,就如同耳熟能详的“优秀是一种习惯”一样,无论是“心态”还是“习惯”,都只是我们普通人的世俗生活里的一部分,与“自卑”、“狂妄”、“懒惰”并行。尽管目标一致,“在诸多心态和习惯里选择一种”,听上就去比“克服缺点追求卓越”要简单得多。这不仅只是语言表达上的区别――与其对我们要追求的理念给予没完没了的价值升华以强调它无穷无尽的重要性,还不如在当下生活里体验成功与优秀能够唾手可得的快乐。在我眼里,人人都有执行力就如人人都有胳膊大腿,但激发执行力也如抬起胳膊迈起腿一般需要有力的驱动。那么到底是居高临下的教义还是又俗又土的快感更能提供这种驱动呢?发给我们小册子的雇主、资本家、经理人和领导们不会告诉我们,这个故事本身所欠缺的细节,带着自己无法弥补的矛盾,也未能告诉我们。而我略显晦涩的表达方式已经暗示了我一直坚持的答案――不用读我也知道――因为我觉得“执行就是一种性格”。

如果注重这本小册子里的细节,你会发现这本书风靡一时几乎全靠老板们孜孜不倦的“直投”。而我相信如果有本书能真切地告诉我们执行力从不是什么伟大精神,它与生俱来而且乐趣无穷――那么这本的书将要比《送给加西亚的信》高得多的销量还不算奇迹,每个人都将在各自不同的生存背景之下体验英雄安德鲁•罗文的自豪与快乐,这才是真的奇迹。

《把信送给加西亚》

因为要帮人改一篇读后感,所以看了看。回头再贴文章出来。

《把信送给加西亚》:http://www.zhongyuan.net.cn/tuijian/commend/garcia/

歌唱与回响――杨早[转]

1998年春天,单小海、王永飚、莫锟和我,四人打算自费印刷我们的第二本合集《四海一心》。我找到了中大哲学系研究生任远,希望他为这本合集写一篇前言。任远字斟句酌,费时三个月之久,终于拿出了一篇《抒情阶段的四海一心》,给了我们一个定论式的描述:

凭借这种围炉而坐的姿势,以及对各种校刊文学专栏的地毯式轰炸,四海一心的形象在校内获得了迅速的,然而是曲解的张扬。四个人在棕榈树下的偶然相遇,被吹嘘成青年才子与才子的对话,又或者是酸腐文人的臭味相投。他们几乎是稀里糊涂而又心安理得地成了某种象征。……这时,他们不得已用一种奇怪的歌唱来照亮自己的道路。

他的描述相当准确,“稀里糊涂”,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这个小团体在中大九一级8000多名学生中有着怎样的位置,就个体而言,我们不是优秀学生,四级过得艰难,奖学金拿得很少,从没想过出国,也无缘进入校学生会;就个体而言,我们也不是出世的高人,为了支付啤酒和田螺的帐单,我们卖过书、卖过皮鞋、做过广告推销、派过洗发水、当过小学课外教师。说“心安理得”,是因为在我们几个人之间,确实构筑了一种氛围,以轻蔑与戏谑为墙,拒斥着南方习以为常的功利、务实和世故。抒情时代的特征就是你还没学会太在意那些现世的功名,至少,不敢在朋友面前显露你的在意,这个群体在意的是写作、快意、内心每一点微细的变动。在这个意义上,四海一心被任远称为“理想主义集团”。

不管怎样,一个没有宗旨,没有纲领,没有宣言,甚至没有固定形式和名称的团体,与其指其有着明确的参与校园文化进程的野心,倒不如说它象征着青春期对抗中的成长。莫里亚克说:“你以为年轻是好事么?青春如同化冻中的沼泽。”在青春的洪流中,行进于去向不明的道路,内心的疼痛是无可言喻的,我们四处摸索,寻觅每一双可供慰藉的手掌,除了理想、友情和写作,我们还能向什么要求救赎?

我还记得阿飚半夜冲上五楼将我从梦中唤醒,到天台上朗诵他的新作;我还记得老单和我在一教抄写和评改对方的文字;我还记得老莫在惺亭点一支纸烟,轻轻哼哼自作的曲词,这一切看上去刻意,其实却是随性。一股无可遏止的内心力量推动着我们。对于我们而言,理想主义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发泄与拯救的需要。而这种需要在南方场景中多少会显得突兀、扭曲和另类。凭借这种奇怪的歌唱,我们没能照亮脚下的道路,却真的慢慢形成了对知识、人生自己的看法。

在《四海一心》的另一篇前言里,任剑涛教授借题发挥地指出:

在大学还应担负社会进步动力之职的当下,大学里的学子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知识和人生,会影响社会的未来状态。一个个具有明确精神追求的社团式小群体的存在,可以使大学的学子练习思想,初试合作,为此后的社会担当打下基础,并在走出校园后的社会生活中,成为社会健康运转的一颗优良种子。这点,对于新旧杂陈、秩序方生的中国,更形重要。

道理是好道理,却不是当时少年懵懂的我们能意识到的。如今,朋友们天各一方,在不同的道路上前行。离得越远,彼此的交集反而看得愈发清晰。那些抒情时代的冲动与焦虑,那些由昏至晓的快谈,那些亲手放飞又亲手埋葬的梦想,都一一被工作和生活一层层覆盖,被新的友谊和爱情一遍遍冲洗,就像一次次反复使用的油画布,原来的画不见了,新的闪亮的油彩布满每一个方寸。可是最初赋予这块画布意义的底色依然存在,在将来漫长的岁月中,最先斑驳脱离的反而是后加上去的色块,最底层的画面会在最后一刻重临眼前。这就是西方学者常说的“原画复现”。

往事渐渐淡漠,如果没有朋友的配合,我已很难回忆起多少能指明时间地点的事件。几个人之间,有时一年也难得联络一次。我们关注的事物、谈论的术语、生活的形态,都变得如此不同,以致没有人认得出,我们曾是同一棵树上长出的叶子。可是,谁能断定,有些生命中重大的抉择和转折,不是因为多年前那些夏日的午夜,那群响彻马岗顶的歌声?

印象中,我们唱得最多的,是BEYOND的《海阔天空》: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OH,NO!)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结结巴巴,语无伦次,那就是我们的抒情时代啊!

最后,我决定依然引用任远敏锐而肯切的断语,结束我这次半途伫足的回望――如果不是年级的差异,他本该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多年以后,朋友们会怀念起,由于一个高年级学生的唆使,他们四个是怎样郑重其事地把一种原本平凡的友谊通过酒肉之交、手足之情上升至四海一心这样冠冕堂皇的自缚之茧,并且也许不会后悔生命中这个逃不过的劫数,这场友谊的灾难堵住了心灵向其它方向流泻的可能。当他们盗用一首过时的流行歌曲为他们的集团命名,他们也许暗示着,四海一心不是校园中的一场传奇,它只是我们内心里的一次秘密。(杨 早)

变了味的杀人游戏

杀人游戏日益复杂起来,似乎更改或者完善它成了乐趣之外的一种挑战和挑战成功的一种标志。

也许那是被当作MBA课程训练后留下的惯性。

所以和些人玩的时候,我简直就要睡着了过去――枯燥生硬没完没了的分析和揣测……让人疑惑这游戏是否以释放逻辑冲动为了目的――――真是够了~~!(狗仔语)

杀人嘛,就图一乐呵。

转载一点资源:

在线杀人游戏:http://www.killbar.com/

杀人游戏的四个版本规则

转载自:http://oldblog.blogchina.com/refer.1137505.html

以下内容为程序代码:

晚上要被mm拉着去玩杀人,已经好久没有通宵玩过了,以前张翼珍写的篇杀人的艺术――――对于杀人游戏的社会学解释(加料版)。但杀人游戏自从发明到现在,一直深受大家的喜爱,经过广大玩家不断总结、创新,游戏版本已经发展到4.0,当然不算上被恶搞的版本(例如:无间道版,比人品等)下面先介绍下不同版本的规则,至于心得,各有各的风格和玩法,多玩就行了

v1.0版是最初的版本(只有杀手没有警察):10-20个人大家做在一起围成圈,然后通过抽扑克牌或者其他什么决定一个人做法官主持游戏,2-3人做杀手,其他的都是好人。然后游戏就开始了。首先大家闭眼,然后杀手都睁开眼睛,决定杀一个人,被杀的人就退出游戏了。接着大家睁眼开始讨论谁会是杀手,经过一番公决后选出一人,然后将嫌疑人处决――无论最后证实他是好人或者杀人。接着再开始第二轮杀人,讨论,处决嫌疑人,如果最终杀手杀死了所有的好人,那么杀手获胜;相反如果好人们找出所有的杀手那么好人便获得的胜利。

v2.0版(引入了警察的概念,细分为京杀和沪杀两个流派):参加人数以10人—20人范围较好,最佳人数12–16人,另设法官一名。道具:和人数相等的扑克牌,或任何有不同标记物,很多场合以名片代替。示例:参加游戏人数共13人,选其中1人做法官。由法官准备12张扑克牌。其中3张A,6张为普通牌,3张K。众人坐定后,法官将洗好的12张牌交由大家抽取。抽到普通牌的为良民,抽到A的为杀手,抽到K的为警察。自己看自己手里的牌,不要声张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抽到的是什么牌。 

抽牌结束后,法官开始主持游戏,众人要听从法官的口令,不要作弊,作弊的结果只能使你自己得不到游戏的乐趣,而不会影响大家。 

法官说:黑夜来临了,请大家闭上眼睛睡觉了。此时只有法官一人能看到大家的情况,等都闭好眼睛后。

法官又说:杀手挣开眼睛,可以出来杀人了。听到此命令后,只有抽到黑色牌的三个杀手可以挣开眼睛,三杀手此时可以互相认识一下,成为本轮游戏中最先达成同盟的群体。并由任意一位杀手示意法官,杀掉所有在座闭眼中的任意一位。(在此过程中,法官应该以手拍击桌面,掩饰其它动静和声音)法官看清楚后说:杀手闭眼。(稍后说)警察挣开眼睛。抽到王牌的警察可以挣开眼睛,相互认识一下,并可以怀疑闭眼的任意一位为杀手,同时看向法官,法官可以给一次暗示(点头yes摇头no)。完成后法官说:所有人闭眼,(稍后说)天亮了,大家都可以挣开眼睛了。 

待大家都睁开眼睛后,法官宣布谁被杀了,此良民为第一个被杀之人,同时法官宣布让大家安静,聆听被杀者的遗言。被杀者现在可以指认自己认为是杀手的人,并陈述理由。遗言说罢,被杀者本轮游戏中将不能够再发言。法官主持由被杀者身边一位开始任意方向挨个陈述自己的意见。 

意见陈述完毕后,会有几人被怀疑为杀手。被怀疑者可以为自己辩解。由法官主持大家举手表决选出嫌疑最大的两人,并由此二人作最后的陈述和辩解,再次投票后,杀掉票数最多的那个人。被杀者如是真正的凶手,不可再讲话,退出本轮游戏。被杀者如不是杀手,可以发表遗言及指认新的怀疑对象。 

在聆听了遗言后,新的夜晚来到了。又是凶手出来杀人,然后警察确认身份,然后又都在新一天醒来,又有一人被杀。继续讨论和杀掉新的被怀疑对象。 

如此往复,凶手杀掉全部的警察即可获胜,或杀掉所有的良民亦可获胜。警察和良民的任务就是尽快的抓出所有的凶手获胜。然后开始新一轮的游戏。

v3.0版(引入医生和秘密警察):医生使用方法:在每一轮杀手杀完人,警察指认完后,就该医生睁眼,然后医生救人,医生可以随意指一个人,被指的人如果刚好是被杀的,则此人被医生救活,然后医生闭眼,隐藏起来。注意:医生每一轮可以救一个人,可以救自己。医生有可能被杀手杀死,也有可能被大家冤枉死。

秘密警察使用方法:医生救完人后,到秘密警察睁眼。此时法官会问秘密警察"你是否需要使用权利?",秘密警察可以选择使用或不使用,如果使用,则指一个人,如果被指的人是杀手,则该杀手被秘密警察杀死,如果被指的人不是杀手,则没有任何效果。不过秘密警察是否指对人,他的权利在一盘游戏中只有一次,一但使用就不能再用。

秘密警察的特权:他可以直接杀死杀手,就像杀手杀死其他人一样,但这种特权只能使用一次,一旦用过,秘密警察就和平民一样。但要注意:在秘密警察没有使用特权之前,他是不能被杀手杀死的,即使杀手在杀人过程中指到了秘密警察,天亮后他也不会死;但如果秘密警察用过权利后,他就可以被杀。秘密警察不管是否使用过特权,都有可能被大家冤枉死。

医生职责:医生可以每回合救一个人,作为医生,必须有敏锐的观察力,判断本轮谁会被杀(也有可能是自己),然后救出该人(也有可能救自己)。医生是站在警察这一边的,一个好的医生会让杀手郁闷得要死。

某一轮没有人死亡:一般来说,经过一轮后,总会有人被杀,但3.0版的杀人游戏会出现天亮后没人死亡的情况。为什么呢?可能有2种结果:医生救活了被杀的人或者杀手刚好杀到没有使用过特权的秘密警察。碰到这样的情况,游戏直接进入下一轮。

某一轮有2个人同时死亡:这在以前的版本中也不会出现,其实很简单,一个人被杀手杀死,另一个杀手被秘密警察杀死。这种情况很正常,游戏像平常一样继续就行了,只是秘密警察肯定已经使用特权了。

某一轮有1个人死亡:虽然这是以前的杀人游戏最普通的情况,但3.0版本略有不同。除了杀手杀死一个人的情况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杀手杀的人没死而秘密警察杀了一个杀手,所以,假如天亮后法官宣布某个杀手死了的时候,杀手千万不要奇怪,这是有可能的。

杀手使用要点:这次杀手更为艰难,除了要应付警察,还要应付医生和秘密警察,玩3.0的杀人游戏,或许你会发现,最讨厌的也许不是警察,而是医生。由于警察、医生和秘密警察都是站在正义一方的,所以杀手杀人的时候要以这3种身份的人为首要目标。

医生使用要点:很简单,每一轮尽量分析判断谁会被杀,然后救出他,同时在激烈的辩解中保持自己不要被大家冤枉死。

秘密警察使用要点:警察终于可以杀人了!由于秘密警察在使用特权前不会被杀,所以特权成为他的"护身符",不要轻易使用,至少第一轮不要使用。秘密警察不像杀手可以每一轮杀人,他只有一次机会,所以,他必须谨慎把握这次机会,确定了谁是杀手,或者把握较大时一击必中。往往越到最后思路越明晰,秘密警察使用特权的成功的把握就越大。但也要注意,秘密警察也会被冤枉死,一旦你还没有使用特权而被大家冤枉死的时候,你就后悔莫及了!

警察使用要点:记住,医生和秘密警察是站在正义一方的,其余一样。

人数:由于正义方多了2个,所以警察会比杀手少1-2个,以13人为例,可以设3个杀手、2个警察、1个医生、1个秘密警察、6个平民。

胜负:所有杀手死亡,则警察胜;警察、医生、秘密警察全部死亡,杀手胜;所有平民死亡,杀手胜。 

v4.0版(属于不甘寂寞高手玩的更bt的版本,引入了狙击手、森林老人和花蝴蝶的角色,十几个人竟有7种角色,想玩的hight不是那么容易的)游戏人员配置:法官1名,花蝴蝶1名,狙击手1名,医生1名,警察1名,森林老人1名,杀手3名,平民3~5名(平民5名之后 杀手与平民可按1:1比例可继续增加)例如:杀手4名,平民6名;杀手5名,平民7名等。

1、发牌
法官选定13张牌(1张大王,1张小王,1张J,1张Q,1张K,3张A,5张其它牌),规定大王为花蝴蝶,J为狙击手,Q为医生,小王为森林老人,A为杀手,K为警察,其它为平民。法官洗过牌后将牌顺序发给参与者,参与者看到自己的牌后将牌收好,不许给他人看。(如有人看到他人的牌,则法官应重新发牌。)

2、天黑阶段
法官宣布"天黑",所有人都必须低头闭眼,不许喧哗做手势。

A)确定所有人都闭眼后,法官宣布"花蝴蝶出动",则拿到大王牌的花蝴蝶抬头睁眼,然后抱一个人。法官必须确定花蝴蝶所抱的人后才可宣布"花蝴蝶回去",在法官宣布"花蝴蝶回去"之前花蝴蝶不可提前闭眼。
注意:花蝴蝶一夜只许抱一人,且不能抱自己。

B)确定花蝴蝶闭眼之后,法官宣布"狙击手出动",拿到J的参与者抬头睁眼,然后狙死一个人。法官必须确定狙击手所狙的人后才可宣布"狙击手回去",在法官宣布"狙击手回去"之前狙击手不可提前闭眼。
注意:狙击手一夜只许狙一人,可以狙自己。

C)确定狙击手闭眼之后,法官宣布"医生出动",拿到Q的参与者抬头睁眼,然后扎一个人。法官必须确定医生所扎的人后才可宣布"医生回去",在法官宣布"医生回去"之前医生不可提前闭眼。
注意:医生一夜只许扎一人,可以扎自己。

D)确定医生闭眼后,法官宣布"杀手出动",则拿到杀手牌的杀手抬头睁眼,相互认识一下,然后协调意见杀死一人。法官必须确定杀手所杀的人后才可宣布"杀手回去",在法官宣布"杀手回去"之前杀手不可提前闭眼。
注意:杀手一夜只许杀死一人,可以自杀。

E)确定杀手都闭眼之后,法官宣布"警察出动",拿到警察牌的参与者抬头睁眼,然后验证一个人。法官在确定警察指向的参与者之后才可告知答案,如果是杀手,则法官点头,除了杀手之外的任何人,包括平民和其他特殊身份,法官均摇头。(特别的,如果警察验证的是花蝴蝶所抱之人,法官不给警察任何提示信息)法官在确定警察看到自己的答案之后才可宣布"警察回去",在法官宣布"警察回去"之前警察不可提前闭眼。注意:警察一夜只能验证一人的身份。

F)确定警察都闭眼之后,法官宣布"森林老人出动",拿到小王的参与者抬头睁眼,然后禁言一个人。法官必须确定森林老人所禁言的人后才可宣布"森林老人回去",在法官宣布"森林老人回去"之前森林老人不可提前闭眼。
注意:森林老人一夜只许禁言一人,可以禁言自己。

C)确定森林老人闭眼之后,法官宣布"天亮了",所有参与者抬头睁眼,进
入天亮阶段。

3,天亮阶段
法官宣布"天亮"之后,所有人都必须抬头睁眼,不许喧哗做手势。

A)计算结果:
花蝴蝶如被杀,被狙,被扎针,被禁言,花蝴蝶所抱的人与花蝴蝶受到相同影响。
花蝴蝶所抱的人所受到的一切被杀,被狙,被扎针,被禁言效果无效。
如果被狙或者被杀的人被医生扎针,则此人不死。如果某人没有被狙或者被杀,但是被医生扎针,则此人被扎空针,记录下每人累计空针。如果一个人既被扎又被狙,则即使医生扎针,此人仍死亡。如某人累计两针空针,则死亡。

B)法官宣布夜里被杀,被狙,被累计两针空针的人死掉。被禁言的人不允许说话。然后由死掉的参与者从法官位置开始顺序(第二轮变为逆序,第三轮再为顺序,以此类推)留遗言。死者无论怎么身份均可留遗言(包括杀手)死者留完遗言请说over,以便于游戏继续进行。然后死去的人退出游戏,成为旁观者。

C)确定死者遗言完毕后,法官宣布"辩护开始",从最后一个遗言死者同序下一人开始辩护,(首轮为顺序,次轮为逆序,依此类推),辩护完的人立即投票依次进行,直到最后遗言死者上一家辩护并投票完毕,辩护阶段才算正式结束。
每个人都必须投一个人,可以投自己。

E)票数最多的人被投死。如票数最多的人为2人或2人以上,则本轮白天不死人。
如果被投死的人是杀手,法官则宣布"杀手被投死,没有遗言",然后进入天黑阶段,重复天黑阶段的程序。被投死的人如果不是杀手,则法官宣布"好人被投死,请留遗言",被投死的好人留完遗言法官宣布进入"天黑阶段",重复天黑阶段的程序。

4、游戏结束
杀手胜利条件:所有特殊身份(包括花蝴蝶、狙击手、医生、警察、森林老人)全部死掉,或者杀手人数不少于非杀手人数,则杀手获胜。
好人胜利条件:所有杀手均死掉。
平局:最后1个或几个杀手与最后1个或几个特殊身份夜里同时死光,则平局。

MicroSoft的玩笑

Google发布了个人门户,Microsoft也不甘示弱地发布了新版入口网站Start.com。不同于个人搜索主页,默认的Start.com包含搜索栏(在顶部),天气预报,股票指南以及一些RSS Feeds。用户只要在菜单选择系统推荐的Feeds或自行添加新Feeds,Start.com会通过指定的URL快速查找最新的Feeds,免去用户登陆XML页面的麻烦。与Google的IG相似,用户还可以通过拖动或删除页面元素来定制网站界面。和Google的Search History一样,Start.com会跟踪用户最近的搜索记录。同时,网站支持隐藏模式,只保留一个搜索栏。

刚打开Start.Com首页,感觉微软简直在开一个巨型国际玩笑,必须回答五个问题才能获得新版Start.Com主页地址的相应五个字母。题目还相当变态……

其实微软是希望用户能够体验新版 MSN SEARCH 的强大功能,通过搜索引擎回答这些问题易如反掌――想起了××营销原理……呵呵~~

http://www.start.com/

Google节庆徽标

建筑师 Frank Lloyd Wright

在网上搜索他的资料,打不开,不过看到一句:“Frank Lloyd Wright was not some feng shui savant ……”啊哈哈哈~~~

趣致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