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4

为啥我和我的东西都爱出毛病

愤怒!

我明明对我的N7610倍儿体贴,自己缺衣服少袜子也不忘时不时给它添个砖加个瓦,30多块大洋一张的屏幕保护贴我没还价都给它买了,自己的脸还在南方冬天里受冷空气的玩命摧残……Kao!咋就罢工了呢!

RS-MMC卡格式化了两遍才总算能用了,要是它隔三岔五的要我格式化我还用不用活了。FT,保修单放在家里,最近的KF也在中华广场,想刷机子都很痛苦!

一片小小的转接头弄不见了,害我传数据的效率降低十倍……

鼠标也罢工!没买多久的呀!只好把送给人家的鼠标又抢过来用……在人家电脑上用得好好的在我电脑上就满屏幕乱跑……

电脑吱吱响个不停让我怀疑硬盘是不是也……

感冒还没有好……痛苦呀……不想做电子产品的奴隶……但为啥我和我的东西都那么爱出毛病呢555……

妈妈生日|眼睛被相机弄晕了

今天妈妈过生日,昨儿就背着生日礼物回家了。

下午到顶楼天台上玩相机,广角镜和长焦镜换着玩,拍楼下的公园湖面和田野,田埂上慢慢走过的一个人……远一点广深高速公路上玩具般的车辆,再远一点广州石油化工厂由烟囱和管道组成的庞大工业园区,黄埔军校旁边的港口里巨大的吊臂群,珠江入海口波光粼粼黄不啦叽的河面……秋天的阳光也挺耀眼的,目镜里的眩光看久了很累眼睛。

回到窝里把相机搁下,发现眼睛已经不能自动“对焦”了,看啥都模糊。

可能是刚才老是闭着一只眼睛在阳光下拍照……

现在左眼是远视右眼是近视了……555……

气温骤降

毛格子衬衣外罩个灰色毛背心,我还是没脱离亦果说的格仔装,下星期没东西穿着见人了。

晚上一杯凉开水,大嚼Dog仔一窝友情捐赠的馍馍片。

把脖子缩在毛格仔衬衣塌塌的领子里,望着屏幕发呆。

……冬天快到了……么……

Casio鲸豚纪念表2004限量版7210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