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August, 2004

Endless OT

相比起这个在办公室敲打着键盘的无聊晚上,我更喜欢被台风的尾巴制造的雨幕裹得严严实实的雨夜,那是昨天夜晚。

上次熬夜看稿大概是7月14日,被迫在办公室关到11点是不是挽救了我当天无处释放几欲崩溃的情绪,我该感谢这Endless Over Time。

今天这十个小时里大约浏览了十万多字的新闻材料和技术文章,回了两封邮件看了N遍稿子,明天的补休也得用于马不停蹄的采访,揉揉眼睛对自己说,也好――不断扩张的繁忙将填补生活里不断扩大的裂缝,我甚至不切实际地奢望,生活能够如此这般地继续下去,直到完成了彻底的置换。

最新发表的一篇破文,是关于信息生命周期管理的。看看分布在两块硬盘和笔记本电脑上近百G的资料,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上马”一个MINI的ILM系统。突然翻到很多尚未发出的邮件,很多上面只写了收信人的称谓,有些甚至连收信人也没有空白一片,只有系统自动留下的最后更改日期。

有些离得近的,我还能够回忆起这片空白所包容的那一个片刻里,我曾经想要倾吐最后又吞咽下去的语言。有些离得远的,我只能勉强感受清晰而又模糊的系统时间上笼罩着的灰雾。还有一些都已经是几年前的空白邮件了,系统时间似乎也是紊乱的,那里面承载过什么欲言又止的煎熬,我再也无从想起。

不删它们,加起来也就是1M多。删了它们,又在生活里留下多少空洞。

也许终要空洞下去,而手头上这份单薄的生活组成,还不足以让我抵御随之而来的失望与失重。

走出杂志社的时候,才发现湿漉漉的地面,原以为晴朗的夜晚,已经下过一场雨了。

工作日编号20040828

眼睛干涩睁不开。世界像张揉皱了丢在角落里的照片一样黯然。

上一个清醒的瞬间里,充斥着寂寞的车轮碾过东风东路面空旷的声响。路面的雨水嘈杂地被碾碎,没有我爱的雨夜里雨滴抚摸叶片与地面的安宁和清新。

好在空气很凉爽,被闹钟从七零八落的梦里拖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着蜷缩在柔软的毯子里,像只寄居蟹。

出来并不是特别早,却发现路上行人很少,清洁工的大扫帚在路面和落叶间刷出“哗――”“哗――”的声响,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

选题会和截稿日都已经大幅提前,但是时间逼近送厂日期了,杂志还差一半的稿子,编辑焦头烂额又无计可施,大家都在毫无效率的OT里怨声载道。期期如此,是什么原因呢^_^(谁让你无厘头枪毙我的稿子!)

编辑们被叫去了总编室,离开办公桌时一个个表情有如受刑。在他们回来把刑罚之苦转嫁到我们身上之前,我在BLOG、论坛和下载网站上享受片刻的轻松和丰富。

接下来要测试的软件是:

△ SP2中文RTW版 (终于发布了,但是还不敢立即安装,刚写了篇批判微软SP2的文章,SP2的确问题多多我可不敢拿自己的操作系统开玩笑)
△ MSN Messenger Shell (MSN辅助程序,爷爷的,原来的 MSN PLUS 不好用)
△ 蒙恬手机通讯王 (好端端的软件,取个暴土的名字,国产软件的国际化应该从软件命名开始)
△ ScreenSaver.v1.00 (不知道软件的原名是什么,是手机的屏幕保护软件,估计是自由软件)
△ SystemTools.v1.55 (Psiloc公司出品,手机飞行模式软件)
△ GuanTu.HandTrip.GuangzhouCityMap.v1.3.SimpChs (广州地图,对我这路盲比较有用)

――我在想,做软件应用的稿子会不会容易很多,有空去寻觅一下做这种内容的编辑……

至于那篇所谓消息型垃圾稿子,我再修改最后一遍。拖累编辑扣退稿费的,不是我。

阴沉沉的天凉飕飕的风,这种天气多适合窝在被子里看书或者睡觉……

写写写……

工作日编号20040826

天气有点阴沉。

想起与许久不见的马薇亮堂筷子等口嘴利索的辩论队队员的烧烤聚会,因为编辑部无厘头的退稿以及之后一声令下的改稿要求而又被推迟至不知遥遥无期的何时,心情就更为阴沉。

天气黯淡的中午,杂志社里飘荡着几声轻微的呵欠,昏昏欲睡。

其实是因为身处一个不得不以部分的缄默来换取短暂生存的环境,给郁闷的吧。

这个抢夺话语权的行业,和大学生圈子里火爆一时的辩论赛一样即娱乐又辩证,即无聊透顶又意义深重。

当了四年号称“不为真理而辩”的辩手,还要继续当几年其实“不为事实而写”的记者并为此奔波不息乐此不疲,都没有关系。一个毫不畏惧断气的危险而玩命呼号着快要断粮的人,此刻只关心自己越改越无厘头的稿子有没有符合编辑部的无厘头要求,只关心尚未购入因而暂时“寄放”在某家店里的DSLR相机应该是哪个牌子什么型号,只关心有没有什么破事会骚扰自己单薄不堪的睡眠加重我梦境的支离破碎,只关心我关心的你关不关心我对你的关心……

不扯了,待会儿要和文静去找武庆和戴军,天气阴沉沉的希望不要下雨。关心了那么多见鬼的东西还说啥“只”关心,我决不至于被一篇破文迫害得神经错乱。

只是心情阴郁。

No Why 。 HaHa ~~

那老天爷子,你又是为个啥阴沉着个脸哪?

[转贴]腿毛飘飘的年代

《21世纪经济报道》:腿毛飘飘的年代

——————————————————————————–

就是我不说,读者大约也会知道,网上一名叫“竹影青瞳”的写手,利用博客日记进行自我展示,包括文字作品、性生活描述和裸照。这个文艺学研究生、广州某大学教师的日记据说招徕了130万的点击率。

去年8月, 一个率先“博客”起来、自诩为文化精英的兄弟叼着个“烟屁股”,向我大谈作为先进文化的博客是怎么一回事。那时候,他眼中的激情像一只被猛吸了几口的香烟般火星四溅。半年之后的今天,这名博客前辈整个儿像一只被掐掉了燃烧快感的“烟屁股”,郁闷于精英被消解后的失重感―――因为“博客已经成为全国会打字人员晾晒家底的阳台”!

人人都有个小阳台,不过精英人士的阳台大,穷人家的阳台小,不过“穷人的阳台早当家”,拾掇拾掇照样开出一大朵网络资本主义的恶之花。

平民作秀的时代就这样开始了,在偷窥与暴露癖的半推半就之中。

人人都有作秀的权利,政治明星、影视明星之后,平民利用网络(博客)这样一个介于公共领域与私人空间之间的阳台,展示自我一切可展示的部分,包括身体。

从片面的角度来看,这是网络的胜利,但这也一定伴随着某种东西的失败。但那是什么呢?

“竹影青瞳事件”只是这样一个网络环境中的冰山一角而已。在文字日记之外,图像日记、声音日记以及影像日记散布在网络一些更为隐秘的空间,讲述一个个生活中最应该保留的秘密。有意思的是,这类日记的主角居然大多都是女性。这是供需主导的市场倾斜,抑或女性主义的秘密通道?

也许,在一部分人那里,身体在未来不会再是个秘密。在日本,作为一种产业但一直地位边缘的AV女优,由于著名导演北野武的发起和努力,在今年成为“东京体育报电影大赏”的一个评奖部分。当“最佳主演AV女优赏”得奖人春菜舞上台领奖时,北野武做出了让影迷愕然的动作……

不知若干年后,我们是否还害怕身体?而家中的阳台,作为个人空间与公共空间的缓冲地带,站着我们孤独的裸体,迎着风,摆着谱,无所畏惧,腿毛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