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y, 2004

去看房子回来好累

穿着ELY送给我的背心,吃着猫蛋给我的椰挞,看着小雨给我的《多啦A梦大长篇》,疲惫之后的幸福之余,想――

我是不是特别喜欢蹭人家东西啊?

……

The Endless Rain 2004

这场似乎永不停息的雨里面,充满着暗示和隐喻。

去珠海参加2003国辩会集训队面试的前一天清晨下了场小雨――那天是2003年5月8日,星期四。

那个时候我惯常的晚九朝五昼伏夜出的日子时常被诸如堂上点名、回家吃饭和外出采访之类的事情打乱。工作的疲惫能让我这个常年失眠的人在晚上8点就呼呼大睡。那天清晨,我为着次日的面试回到学校,校道两旁的大树凭着初夏雨后的张力铺开一片潮湿的绿荫,我疲倦的走在校道上心里有难得的清新。说难得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常常觉得惶惑,不知道这我尚未习惯的沉重而充实的生活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而对于正在迅速靠近的另一个世界的轨迹全然不知。

集训队生活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下了一场这一整年里最大的雨――那天是2003年5月14日,星期三。

那天下午似乎还是阳光灿烂,我终于及其艰涩的写完了那篇《深海》,走出宿舍门的时候被五月里开始微微燥热的阳光淹没,头晕目眩。夜幕降临灯光亮起的时候我还在外面轻轻徘徊,这个时候雨水倾泻,积水最深的地方漫过了膝盖,整个世界淹没在这片致密的哗哗声中,我安静的融入雨水和雨声覆盖的中大校园。滂沱的大雨中我步子缓慢,似乎感觉得到正在逼近就要交错的命运在我的落寞背后镇定的等待。但是,夜雨里路灯晶莹的光线依然划不破钝重的黑暗。

雨浇得我睁不开眼睛。一直,一直,睁不开。

这场似乎永不停息的雨里面,充满着暗示和隐喻,充满着错综复杂的意象,充满着幻觉般的光线和梦魇般的阴影。它覆盖了接下来所有的晴天和阴天,覆盖了接下来我全部的清醒和安眠。我想,即使是很多年后,我身上还会留存着这场雨潮湿的痕迹。

很多年后。

潮湿的痕迹。

这场似乎永不停息的雨。

The Endless Rain ……

《IT时代周刊》的Offer

10号深夜发的求职信,11号早上接到面试通知,11号下午就已经得到录取了。

今天才最终答复的曹健主编。

夜晚

夜晚温度越来越高但是依然沁人心脾。

夜晚耳机里传出的音乐特别清晰特别打动人心。

夜晚情绪会恢复平静无论之前是忧郁还是欣喜。

夜晚是那么自知而又清醒。

因为人在过去了的干燥白天里把所有的沮丧和困顿都消耗完毕。

所以为什么要在夜晚睡去?

(5月9号、10号的交界,我没有丝毫的困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