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anuary, 2004

Today~

今天广州下了一整天的雨,但我还是撑着破伞一个人去了电脑城。裤子弄得脏得像下田插过秧一样的脏兮兮,手指头还被伞柄划掉一大块皮。

科硕的 USB2.0 台式机硬盘盒,长得丑丑(这是小雨惯用来形容一切不可能自己“长”成啥样的器物的用语),做工一般般,后部的挡板接口很粗糙的感觉。里面的电路板奇简单所谓的 USB2.0 芯片就绿豆大小那么一点,这和 PCONLINE 上说的凡是 USB2.0 的芯片都是大片的不相符合哦……也花了我100多块――再添个100块能买一台很好的光驱了!很艰难的把家里2000年买的 Quantum Fireball 30GB 硬盘拆下来,更加艰难的把它装进硬盘盒接在笔记本上。原来 Asus M2418-D 的USB接口是1.1的>_

最终还是用上了:)以后我那大大小小的旧台式机硬盘就可以派上用场啦~~

新天地出的盟军3攻略居然是黑白印刷,太失望了>_

SONY原装的IEEE1394数据线,还没有试用……不知道转录编辑DV的录影会不会很麻烦呢。

下午回家的时候雨已经小得几乎感觉不到了:)下了车后我在熟悉的报摊买了两本平时爱看的IT杂志,在一家小店买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背上背着一个塞满东西的大书包,右手小指头勾着装杂志的袋子其余的手指握着那杯热奶茶,左手抓着手机给狗狗发短信,不断跳过地面上一滩一滩的积水……

^o^

新电脑&新CF卡

一台算是二手的笔记本电脑,Asus M2418-D,Intel P4-M Processor,256MB DDR Memory,14.4″ XGA TFT LCD,8X DVDROM,IEEE 1394 …… 加装一张 Linksys Wireless Network PC Card。比原来那台 Intel BTO 的配置好一点点,凑合着用吧反正不用自己掏钱:P

一张 SanDisk CompactFlash Card ,32MB。从抽屉的角落里翻出来的,感觉像是发了笔横财:P

不过我已经买了个该死的爱国者数码相机伴侣在用了,不过多一张CF卡,来不及把原卡的数据往伴侣里拷贝的时候(这台伴侣TMD的很慢,又容易没电,没了电又没有个警告或者保护措施,要不是去北京比赛急着要用我才不买这么个东西……

想念

你好遥远。

我的想念触碰得到你吗?

2004年寒假

这个寒假会不会注定过得动荡,平静下来又只剩下忧伤。

自从无需做该死的假期作业以来,就开始没事找事干,网页摄影阅读设计绘画旅行写书淘碟……从欣喜干到快乐,从快乐干到充实,从充实干到吃力,从吃力干到艰辛。

这个假期还没来得及真正开始,恐惧就开始轻轻涌起。有点虚弱有点累。我安慰自己其实只是被研究生考试折磨得有点恶心,还没有真正对这些应该很有趣的事情丧失兴趣。可懒惰像校道上的横亘的减速条,截断了冲刺该有的速度。

总是有恶梦,恶梦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另一个恶梦中。就这样从凌晨到天亮。醒不过来。醒过来的时候也只剩心有余悸的孤单。

我想做个好梦。

我想在阳光明媚的早晨醒来。

我想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自己能够快乐。

2004年的寒假,就这样在无关紧要中毫无期待的等待研究生考试结果的公开……

New Year…

我的2003。

这个惶惑动乱的2003,挟带着瘟疫、战争、灾难、死亡,就这样呼啸着与我擦身而过。

这一年里,我写的两本电脑教程出版。拖了差不多一年。

这一年里,我实现我曾经的梦想当上了报社记者。实习了两个星期。

这一年里,我拒掉了18份公司网站制作的合约。坚持设计理念的结果就是穷。

这一年里,我带着我的 PENTAX Optio 330GS 到处走到处拍。就是没几张是好的。

这一年里,我关起来集训了四个月参加了我关注了10年的国际大专辩论赛。作为陪练队员。

这一年里,我在创业的尝试中体验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的滋味。务实不如做秀真TMD的累。

这一年里,我在花旗论坛广东省大学生案例分析大赛选拔赛初赛第一场中被淘汰。之后被招入另外一支队伍在总决赛中获得冠军和最佳选手。

这一年里,同学找工作我在混着过。工作找到我我却逃跑了。

这一年里,我在离考试只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跨专业报考美术学院研究生。然后浑浑噩噩乱七八糟的度过了考试前也是2003年的这最后两个月。

年初的时候曾经对一个朋友说,今年不振作起来我就离开广州。

2004,我理直气壮的赖在这个不温不火拥挤忙碌的城市继续我动荡不安的生活。

路途上闪过的每一盏路灯每一棵树木,都是标出我在生活这场劫难中下潜深度的刻度。

2004,我的信心和责任同在。

Good Luck 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