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Scribble' Category

New Watch

Swatch Animal Collection Black Dunes Grey

我来说说我为啥买了个表盘、数字和指针都是黑色,很难看清时间的表⋯⋯

  1. COOL;
  2. 我人黑,这表可以衬得我白;
  3. 提醒自己,时光的流逝是很难看清楚的⋯⋯

有人记得,我却忘了

跟同事吃饭,同事忽然说,我觉得你好多了。我说,什么好多了,脸色?品味?眼神?脾气?人品?(可见这些平时都很差,我很盼望着它们好起来)

同事说,不是,你原来吃饭,总是吃两口就放下筷子,抬起头来,坐在那里……现在你不会了,拿起筷子一吃到底。

我说,这算哪门子的“好多了”。

同事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说,你放下筷子抬起头,我就会以为你有话要说,结果你没有,你过一会儿又拿起筷子,再过一会儿你又放下了……中间你也没说啥……不过有时候会讲一个笑话,由于很突然,你的笑话如果很冷就会噎着我,如果不冷就会呛着我……我做好了防备你通常不讲话,我好不容易松懈下来你又开始讲……你这不折腾人么……

冏……

其实这些让人伤感,不知他娘的为啥~~

这所谓的“中大新技术”到底是新还是旧

p

香港《明报》报道:中大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助理教授賈佳亞,花了半年及約20萬元校內經費,發明「標清轉換高清技術」,提升解像度至高清效果。他解釋,以一張600×400像素的相片為例,只需要1秒便可提升至高清質素。以1秒影片由有30格(菲林)照片計算,最快約30秒便可轉至高清質素……

——这跟拿Photoshop对视频进行逐格的非线性编辑有什么区别?Photoshop里就有“降噪”和“锐化”的功能,Premiere里也有专业的视频降噪和锐化的功能,网上到处都是怎样优化盗版DVD和枪版电影视频的介绍,不少DVD播放器或多媒体软件就有实时的“清晰化”播放功能,根本不需要每秒视频三十秒处理时间这么久——这技术哪里新了?哪里高了……恕我直言,这玩意虽然美其名曰“香港制造”or“香港创造”……还真有点山寨啊!

还是香港网友的留言比较切题:“哇,以后岂不是有码AV可以全部转成无码了?”

——根据鄙人的推断,这位贾教授的“发明”应该是一种经过改进新算法。可改进算法和发明新技术是Totally两回事吧,为啥这么高调的开个新闻发布会,忽悠《明报》等一众媒体呢?末了,我想看看这算法到底有多牛B,于是下了它主页上的软件,结果运行老出错,雷死我了。哪位高人帮忙鉴定一下,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二十万,干啥不好呀?

相关阅读:

仍与苹果无缘

我有iPod、iPhone、Dock、一个总是有毛病的AirPort Express,以及比较生僻的Nike Plus For iPod。我收藏Jobs的演讲,模仿他的KeyNotes制作PPT,以世人对他的剖析为模板去尽力理解和忍耐身边那些心理变态但又成就斐然的人。我跟踪每一条苹果的rumor,也关注每一场苹果宣讲会的现场,iPhone发布时我激动得都快哭了……但如果你以此判断我是个地道的苹果粉丝,那你就错了。

粉丝眼里的偶像,光芒总能盖过缺点,但我十分直白地受不了苹果的HFS(Hierarchical File System),也因此不愿意使用Mac机。同时,我灰常讨厌iTunes。请允许我分别说明原因。

HFS是Mac的文件系统,它的毛病简单说来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你如果在Mac机上修改了一个文件的一部分,哪怕只是文件名中的一个字母,Mac都将把整个文件重写一遍,如果这个文件有500MB以上,你就等着硬盘吱吱响半天吧(我只是简单实验得出的结论,欢迎勘误)。Mac常为人称道的地方是整洁方便,很多文件都是打包的,不像Windows,DLL和ICO什么的散得到处都是。但HFS的坏处也恰恰体现于此——打包的诸多文件中有一个变动,整个文件包就要重写。

不能忍的是,Apple超喜欢打包,尤其喜欢给备份打包,最不能忍的是,它还很喜欢备份……这样说好了,iPhone在默认设置下,每修改一点点内容(比方说传了一个0.5MB的Application到iPhone上),它都会在执行修改之前备份整台iPhone上的内容。一台iPhone的存储容量是8G,装个半满也要4G,它备份起来又慢到不可思议(我经常想,那里面又没有钞票怎么它清点起来这么慢呢……)所以iPhone与iTunes之间的同步简直不是人用的东西。

而之前备受好评的Mac OSX Leopard 10.5上的Time Machine,实际上也是个鸡肋。它的原理简单到令人发指——就是一旦侦测到硬盘上的文件有改动,便把那个文件整个备份一次——不管你改的是文件名还是别的什么细枝末节的东西。Mac不是号称影音和设计功能强劲吗?我相信Mac用户会经常过手一些超大的文件。如果开着Time Machine,就等着硬盘在漫长的吱吱响中被撑暴吧。

iTunes讨厌的地方则在于其变态的同步规则——一台iPhone只能与不超过五台电脑同步,否则就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同步之前要对电脑进行授权,否则就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把iPhone插到一台已授权的新电脑上,“请问你要替换这台iPhone的资料库吗吗吗?”,然后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总而言之要特别小心,否则就抹掉你iPhone上的全部数据……

而且iTunes会在C盘的某个角落里生成大量作用不明的文件,包括每次的iPhone备份和历次的App更新,其中的绝大部分无法通过iTunes界面进行清理,其存放路径也匪夷所思的曲径通幽……这一点跟Windows一样蠢——一边往C盘里疯狂放文件一边提示“C盘空间不足将导致系统运行缓慢”。而由于iPod基本只用来装音乐,采用“手动管理”的方式,这个问题不突出。但它管理音乐的方式也很雷,尤其是那个只能导入不能导出的限制……虽然用第三方软件可以导出,但也平白添了不少麻烦……

当然,以上的话很有可能只是一个Windows用户由于不习惯而产生的抱怨,但是,我也整天收到“小白”们的疑问与抱怨,我相信,这绝不仅仅是用户习惯的问题。Leopard的新版就快发布了,Google的操作系统也浮出水面,但如无意外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升级Windows7。仍与苹果无缘呀……

明年今日

本来这篇日志的标题是《去年此时》,刚好看到贝贝的一篇日志也是《去年此时》,写她出发去欧洲游学的那个改变人生的日子,我便打下了这个标题。不过,我的今日没什么特别,我只是旅游归来在近百封新邮件里看到Xoopit给我发的题为“This week a year ago…”的邮件,有感而发而已。

Xoopit原来是和FireFox插件配合使用的,它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邮箱的单一界面上检索所有的图片附件。用了一阵子后我就从FireFox换到了Chrome,Xoopit是没法用了,但类似“每周图片大总结”的邮件还是会按时发来,由于可以从每周发送或接收过什么图片回想起这周、乃至一年前的日子,与我的健忘症相得益彰、十分有趣,就没有取消。

2799798828_70d217e517_o

这次收到的邮件提醒我,去年此时我在嗷大梨呀,图片是抵达旅馆后Send给朋友的。整个悉尼漫长而曲折的海岸线都收在窗底。而今年的此时我在四川稻城被雨水和骄阳折磨得死去活来,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路经幡飘扬,雪山腰上几乎不可能攀爬的地方都有藏民堆起的石塔。

IMG_4223_s

(——围围,跟我出来玩还是很幸福di吧?)

这次发给朋友们的照片,又会在明年今日出现在我的邮箱里。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马薇薇曾经说过:“我的青春,活在他们身上”。我想狗尾续貂的是:分享过的人生是不需要写日记的。

同挪弯

就是铜锣湾啦。

IMG_3430_s 

书展那几天,湾仔四周的人出奇的多。西至中环上环、东至铜锣湾,人稠密得像一片泥沼,身陷其中动弹不得。我曾在书展的摊位上拿起一套两本台湾出的西塞罗演讲全集,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那是我高中或大学一年级应该看的东西,我想——而在补课的书单上,它也应该排得很后……后来我就很没出息的跑去铜锣湾的书店买杂志去了……

周末

一个月来第一次有“周末”,于是我去买了双跟旧鞋一模一样的新鞋,把哈利波特前五部重新看了一遍,和七个朋友吃了火锅,在网上买了两块720n的红外滤镜,一块82mm配广角用来拍风景,一块58mm配长焦用来拍日食,把订好的床和床垫安置到房间,又去订了一些台台柜柜……

其中,在G·O·D斋逛的唯一收获,就是拍下此布帘上的图案……

IMG_1033_s

PS:图片为PS,布帘上原本是两个行队礼的小盆友,一边写着“给我五”,一边写着“Give me five”,G·O·D货架间的走廊太窄,拍不到完整di……

PS2:书展特刊印好了,有个瑕疵是,由于开度和装订方式都和去年不同,书页内侧预留的空白不够……走了,明天再上图。

连续工作40小时

特刊交版在即,加班没有人性。前几天是24小时,昨天是30小时,这次是40小时。

今天,不,昨天傍晚,天还亮着的时候,我们开车去筲箕湾吃饭(感谢连续请客三天的陈老师陈大人),坐在东大街某间小铺里,我嚼着生菜包,望着满墙厨子与明星的合影,念叨着,睡不好,就吃好吧。

现在,办公室里的灯一盏盏关掉,天却亮了。透过玻璃窗,我嗅到又凉又亮的阳光淋在海面上,今天会是天气很好的一天,只是在天还亮着的时候我应该是没法离开办公室的。庆源回去洗澡了,洁平跑去录音室打地铺了,整层办公室真的就剩下俺一人了。这感觉那叫一个爽啊……

下图是文艺女青年洁平童鞋在录音室的地铺上,她身上裹着庆源的毯子、杜娟的毛衣和子文的外套,不知道悄悄把设备打开能否录到她的鼾声……

IMG_1013 

以后要准备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