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Poetry' Category

海子奔涌,雨水荒凉

那一年
你不知道
你在替别人练习着幻想
练习着忧伤
继而练习死亡

这一年
我不知道
我正越来越生疏着幻想
生疏着忧伤
却唯独熟悉了死亡

熟悉
并漠视它
我学会别过脸去
让眼泪滴入水缸

我与凶手达成了和解
跟看客勾肩搭背
听共犯们的号子
在你的乡土上飘荡

终日飘荡

那一天
大坝终于建成
海子奔涌
而雨水荒凉

鱼在水缸里逡巡
惊恐而安逸
我顺着干燥的雨线攀爬
爬不到你安顿的地方

2009-03-27 4:45

我只能如此告诉你关于澳洲的忧伤

Coach Parking: 停放教练处

靠岸是为了离岸,靠谱是为了离谱。教练停放此处,期待新队员招募。

我不愿被祖国视为英雄

200804_08_17_23_46_1207646626.03

标题取自胡赳赳同学的诗歌——“我愿意在一个女人身上浪费全部的才华/而不愿在祖国的心目中被视为英雄”。

赳赳同学的诗集中“饱含着一个时代的抒情与背叛,既有对政治喻体不动声色的诗歌叙事,也有对爱情甜蜜与忧伤的美好吟唱”。这是本地下诗集(很显然),有兴趣的小盆友请找赳赳同学邮购

我喜欢诗集的前言,题为“文字的轻功”:

那些过于伟大的诗人在挥霍他们的才华时常常显得毫不知情,他们对美学的滥用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如波德莱尔,他在一个不可爱的姑娘身上发现了可爱和独具的美,在一幅拙劣的艺术品面前用尽赞誉之词而不怕让诗歌蒙羞;比如李白,看过他的全集就会知道,他的想像力的套路永远停留在那些意象与词语上,而他日复一日的歌颂似乎从来都不会厌倦,诗意盖过酒意,对诗歌的擦拭比对剑的擦拭远远来得多得多;比如金斯堡,他的诗歌通篇都露着破绽,但整体上却浑如金刚,他用下一个破绽去填补上一个破绽从而使你无从指责,他挥霍自己的才华就像挥霍自己的肉体;比如北岛,他同时扮演预言家和醒来的失忆者,毫不顾忌苦难与灾难的对峙以及远离母语的危险,一如冯内古特笔下的“没有国家的人”。

这丝毫没有关系,他们都通过大量的书写使天空与大地发生了联系,使时间与空间发生了扭转,并借助文字的轻功,脱离了此刻、此地。

对平庸的生活、窒息的国家、无意义的人群发生好感,不正是诗人的职业吗?

愿文字的轻功助我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