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Past' Category

Project Management: Task Progress Tracker

电脑和网络是灰常灰常容易分散注意力和精力的玩意――一个 link 连着另一个,一不小心点了一个――哗~~世界敞开liao,同时也没完liao,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颓掉liao……所以一百个在线的 GTD 工具或者一万个项目管理的 WEB 2.0 网站都不如一张贴在电脑旁边的 Table 更能有效地提醒自己。

鉴于本学期的 Project 难度大时间长,特贡献 Task Progress Tracker (PDF 打印版)一陀。

直接下载:http://davidseah.com/pub/downloads/pceo/tpt/PCEO-TPT01-Standard.pdf

产品网页:http://davidseah.com/archives/2005/11/10/the-printable-ceo-part-ii-much-to-do-about-task-tracking/

作者的网站上还有无数类似文件可以下载。这个是最简单的。我觉得我要是现在去把他做的十几个文件的目的和用法都搞明白……今晚就彻底废了……那效果比我不去搞明白它们还糟(咔咔!反人性工具论浮出水面……)

PS:没有彩打di朋友可以从作者网站上下载到黑白版,想搞好项目/时间/进程管理的好同志不妨试试――不过,既然想老实干活了,点解还逛来看我这个颓人的无聊博客呢……汗,又是一陀悖论(反工具人性论浮出水面哇咔咔咔……)

或者他/她永远醒着活在你的脑海里。出现在你梦境的每一个片段,你思维的每一个瞬间。你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必须想着他/她。他/她将是你唯一不会失忆的记忆。

或者你变成他/她的脑海里一个影子。你的生活、环绕着你的这个世界、你的肌肤容貌性格情绪等一切细节,都将成为他/她的主观臆想。你累积的一切不过是他人随性的虚构。

你要哪样?

――莫名地在做梦的时候遭遇这样一个问题――甚至不存在一个人开口发问,不存在一张写着问题的纸条或者显示着选项的屏幕……我KAO,还真难选……于是我就醒了。

开学礼物(GTD)

过完了巨颓的寒假,送大家一份简单的开学礼物――GTD工具:Calendar Generator。(Click Here → GTD是个咩?

其实就一个XLS文件,可以简单调整生成各个年份的月历,带Agenda,A4×2Pages。

文件下载:Monthly Calendar Generator.xls

参考链接:http://www.diyplanner.com/node/1755

时光残骸(之一)

去年冬天
我的睡眠惴惴不安
时不时地
在午后的阳光里碎开
我在白墙与树丛间踱步
满眼都是忧伤的灿烂

今年春天
我的惊醒迟迟不来
顽固地
驻留在梦的腹地
我在叶片与瓦砾间期待
却徒劳地遁入了深海

也许到秋天的时候
或许更早
我将说完仅有的故事
数完每一颗尘埃

可流亡才刚刚开始

在丛林深处
我将乞求你用时间
来对抗人心的残骸

2007-1-5 4:07

入院开刀

感觉颇为突然――虽然我拔牙的时候也动了刀子缝了针,但那不算手术开刀吧……所以这是鄙人有生以来头一回住院开刀。

不错,人生圆满了。
不错,本命年相当di事多。

原定30号回香港,现在只能推迟liao。

原定这几天di骗吃行动也只能顺延liao。

马薇,回来没见到你,人生是不圆满di,所以请携中大辩论队诸宠物来彻底圆满我吧。
猫蛋&老猴,继续为俺祈祷吧:P 叩谢你们了。
中大国辩队di诸位,自觉祝福俺早日康复吧,否则下个学期你们少了一陀宠物可以蹂躏一定会觉得很闷的。
杨……杨……杨……帆(对不起这是习惯性口吃),别担心我哈,Happy一点。

鉴于鄙人身体向来欠妥,以后诸位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钦此。

广州·我们

回到广州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跟这帮狐朋狗友们扎堆。

很多yin没到,也从远方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

但是贺电的结束语居然纷纷成了“早点休息”,看来大家还真是年纪大了。

半年没见,觉着大家应该厚积了不少段子留待重聚时薄发,谁料温习了几个旧的大家就笑到不行了,看来还真是年纪大了。

散的时候我一个人往相反di方向走,泅过依然车流滚滚的马路,看见对岸di朋友们向俺挥手――除却已经商榷妥当的几桩团伙骗吃行动,再聚也许是半年后的事情了,到时候,照片里和照片外的人都将各自有了新的命运――而无论我逆着人潮漂出去多久多远,我知道大家将永远给俺留一个位置在你们中间,谢谢,谢谢:)

消失

大爷我最近很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从房间里的衣服堆/书堆/杂物堆/垃圾堆中消失,
从硬盘里的DOC堆/MP3堆/RAR堆/JPG堆中消失,
从MSN/QQ/邮件列表/手机的联系人名单中消失。
从每天在站台上看报纸打游戏的人群中消失,
从每天在餐厅里瞪着餐牌犹豫的人堆里消失,
从每天在日光灯下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中消失。
从朋友的八卦圈里消失,
从自己的日程表上消失。
是的,
大爷我最近不缺存在感了。
我就想消失。
世界局促得像一座破落拥挤的旧房子,
老子要离家出走。

CUHK·上海名校辩论邀请赛

上海名校辩论邀请赛(这玩意是叫这个名字吧?)归来后一直没向各方报道……累过劲了……嘛叫累过劲了呢?

e.g.:

▲ 离开校园赶赴机场的前一分钟,杨杨趴在写字台上疯狂地赶Assignment;

▲ 比赛的头一天晚上田子干活,杨杨睡觉,候祖祖和张东东设计小品,冉冉和帆帆写稿,其他队员处理杂务,我则疯狂地赶做Prototype的第二个版本和找人帮我交书评;

▲ 比赛当天我两手空空地(连脑子也是空的)来到现场,口袋里的一只笔和队友捐赠的两张卡片就是我的全部家当;

▲ 会场的大灯亮了起来照得脸发烫了我还在主办方提供的电脑上修改PPT;

▲ 回到香港的当天下午,所有人都闷不吭声地投入到耽搁已久的考试温习当中,且当晚就有数人(当然包括俺)通了顶……

照片作证,虽然身心俱疲,但大家依旧疯狂……我们是一支生猛di队伍啊……现在,Paper交了,剩下的任务比较轻松,依着惯性在学校里飘着陪着小朋友们过Final……特此向大家报道……回头整理一个官方和民间的“公关稿”向大家盛大汇报……

(KAO,怎么比 Champion 还 High~)

不同分辩率的桌面:

1024×768:http://static.flickr.com/134/321166757_4cecd4f9c6_o_d.jpg

1280×800:http://static.flickr.com/144/321166789_33f3717410_o_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