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Article' Category

Page 2 of 9

去你大爷的“不要抱怨”

不抱怨,是一种精神,不,是一种神经,或至少很有成为神经的潜质。被逼成了青年导师的成功人士喜欢谆谆善诱,要现在的年轻人“不要抱怨”,于是公司上下喜欢跟着瞎起哄,也要员工“不要抱怨”,主要理由是“你看那些成功的人都不抱怨”。

成功人士也许不抱怨,但是不抱怨未必是他们成功的原因,恰恰相反,或许成功才是他们不抱怨的原因——你他妈都成功了,你还有啥好抱怨的——咱们国家的成功人士,智商上虽然还需要西太平洋大学来修饰,但情商还不至于低到抱怨钱多得不知咋花的地步。

这种因果倒置得浑然一体的事儿哟……还真是多到你浑然不觉……

成功人士是不是真的不抱怨?显然不是。如果他们不抱怨,你以为都是谁在金融危机里喊穷然后裁员,谁在说负担重并反对征收奢侈品税,谁在坚持民族企业要保护然后对删负面新闻的网管挤眉弄眼,谁在叫唤“天哪这些人怎么这么爱抱怨”着的同时疯狂追捧《如何让你的员工不要抱怨》这样的SB书呢?如果不是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难道是Loser吗?哇晒,那还真是有够Lose的……

当然,因为资源与被关注度的不同,成功人士的抱怨转化为变革结果的比率要比一般人高得多,这让他们误会了自己,其实归根结底,“抱怨”转化为“行动”的机理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不满现状-提请改进,跟个提请行人避让的喇叭似的,你响,他让,如此而已。

其实我理解,“抱怨”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总是伴随之Negative的情绪,但是“Positive”就只是他人的责任,而与聆听抱怨的你无关吗?其实我也明白,很多时候,“抱怨”容易成为推卸责任的手段——你让他干个这,他说条件不具备啊我怎么干呀怎么干,你让他干个那,他说时间不够用啊没法干呀没法干——但是,拿“不要抱怨”当挡箭牌di淫们,又何尝不是在用“你们怎么这么爱抱怨”来推卸本应属于自己的责任呢——当他人在诉说苦恼的时候,难道不是同时在表达需求吗?当他人在抱怨环境的时候,难道不也在期待你回应他诉诸改变的愿望吗?

所有当有人怒斥“不要抱怨!”时,我只想“嘘”他——因为,其实你也已经在抱怨了呢~~

对于成功人士、对于不成功或尚未成功人士、对于老板、对于员工,“抱怨”都是一样的,都不过是一个“请你让开别挡道”或“请你过来帮帮忙”的大喇叭,你不能因为你懒得让开或者没法过去,就说人家不该响喇叭吧~~

只是老板的喇叭大,员工的喇叭小,外加老板的喇叭早当家——老板每天抱怨一百次,从公司战略不清晰到杯里的茶水太清淡,除了天气不大好这样的扯淡,九十九次都让下面di人忙成一团最终带来变化或多或少,而员工呢,可能才刚说了一句工作是不是有点太累呢哈哈哈哈然后就被炒鱿鱼了……

由此可见,抱怨权跟话语权一样,也日益成为了一种社会资本了……

弱者的“武器”,又少了一样。

翻译:如何设计信息图示(infographic)

译者小虫叨叨序:

信息图示的设计是一个灰常复杂的过程,这篇文章展示的只是整个过程的冰山一角,准确的说,是所有工作都完成得差不多了之后的收尾部分。看完了你只会有更多的困惑,诸如“这图怎么来的?”、“怎么想到这样安排的?”但至少这篇文章清晰地展示了信息图示设计需要注意的一个核心原则和三个关键要素:

核心准则:一切都是为了让读者与内容更好地沟通。三个关键要素:布局、色彩、文字设计。在中文的设计语境里,布局和文字设计经常被统称为“排版”,不甚科学,明白大意即可……

翻译跟抄写一样,是一个强迫阅读和记忆的过程,比抄写更好一点的是,翻译还强迫你领悟并解读,否则就会闹笑话(可能还是会闹笑话,欢迎勘误)。

———————————-废话与翻译的分界线————————————–

[设计信息图示——“计算机编程世界” ]

原文http://www.smashingmagazine.com/2010/06/06/designing-the-world-of-programming-infographic/

信息图示能够以比普通文本牛B得多的方式呈现信息。长久以来,信息图示都充斥着媒体、印刷品、路标和说明手册等媒介。近期,各种信息图示开始在互联网上潮水般涌现,主题从科学、科技到社会和文化,不一而足。在这篇文章里,我会展现设计一幅关于计算机编程的信息图示的过程。

信息图示表现了什么(What the Infographic Shows)

这幅信息图示展示了计算机编程领域的先锋,内容基于对各种编程语言的历史和现状所进行的分析。其中还包括了一些随机的事件和图表,目的是为了使信息图示更加直观和具有视觉上的吸引力。(大图请点击原文

aboutprogramming

几句话(Fewness Of Words)

图示上所有先驱者都对编程有巨大影响力。但这份名单仍不全面。如今的程序世界是由像C、C++和Java这样的程序语言塑造的,其创造者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在开源软件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Ken Thompson, Richard Stallman and Linus Torvalds也一样。

你也许还会注意到,一些重要的算法——诸如dynamic programming、brute force 和 hash tables——没有出现在图示中,是因为在单独一幅信息图示里解释这些算法实在是太困难了。因此,我以类似insertion sort 和 merge sort等比较容易解释的东东来代替。而 Eight Queens 和 N-puzzle 由于经常被用来解释各种编程技术问题,也放进了图示之内。

设计信息图示(Designing The Infographic)

信息图示是信息、数据和知识的视觉化呈现,因此,布局、用色和文字设计对于读者的理解来说都至关重要。让我们一个个来看~~

布局(Layout)

根据现有资料,我决定将图示分为三个主要部分:

  1. 在计算机编程历史中最重要的人
  2. 一个编程历史的大事时间表
  3. 程序语言的统计信息

设计目标是让信息图示简洁又美观。我想到了以下几种表现方式:

layouts

红色方块表示插画,箭头表示时间线,蓝色矩形表示统计信息。在第三个布局版式里,绿色圆圈表示表示随机的事件和算法图表。

layout01

第一个布局很简洁,但是缺少作为一幅好的信息图示应该具有的吸引力。所以我决定放弃它。

layout02

第二个布局中,插图摆放成圆圈形状,但是要把每幅插图的相关信息(即图说)也摆放成圆圈会非常困难。所以我也放弃了。

layout3

我决定使用一个结合了sine wave 和 golden rectangles(类似黄金分割线这样很牛B但不能证明的设计定理)的版面布局,这两个玩意我在此前的文章讨论过(你们就自己去看吧,看明白了告诉我)。我把随机事实和图表放在黄金矩形的剩余空间里以使得图示更具吸引力。

layout05

我用Pixus创建了一个由黄金矩阵组成的网格,如果你要创建多重黄金矩阵,这个小工具很方便。

色彩(Color)

色彩随着周边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Josef Albers

选择正确的色彩是平面设计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色彩会影响视觉的层次感和文字的易读性,所以,请认真选择正确的色彩,而不是随便猜一个。在一幅信息图示中,背景必须和插图完美配合。在这个例子里,插图在白色背景上看去来呆滞,而在黑色背景上又会看起来很丑。

我选了浅金色(#f9ebb3)作为背景。再在背景上应用了51%的颗粒纹理并降低透明度至52%。现在插图在背景上比较好看了。

illt02

pattern02

我选择“学院”色系作为字体颜色,因为它与背景色彩和插图融合得很好,我们都知道,对比为王,所以我在插图部分主要使用原色,因为原色在文字块里提供很好的对比效果。

colors02

如果你在颜色选择上遇到麻烦,总是可以在Adobe Kuler里得到帮助。

kuler02

文字设计(Typography)

文字设计工作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解读文本并与之沟通:它的音韵、节奏、逻辑结构、物理尺寸——都决定了它排版的可能性。文字设计师之于文本,就如戏剧导演之于台词、音乐家之于乐谱。— Robert Bringhurst

在一幅设计中,只能使用两种或至多三种字体。我选择了Colaboarte细体作为程序员的名字,Calibri斜体作为描述,两者都是无衬线体。

使用单一系列的字体,但不同的粗细、字宽与样式,可以大大拓展设计的韵律,并进而影响其与读者的交流。于是我在Calibri斜体上使用15号字大小,在程序员名字上使用21号字大小,双齐末行齐左(应该是这个吧)。插图说明也使用Calibri字体,但使用不同颜色以跟程序员描述区分开来。插图上的数字,则使用ChunkFive。

表现统计信息(Displaying Stats)

要将信息呈现出斑斓灿烂的视觉效果,就要对图片、文字、数据和艺术做交叉处理。所使用的工具包括文字、排版,大型数据的统计分析和管理,线条、布局和色彩等等。— Edward Tufte, Envisioning Information

多年来,我们一直使用柱状图和饼状图来表示信息。Edward Tufte 使用“垃圾图表”来指代那些在定量显示中无用的、没有信息量的、或模糊的元素。但“垃圾图表”的滥用趋势却随着信息图示的崛起而愈演愈烈。

在这里,我选择了三种不同的方法来表现程序语言的统计结果。Project Euler 的统计结果以不同直径的圆圈来表现。这个项目是关于数学问题的,因此以几何图形表现比较贴切。StackOverflow 的统计结果以不同大小和颜色的文本编辑器表现,而Tiobe Index的统计信息则以不同大小和颜色的“终端”(命令行编辑器)来表现。

最终幻想

信息图示设计关注如何以创造性的方式呈现信息,比起单独设计一个网站,设计一则信息图示的过程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和执行特定的平面设计原则。这一切是关于如何应用设计基本原则的,如果我们能很好的贯彻,我们得到的成果会好很多……

参考链接:

相关书籍:

对[猪]弹琴

为了安抚可怜的猪(陈天旭)同学,特制作安慰卡一张,不,两张……

“正义呼唤我,美女需要我,牛仔很忙的”真是人生的理想状态,可惜现实情况大多是“正义忽悠我,美女不要我,肥仔依旧很忙”,介揍似淫僧啊……

 PS:这个栏目的LOGO经我若干次转换电脑,已经找不到源文件了……

周立波这个2B

看了《南方周末》 对周立波的专访,摘录点评如下:

“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

——脑白金也可以这么说,因为没钱人的实在浪费不起。

“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

——那是,精英阶层通常都没空上网看段子么,总得有人念给他们听听。

“海派清口不是大众文化,它属于很享受的。”

——咦?我才知道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红火的“小众文化”。我也承认是挺享受的,就跟洗头啊按摩似的,舒服得直想睡觉。

“有了物质基础就有了视觉的高度,因为我自己是这样走过来的。”

——我为那些要靠物质基础来自我肯定,有钱才感到自信,或根本分不清有钱和自信之间区别的人感到悲哀。

“有一个数据可以表明,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

——同样的逻辑,也有数据表明,所有骂警察不好的人,都是被警察暴打或有可能被警察暴打的人,所以这些人一定是或有可能是坏人,而坏人说的话怎么能信呢?

“广东人很少说上海人不是。”

——比尔盖茨也很少骂上海人,所以世界首富很看得起你???广东人本来就很少说任何地方的不是,甚至很少说自己的好,当他们一定要提及中国任何其他地方的时候,他们只说“北方”。

“如果你认为周立波在贬低你的话,那说明你的内心不够强大,你本身就有一种文化的自卑感。”

——如果周立波认为他老婆伙同他朋友在搞他的钱的话,那说明周立波不够有钱,他本身就有一种经济上的紧缺感。

和菜头骂周立波,先是大骂,然后转为反讽,想必是因为很了解周立波应付骂声的一贯手段。他是个笑星,又自我定义为一个“艺术家”,你要骂他哪里说得不好做得不对,他完全可以自称是在搞“行为艺术”,并反咬一口你不懂是你没文化。他时不时挥动“这个民族幽默了,就有希望了”的大旗,不过是在玩“你一认真,就输了”的小伎俩。这种伎俩他在舞台上也表演过,无非是先讽刺挖苦,后拱手作揖。只是作为一个演员,分不清台上台下,把台上混饭吃的那点伎俩拿来在《南方周末》上开版面供人剖析,实在犯了艺术家的大忌。

混媒体的人都知道,脱口秀么,酒桌饭局上哪次吹水不比他那点段子来得新鲜来得强。让周立波混几年报社,他也能写出《南方周末》的深度调查报道,同样的,从这报社拎出去几个人,稍微包装包装,也是一台精彩绝伦的脱口秀。Nobody is special。只是出名不出名挣钱不挣钱这种事情,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不确定因素太多,又只能另当别论了。而那些个所谓成功人士的经历之所以无法重复,他们之所以敢说“周立波只有一个”,倒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有什么特别之处,实在是因为人不可能同时踏入两条河流。

我一直有个不靠谱的想法,这三十年里发迹的中国人,不管是勤劳致富还是天降横财,不管是贪官污吏还是能力超凡,都应该对那个可能并不存在的上苍心怀感激从而努力积德,至少是积点口德。天降横财自然不必说,勤劳致富者,你的财富没有被天降成别人的横财,就应该谢天谢地;贪官污吏没有被抓住,或者死了你一个幸福一群人,也应该谢天谢地;能力超凡者,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办法验证你的能力到底是不是真的超凡,你赚到了,还不赶快谢天谢地……总而言之一句话,周立波你丫疯了吧?

其实,仔细想想,周立波本质上跟犀利哥没有区别,一个是不小心穿出了本不该他这种人穿出来的效果,一个是标榜了本不该他这种人标榜的身份。只是犀利哥的舞台大,周立波的舞台小,当韩寒已经在代表一代人的正面气质,刘翔刷新了一个国家的记忆和记录,姚明在异国撑起一个民族的高度时,同样是上海人,这孙子脸上的那点金,还只能在自己出生长大的这座城市里淘,真是杯具。

问题是——你脸盘子别长这么大也行呀?

——延伸阅读:《南方周末》对周立波的专访

2012:中国方式还是世界末日,这是一个问题

untitled

《2012》有三大点评热点——特效、中国和俗套。

特效,没啥好说的,《2012》绝对是所有灾难片的末日。俗套,也没啥好说的,我甚少苛责灾难片的剧情,尤其是那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你想想,如果男女主角历经千辛万苦爬上一辆开得动的汽车,然后一根电线杆倒下来“咣叽”一声连人带车砸成肉泥,大字标题弹出荧幕——“这就是人生”——拜托,那不是灾难大片,那是《南方公园》。

所以,我一直以来觉得美国大片里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无可厚非——想挑战一下伦理极限,看新浪社会新闻就好了,看什么电影嘛。

电影里,人们总是希望总结和强化用于面对末日的“终极价值”,并且借一切有关“Ending”的暗示来投射自己的末日情节。据说,2012这个数字就来自考古学家的发现——玛雅人的历法只记录到2012年——于是乎就有了玛雅人认为2012是世界末日一说。其实,比玛雅历法彪悍得多的电子计算机不是也有千年虫么,区别只是千年虫用光的是纪年的数字空间,玛雅历法用光的是刻历法的石头而已。虽然千年虫也着实让人恐慌了一阵,但不会有人觉得这是发明电脑的哪个先知为世界末日埋下的伏笔吧?那为什么玛雅人的历法却给人以末日的想象?神秘感是一切恐惧的来源,也是《2012》导演Roland Emmerich的灵感来源之一。

作为最牛B的灾难片导演,他也熟知怎样避免内容审查给电影带来的灾难。早先接受采访的时候,这厮一句“是中国人民抗震救灾的精神给予了我灵感”,使得中国内地的舆论预期空前高涨,片审方面也一路绿灯。有媒体在介绍这电影时,用了一个醒目的小标题是“一刀未剪”——我当时就悲哀了——“一刀未剪”也能成新闻,我将想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看见社会新闻的标题中出现四个大字——“还没死光”。

只是,媒体信息明显有误,在中国大陆上映的《2012》还是剪了不少内容。影片开始不久,中国西藏卓明谷,一个虎背熊腰戴蛤蟆镜的军官在一帮村民里挑民工,大陆上映的版本里连军官带民工的这一段都给没了。大家猜测原因是这军官的长相和动作都太像金正日,有辱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党政军高度统一的和谐形象。

有趣的是,卓明谷村民撤离时,有军人拿着喇叭大喊“党和政府一定会帮大家重建家园”,结合片子开头提到的灾难信息以及导演Emmerich对中国片审的表白,很容易理解,卓明谷发生“地震”了。可是,要是真地震了,挑地震频发地带建方舟显然是脑残的,跟村民说这地震的山谷里要修水坝也是雷人的,合理解释自然是:以地震为幌子掩盖建方舟所需的山体爆破,以水坝为幌子隐藏方舟工程本身——这就是大导演Emmerich从“中国人民抗震救灾的精神”中汲取的所谓“灵感”么?保密难度如此之大的一个工程挑在了中国——是Emmerich的伪马屁拍得太有技巧,还是片审其实很好忽悠呢?

我不恭维任何阴谋论,虽然这厮阴谋得颇有技术含量,开头说了,神秘感是恐惧的源头也是灵感的来源,更是猜疑的温床和谣言的孵化器。咱的地震刚过去,灾难中的诸多数字和场景就已变得宏大飘渺而又暧昧不清,既然如此,Emmerich,没关系,你就使劲掰吧。

不过,我丝毫不怀疑导演是真心想表达“中国挽救全世界”的观点。你看,片子里代表俄国的大佬为自己的下一代牺牲了,代表欧洲的意大利总理殉道了,印度科学家做完外包的活儿就被抛弃了,几百号国家直接被忽略了……至于传统的救世主么,美国总统被自家的航空母舰以极富隐喻的方式“击沉”了,美国设计的方舟(姑且当它是美国设计的吧)居然跟傻瓜小轿车一样2——没扣上安全带就不让你行驶——不关上仓门就不给你发动……只有中国的表现堪称完美。

但片子更侧重的,也许并不是“中国”救了全世界,而是“中国方式”救了全世界。且不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传统如何在片中赢得“只有中国才做得到”的赞誉,贯穿全片的“拯救路径”布满了集权式的决策过程、权贵瓜分的生存资源、连哄带骗的拆迁方法以及稳定至上的社会管理方式等等等。莫非这些也是Emmerich获得的新灵感么?至于在片子后半部才出现的对知情权的拷问、对登船人选的质疑、对奢侈船舱的诟病以及对同类的人道怜悯,在人类信心满怀迈向重生的喜庆背景下,看上去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而且并未真正改变全片的主线。就像我们生活中那些远离现实的空洞口号,永远给人以文过饰非的感觉。

用“中国方式”救世界来做灾难片主轴,当然不仅是票房考虑,我很能理解Emmerich等美国佬的心情。“美国方式”救世界的信心早已在中东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泥沼里摇摇欲坠,而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又在诸多“灾难”中岿然不动、歌舞升平——诸如地震、诸如金融危机、诸如314和75、诸如绿坝的逆袭等等等——最关键的是,“他们怎么做到的?”——还是神秘感作祟,正所谓“彪悍的国家不需要解释”,羡煞美国等过气救世主之余,总会让人家心理产生些变化。就好比一个再优秀的记者,天天被我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气势汹汹地质问一百遍“你有孩子么”,总会产生些精神分裂或自我怀疑,严重的也许会成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Emmerich所有的电影都有着对现实恐惧的隐喻。《哥斯拉》的时代人们对庞然大物尚存敬畏之情,《独立日》给若干年对外星文明的幻想与排斥做了个总结,《后天》是环保主义最好的圣经,《史前一万年》说的东西大概介于红颜祸水和文明冲突之间。《2012》却让我困惑不已——覆灭来得太快、景色太过壮丽、再加上对“方舟”这一典故的刻板模仿,让这故事悄悄地变得闹剧多于恐惧。或许Emmerich同学也没有定论只是怀疑——问题是抛给全世界的——中国方式还是世界末日,就如生存还是死亡一样,这是一个问题。

奥巴马、稀泥马、草泥马

十一月十六日,奥巴马在他访华的第一站上海,举行了一场与中国青年的对话。这场对话波澜不惊,唯一引起关注并被广泛转载的,是来自美国大使洪博培「代」中国网友提出的的问题:“你知道防火墙(GFW)的事情吗?我们是不是应该自由的使用Twitter﹖” 而奥巴马在回答时巧妙的回避了对中国政府限制网络自由一事的正面指责,改为大力鼓吹网络自由的好处。他使用了“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这样的遣词造句方式,而非“强烈反对审查内容”。

非特别著名网络写手和菜头则在博客上大骂奥巴马是“稀泥马”,意指奥巴马只会和稀泥。他说:“如果有人问奥巴马是否反对强奸?他的回答多半是:我支持非暴力和胁迫下的性行为。”

但中国的网络现状,岂是这几陀稀泥就能糊过去的,这不,复旦大学的陶韡烁(韡烁二字发音与猥琐相似)同学虽因害怕保镖而没在对话现场挺身而出,但事后坚强地发表了一系列言论,无视奥巴马的刻意回避,点明了中国无网络自由已为世界人民所熟知这一现实。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他说:“我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我认为中国人有网络自由,我们可以自由评论当下的社会事件。”

——一则新闻也好一个事实也罢,有些时候恰恰是因为有人反对,才会有存在感的。

此话一出,即引起网民的强烈反弹。陶韡烁被命名为“网络自由男”,其个人资料遭到人肉搜索。大部分网民集中火力炮轰了“中国人有网络自由”这一观点,只有一小撮无聊人士如我,希望能够针对陶猥琐同学前后矛盾的逻辑错误做一些有的放矢的鄙视。

——如果陶猥琐前半句声称的“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为真,基于奥巴马的中心思想是“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那么陶猥琐的后半句应该是“强烈反对不审查内容”或“非常支持审查内容”,而不是“中国人有网络自由”。

——如果陶猥琐后半句声称的“中国人有网络自由”为真,基于奥巴马的中心思想是“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那么陶猥琐的前半句应该是“完全同意奥巴马的说法”,而不是“完全不同意奥巴马的说法”。

总之,陶猥琐同学前后矛盾得厉害,他对奥巴马发言的反应,就像一个裸奔得不亦乐乎的白痴对一个正在整理礼服和领结的人大吼:“我太厌恶你的行为了!我完全是穿了衣服的!”奥巴马同学真可怜,我是他,很有可能因为雷到瞠目结舌而失手用领结勒着自己……

如今,奥巴马同学走了,脖子上还带着被领结勒过的浅浅痕迹,头上飘着被雷劈过的小缕青烟,我很同情他。待他从韩国返美,八成会狠狠整治他的外交写作团队吧——奥巴马受和平奖加持,此次出访意在展现与以往不同的柔软外交身段,为避免交流时擦枪走火引出个“粗暴干涉我朝内政”或“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指摘,措辞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不反对你,我支持我自己总可以吧?”——可惜呀,裸奔的人是很难预测和讨好的,你招他,他骂草泥马,你不招他,他还是骂草泥马,毕竟“裸奔”就是这样一种吊诡的行为嘛。问题在于,奥巴马同学,你是要当稀泥马呢,还是草泥马?

参考阅读:
和菜头的稀泥马:http://www.hecaitou.net/?p=6579
陶猥琐事件综述(人人网):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30454456&owner=232464449

矫枉不能过正

早先时候热传的新闻《北大在校生无证行医致本校医学教授死亡》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各路媒体杀出来指责CCTV的新闻专业水准和新闻道德,北大医院自己也效仿门户网站(真是人才济济啊),整了个新闻专题挂在自己的官方声明上,专门收集对己方有利的报道和评论。本来这应该算是一次比较及时和成功的危机公关,但北大医院的官方声明中有段话实在太2了,完全破坏了整个声明中对事实的澄清效果,实在是有点矫枉过正liao。

文中提到:该节目在本案二审的两天前播出,在宣判前的不负责任的报道将有可能干涉司法,严重影响司法的公正性,反映出个别新闻工作者丧失职业道德的现况。我院强烈谴责这种危害社会和谐的无耻行径,呼吁主流媒体应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在利益和良知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这段话实在是2出了一定境界。

首先,没有半条法律规定媒体在宣判前不得报道与案件相关的新闻。如果中国的司法有可能被这篇报道所干预,只能“再次”证明司法的独立性出了问题。而且,如果这都叫干预司法,那这篇措辞激烈的官方声明莫不是在干预新闻自由?

其次,请从我黑体字标出的词语看看这段话“大跃进”式的逻辑推进——一开始只是缺乏依据的“有可能”干涉,紧接着就哗啦一下变成了“严重影响”司法公正——拜托,从对“可能性”猜测,忽然跳跃到“严重影响”的论定,这里面是个怎样的逻辑?如果任何“有可能”干涉到司法的东西,都会“严重影响”司法公正,那咱的司法体系也太脆弱了点吧(虽然那是事实)——毕竟,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能干涉到司法呢?天气不好还影响我们法官大人的心情呢!

再次,文章继续朝着“危害社会和谐”以及“无耻”等方向走,就更无厘头了。这年头,有些人自己受到了伤害,不爱说自己受到伤害,总爱说“社会和谐”受到了伤害,总让人想起古装片里犯贱的太监,一遭人指责就大喊“你这是对圣上旨意的挑战”。

——很多人都有一种古怪的心态,一旦自己是受害者,就可以立即站到道德制高点上去BS和打击人家的道德立场。一所出了医疗事故的医院,一个讲话没人信的电视台,在这场地痞与流氓的对决中,比什么道德啊?上大耳光子互抽就算了呗。唉,受难≠高尚啊,真不知道这帮无神论的家伙是怎么想的。

——话说回来,我同样强烈BS那些为CCTV开脱的说法。有人说(这样的说法在媒体遭受指责的各种情形下屡见不鲜),在中国,媒体因为重重限制和打压,能发挥监督作用的空间太小了,而公权力又是如此的强大且泛滥成灾,所以,对待公权力不妨秉持“矫枉必须过正”的心态,而对待媒体在“操作过程”当中的“失误”不必苛责太多,要保护媒体的“积极性”,而且不要给公权力打压和“整治”媒体留下借口等等等等XXOO……面对这种问题,我只问一句,如果媒体能够以“我(关注社会问题、监督公权力)的出发点是好的”为由,以不正当手段给监督对象施压,公权力为什么不能够以“我的出发点(社会和谐)是好的”为由,以不正当手段给媒体施压呢?矫枉不能过正最重要的理由,就在于人无完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被矫”的。

PS:兔佛在北京出差,说会带给我一本某杂志的设计师专辑,乐死我也。又说今天《环球时报》的头条是“二十七国民众质疑资本主义”,恶心死我了……中国的媒体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参考阅读: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CCTV新闻:http://news.163.com/09/1104/01/5N85AVIP0001124J.html

北大医院官方声明:http://www.bddyyy.com.cn/huiying/index.shtml

PS2:有人问我,北大医院的域名(bddyyy.com)怎么这么雷,“bddyyy”莫非是“北大的医院呀!”的缩写,我说,那是“北大第一医院”的缩写……不能怪人家,谁让你丫的官方声明里那么多语气词和惊叹号呢?

PS3:补充由三水提供的香港媒体的法律指引作为参考:http://www.rthk.org.hk/about/guide/c63.htm

法律及監管事項
5.3 藐視法庭
若一項舉動或表述極有可能嚴重妨礙或左右司法公正的,就會構成藐視法庭。藐視法庭條款適用於所有行使司法權力的法庭,由裁判法院上至終審法庭。
一般而言,只是在法庭審訊〝活躍期〞內,才會有藐視法庭的危險。大部分刑事案件,審訊〝活躍期〞由拘捕疑犯或發出傳票時開始,而大部分民事案件就由已排期聆訊開始。當一宗刑事案已作判刑或民事案已作裁決,審訊〝活躍期〞便終結。
可能導致藐視法庭的情況
可能導致藐視法庭的情況:在審訊活躍期內,播報的主要〝禁地〞是:
播出圖像或評論,可影響到涉及審訊的人士(證人、法官、陪審員、律師和控辯雙方等等)。例如,在審訊活躍期內播出可能在案中提及的證供詳細內容,便有藐視法庭的危險。
播出可令控辯兩方其中一方改變應訊策略的資料。
在審訊完結之前播出與證人的訪問。
與證人們有所洽商(例如做訪問,或商議是否可能做訪問)以至可能影響或被認為可能影響他們的證供。
與一宗案件的陪審員談及該案。無論案件聆訊前或聆訊中的任何時間,也不應這樣做,不論有關的報導是否有真正播出過。在案件審理完畢後是可以訪問陪審員的,但對於陪審員與訪問者而言,如他們討論陪審團在會議室的退庭商議內容(諸如作出的表述,發表的意見,提出的論據或表決的結果),就會干犯嚴重罪行,無論有關言論播出與否都屬違法。
報導曾被法官下令禁止報導的資料。
揣測案件的審訊結果。
評論行將重審的案件。
報導關於法庭的一般性質資料,足以損害人們對法庭公正審理某宗案件的信心。
覆述陪審團退席期間法庭內的陳詞。
新聞工作者應熟知在法庭內不准錄音或攝影。雖然新聞工作者干犯藐視法庭的危險最明顯,但其他種類的節目也有可能犯上藐視法庭罪的,例如以戲劇化描繪近今法庭審案過程的節目。
對藐視法庭指控的抗辯
對藐視法庭指控的抗辯:如被控藐視法庭,引用公眾利益為抗辯理由效用非常有限。法官可對輕微或非蓄意的藐視法庭行為不予追究,也可為抗拒第三者試圖以藐視法庭規條來阻止播出關乎正當公眾利益的資料,而不予追究。
向公眾以公正,準確和適時的方式報導法庭的公開聆訊過程,是法定的權利,但這權利是有附帶條件的。法官有權下令延緩報導一宗案件的全部審訊過程或某些細節。報導法庭審訊,同時也受其他的法定限制約束,包括關於報導裁判法院初級偵訊的限制,和報導兒童法庭及家事法庭的限制。

对[兔佛]弹琴:性格决定命运但殊途同归

tanqin_tufo

上周一,风球、低烧,比天气更坏的是办公室的空气,午饭后遂以《鲁豫有约》的姿势坐在前台附近的沙发上跟洁平陀聊天。昏昏沉沉,我问洁平,你小时候数学好吗?洁平说,数学很好但我容易摔倒。

洁平说起,她小时候的有一天,骑自行车遇到快慢车道(就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分界,于是分外犹豫和困扰——到底是应该走快车道呢?还是走慢车道?到底是应该走快车道还是走慢车道……犹豫不决中,撞上了快慢车道之间的花坛,一头栽进了盛开中的月季丛里,带刺的花划得脸部和身上多处挂彩。

于是我说,我小时候的有一天,骑自行车跟一个2B男生赛车,丫耍帅,刚以倾斜的弯道姿势越过我,车座后面夹着的篮球就弹了出去,并被一辆路过的巴士碾暴。篮球咧着大嘴扁扁地躺在路上,像极了PacMan(吃豆人),我狂笑的时候一头撞在了快慢车道(就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之间的水泥墩子上,人飞出去撞到栏杆,头上起了一个巨大的包。

我们于是总结,性格的确决定命运——正如真诚或装B的人异口同声地说的那样——但它决定的是你摔出去的方式,决定不了你最终是不是摔倒。在一个更宏大、更遥远、更神秘的层面上,命运玩弄性格于鼓掌之间,并无一不将我们引至快慢车道分界。我想,这是不是“殊途同归”呢?——正如真诚或装B的人异口同声地说的那样。

那天下午,洁平要还我一陀钱,我押送她揣着一堆人民币去北角街头的找换店,店员丢回来一大堆港纸,花花绿绿,渐迷人眼。我看她点钞的手指疑似猪蹄,她看我数钱的手指仿如脚丫。我问洁平,你近来数学可好?洁平说,大学数学,几乎满分。我说是吗,我几乎不合格,也是大学数学。恍惚之间,那个曾把我们撞得头破或血流的快慢车道分界,又重新向我两逼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