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与祝福:愿阳光打在你们的脸上

由于不算自言自语,故不放在对[ ]弹琴的栏目里了,约稿的同学请耐心等候,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12月,冬天的海边,又要送走三位国辩队的队员,他们是交换生,分别来自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南京大学。他们在香港中文大学逗留的这短短一个学期,几乎都被我们糟蹋殆尽。为表留恋与歉意,年轻的孩子们相约在周二以火锅践行。要加班,不能去,就在这里表个忠心吧。

我很想说,你们千里迢迢来到一个靠谱的学校,却投奔了一个不靠谱的组织,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神经精神!

感谢的话总是让我别扭,我总是感觉,与你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以至于总想抱怨这个赛季结束得有点快。去年,有番茄自复旦来,伙同我们从香港杀去北京转战上海经历了地狱一样的时光,又在桂林、阳朔、北海、广州度过了天堂一般的日子(天堂好挤)。如果不是刻意回想,我不会相信番茄只与我们共度了一个学期。而每当我在Gtalk上看到她的签名档与我们遥相呼应,我总有错觉,觉得她去复旦交换了,过些日子就会回来。

同样,对于你们,你们这些国际主义的小神经病,我们当然舍不得你。我记得林竹给我发的第一封邮件,口气像是要剖腹,或者自刎;我记得李雨濛精心整理的法律资料;我还记得大专杯决赛后,张璐涵脸上挂满了眼泪,哭得比谁都委屈。我很愧疚,没能给你们的交换生活一个更加圆满的句号,但大家的情谊还在,再聚的时刻,遗憾也必将得到弥补。有句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一日为你们教练,终身就是你们宠物,下次登门造访,勿忘备齐泡面、开水与地铺。

知道很多新老队员也快回家了,借着这个机会,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很快或已然,你们的耳朵就会被这句话磨出茧子来了(圣诞歌已经快把我搞疯了)。十年前,《南方周末》的新年祝福是“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十年后的今天,我也想祝阳光打在你们的脸上,替我狠狠抽你们两大耳光。最后用两位队长在阳光下的笑容来送别几位交换的同学,送别我们的2008吧(耗子队长的另类祝福会写在他的百度空间里呱?)。

下面这张照片,于今年八月拍于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我喜欢插科打诨,但并不是个快乐的人,今年真的体验到幸福感的一瞬,就是按下快门的那一刻,看到阳光打在你们脸上时。

sunshine

0 Responses to “送别与祝福:愿阳光打在你们的脸上”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