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till alive

从上周四开始,包括周六周日,每天都是早上10点之前到办公室,晚上11点之后离开。说实话,对比起白天上班晚上训练的日子来说,并不觉得太累。

小朋友动身去马来西亚前我对他们乌鸦嘴:你们走了,我终于可以一边崩溃去了。果不其然,接下来几天我在高烧的昏昏沉沉中往返办公室与家里,觉得随时可以一头栽倒在地再也不起来,密密匝匝的楼群看上去像一大片摇摇欲坠的墓碑。接到告负电话的那晚刚好是最难受的——感冒发烧,效率低下,做出来的设计连自己都觉得很不满意,挫败感累积身心俱疲……

不过,感冒奇迹般di好了,感谢杨杨小盆友di照顾感谢曼秀雷敦退热贴。今年最Tough的活儿也完成了,感谢Alvin感谢洁平感谢邱老板感谢陈老师。而小朋友们貌似从未没被挫败感困扰,晚上从马来西亚热浪岛打来电话炫耀丫们的Happy,那时我正在筲箕湾东大街某家寿司店的二楼吃饭,iPhone的收讯质量一般般,他们轮流拿着电话对我喊话,轮到冉冉喊时电话就断了,没缘分哦没缘分。What ever,I’m still alive,we r still alive,扛过这么多事情,再没有什么新鲜的我们扛不过来。

PS:我想写个iPhone使用手记,但写不出来,理由有三:

  1. 没空。
  2. 实在太好玩了,有空的时候宁愿玩,懒得写……
  3. 用起来实在是太简单了,对于写手记的来说没有操作难度就没有技术含量。

2 Responses to “I’m still aliv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