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南都专栏作者一言谈

南都编者按:汶川巨震,举国挂牵。此时此刻,南都专栏作者已无意于长篇大论,而只想片言只语载深情。在此,本报特将他们的感言与寄语辑成一束(以姓氏拼音为序),奉献于难中同胞面前。诚愿天佑吾民,早渡艰危。(只摘录部分)

●保育钧:今年刚过五个月,就有四场灾难灾害:雪灾,手足口病,山东火车相撞,四川大地震。每次都是最高层出面,这一方面表明以人为本的理念,另一方面却暴露了体制的缺陷。

●蔡定剑:大灾面前,顿感生命的无价,亲情和友情的珍贵,权力、名利的卑微。

●长平:疲倦至极,但无心睡眠,觉得睡觉是不义的,我应该陪着他们,为逝者守灵,为伤者祈福。上班的路上,忍不住恸哭失声:吾土吾乡,吾国吾民,父老乡亲,兄弟姐妹,生何其困蹇,死何其悲惨。我们应该做什么?生死面前能否大彻大悟?抛弃一切面子,一切成见,一切陋习,一切惰性,心怀悲悯,头脑清醒,竭尽所能,飞驰援救;自兹持正守道,以祈天佑斯民!

●崔卫平:对不起,睡在瓦砾中的孩子,没有让你们住上结实的教学楼。

●单世联:我现在要说的是,灾难发生后,我们这些局外人除了抽象的同情外,似乎也只是多了一个话题和谈资。现代传播技术使我们可以即时了解世界的一切,却无法分担灾区人们的无奈、绝望。家园可以重建,城市可以再度灯红酒绿,但死去的人呢?我们可以捐款,可以为死难者难过,而且是真诚的。除此之外,我们能做什么?我知道,这一切还不够,但我又能如何呢?

●党国英:骤然间一场灾难降临,让我们震惊、悲痛。人类是在生存竞争和自然灾变中进化的,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无辜者的牺牲。如果我们再聪明一点,办法再多一点,被叫做制度的生存规则再完善一些,更多的人的命运本来有所不同。我向苍天祈祷,让我们同舟共济,让无辜者得到救援;容我们再做努力,将来拥有更强大的避灾抗灾的能力。

●丁学良:地震区周边有多座水坝、电站等大中型工程、专门机构,附近居民及各种媒体要高度关注它们的状况,遵循信息透明的法规,尽力防止可能的灾难发生。天佑川民!

●郭巍青:四川发生强烈地震,无数家庭突然蒙受血光之灾。死伤人数仿如利箭,深深刺痛国人的心。谨借报纸一角,向死难者遥寄无限哀思。愿所有人团结,支持救援努力,帮助幸存者坚强。广东有许多外来工和学生来自受灾地区,他们必定心急如焚。让我们从身边做起,帮助他们分担痛苦与忧愁。

●何兵:灾难不应仅仅使民族团结,更应该使民族反省。对于善于并勇于反省的民族而言,谣言不足畏惧。谣言可能杀人,但没有谣言的国家更加危险。谣言止于公开。

●贺卫方:戊子年,怎样的灾难!再也不要举办任何欢庆的举动,我们要为死难的同胞表达悲恸。把那些用于喜悦的款项,给那些不幸的家庭,表达人们微不足道的心伤。

●何兆武:我们深切悼念汶川地震中死难的同胞们,以及现在虽然生还却还在苦难之中的同胞们,希望各界都来支援他们。不要像当年唐山大地震那样,谢绝一切国外援助,那是荒唐的,因为这是全人类的灾难!希望全国同胞群策群力,尽快渡过这场灾难。

●蒋兆勇:大灾大难时新闻媒体的职责首先是告知公众,即便有错误资讯,但只要不停追踪也会接近真实,公众全息掌握资讯,做出行动选择,也就为救灾创造了更好条件。

●雷颐:雪中送炭第一,锦上添花第二!

●李公明:当此血泪创痛之际,政府与民众尤需同心协力。信息之畅通、民意之汇集、政令之透明、举措之周全等实为战胜灾劫的要义。举凡种种昏庸怠职、麻木冷血、醉欢偷安等行迹,国人当奋起而耻之讨之,传媒于此尤其负有重任。天佑吾民,天佑中国!

●连岳:有利于救灾,有利于减少伤亡,有利于释放焦虑,有利于安慰受害者,有利于提供援助,有利于将我们变成温暖的人,有利于提高我们国家的形象,这一切“有利于”都得依赖我们及时得到信息,从而知道他们在受罪,他们在坚持,他们在向我们呼救,他们在信任我们。所以,谢谢所有提供信息的人。

●邱立本:四川大地震,震碎了不少生命,却震不碎中国的人心。中国在灾难中坚持信息全面开放,更能凝聚人心。在四川废墟中站起来的信息自由大国,是一个更有文化耐震力,更被全球尊敬的中国。

●秋风:人类永远不可能完全控制自然,但是,优良的制度可以把自然的暴虐所带来的损害控制在最低程度,人类源远流长的信仰与观念体系可以给那些幸存者带来慰藉,让死难者享有安宁。这次大地震测验了当今中国的制度与精神体系之健全程度,如果我们足够明智,这次地震也可以成为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令人欣慰的是,人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新气象。但愿这次大灾难能够成为中国从根本上改进其制度、重建其心灵生活的起点。

●任剑涛:作为一个川人,深深为家乡遭此罕见天灾而难过。但川人古往今来以坚毅著称,我相信川人一定能够以同样的坚毅、勇气和团结,战胜地震灾害,创造灾后重建的奇迹。我的心绝对与灾区川人同律动,我的情绝对与灾区川人同悲恸,我的智绝对与灾区川人同发动!

●朱学勤: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爱中华者,当为中华哀。华南雪灾,山东车祸,四川地震,赤县喧嚣该清醒了。圣火应该停一停,国旗也该降一降,就为黎民百姓降一次吧,他们不是伟人,只是遗骸,遗骸千万,只是无言。

●吴向宏:当一个社会处于灾难之中时,人民应该暂时放弃批评,全力支持和信赖政府;而为了应有一个在灾难时刻最值得支持和信赖的政府,就应当在社会不处于灾难的时刻,最好地保障人民的批评权利。

●袁伟时:汶川地震,又一次灾难袭击,又一次见证生命的脆弱和无奈。生灵消逝的悲痛让我们沉思:掏出心来展示我们的友爱,伸出手来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务。这次救灾,政府的行动迅速、有力,履行了它的职责。应该受到赞扬和支持。缺陷是民间组织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疯狂播种仇恨的1966年,证严法师在台湾花莲组织“慈济克难功德会”,开始了她的大爱事业。四十多年来,它发展成为横跨五大洲65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性慈善组织。包括大陆许多省市都可看到它的许多业绩。也许解放思想的浪潮,会令多轮驱动的慈善列车首先在这里鸣笛上路!

●章立凡:2008,灾降中华,汶川地震,举国悲恸,生民何辜,罹此浩劫?盯着电脑屏幕上不断增长的死亡人数,中夜彷徨,欲哭无泪。信息透明很重要。温家宝总理在第一时间飞到灾区,中国地震局局长中断访问回国,这两则消息都很引人注目。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灾区位于中国龙门断裂带的岷江上游,已修建水库多座,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与公共安全令人深忧。

●章诒和:终止了写作,终止了娱乐。从5·12那黑色一刻起,每日在荧屏前守侯———守候死亡,守候生命。罹难人来不及道一声“再见”;幸存者如楚囚相拥,转世重逢。我老泪纵横还是无法自持,并反复地追问自己:现在仅仅是政府、国民在抗击灾难、拯救灾民吗?不,灾难和灾民也在拯救政府和国民:让权力学会靠近人性,叫人心学会仁厚悲悯。

●赵勇:去年10月,我曾在阿坝自治州境内旅行,亲自踏进了那片神奇的土地。如今,那片土地却被撕裂了。许多人在流血,许多人在哭泣,我感到了揪心和疼痛。在自然灾害面前,人类总是显得渺小和脆弱。许多年以来,我们都在强调征服自然,现在,我们该想一想敬畏自然的事情了。

●郑也夫:唐山蒙难时除了一条新闻我们一无所知。32年后的今天大家睁大了眼睛,关注着同胞的灾情和营救。巨大的不幸与悲痛中,我们发现了以往任何一次灾难中不曾有过的事情——百姓成了知情人。民可知之,在凝聚人心上超过一百条耳熟的口号。

●周孝正:遇到突发事件,恐惧不要恐慌,恐慌不要慌乱,慌乱时间不要太长,尽快镇静下来,自强不息!

1 Response to “汶川大地震南都专栏作者一言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