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说说上周的辩论赛

咱那场就不说了……至今无语中……

教院对科大那场,对于3:0教院大胜不感意外但颇为不爽。(没看过这场比赛的请直接跳过本文)在我看来,科大的立论是没说透,但是教院的立论整个就是错的。

用“职权范围”来定义“合理”,再用“秦始皇焚书坑儒有效吧,但合理吗?”来驳斥对方“有效才合理”,简直是自抽耳光。秦始皇焚书坑儒怎么啦,人家是封建皇帝,烧两本书埋几个人完全就在丫职权范围内,按照教院的说法,秦始皇焚书坑儒才是合理的呢。再说了,焚书坑儒的有效性是针对极权统治的有效性,焚书坑儒的不合理是针对文化传承的不合理,两完全不是一回事。

再接下来又把事态扩大的责任全推到媒体上去——这就更搞了。按照教院的定义,媒体的做法也是合理的嘛,因为媒体Totally没有超越自己的职权范围,做了该做的事情还彰显了一把民意。

这些前后矛盾的地方不一而足,用咱经典的说法来说,就是二辩站起来扇了一辩的耳光三辩再搬起石头砸了四辩的脚……

好了,不该说得太过,我说过对教院的胜利不感意外,她们打得真的很好。关键在于,点评的家伙一副对这套立论完全赞同的姿态让我晕菜——按场面判胜负就算了吧,如果点评的时候不能点出问题所在,就会形成一种恶劣的误导。

评委同学还声情并茂地讲了一段话,大意是如果有些人或机构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但事情依旧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我们怎么忍心斥责他们呢?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官僚逻辑,把这个逻辑倒过来想想,就不难明白一切重大惨案和灾害之后,为什么我们只能听到对相关部门“尽职尽责表现突出”的表彰而听不到任何对问题本身的问责了。韩国最近烧了个国宝级建筑,原因是有人纵火,相关部门的头儿立马引咎辞职了,换了这位评委的逻辑,他何错之有?为什么咱不报道一下他们在扑灭火灾时是如果尽职尽责?好吧,这些玩意可以以后再谈,但是,是个人都该知道,决定事态发展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因素的有效性并不能决定整个事态的发展,偶们说不忍苛责是因为事情变坏的责任或原因并不在这个人或这个机构身上,如果责任在,有什么好不他娘忍心的?(在我看来这也恰恰是科大的同学没说透的地方)

最后,评委同学还兴冲冲地“普及”了一下三权分立的“常识”,说真的,我不觉得这跟辩题有任何关系,同时,打辩论赛也好点辩论赛也罢,确实不能违反常识,但这也不代表着要普及常识嘛……

扯点与本次比赛无关的——

跟杨杨聊起,说错的一方和没指出错误的一方,到底哪方该输的问题。当然,这里所说的“错”,不是赛场上那些可以你来我往纠缠不休的小矛盾小疏漏,而是冲击了常识层面的认知和逻辑的硬伤。但怎样才算常识层面的认知与逻辑,却又是个该死的见人见智的问题,遇上有些贱人贱智,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有人说,说错的一方固然该输,但连这种错都发觉不了指不出来岂不是错上加错?不过在我看来,有些错实在是错得太他娘地离谱,连谱都没有,你怎么能期待正常人去解读?于是现在很多小朋友喜欢利用这种“离谱”来搅对方个措手不及——忽悠呗——这活儿没啥技术含量,我个人也严重不鼓励。所以遇上这种破事啊,我肯定会判搅屎的那方输,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这票通常对比赛结果毫无影响……

最后,为我的缺席向香港中文大学辩论队致歉……

PS:我是不会为此请你们吃饭的……

0 Responses to “忽然想说说上周的辩论赛”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