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走到这里

今天,大部队撤离了北京。我却还得呆在这里,经历一场不再与我们有关的盛典。刚比赛完的时候那种虚脱,也没法跟现在的虚脱相比。我发着烧在故宫游荡,看夕阳隔着雾霾在城墙边落下,像一个无法抗拒的隐喻。

回忆像跑马灯一样从眼前闪过……一年多以来我们拼了命的努力,用别人的话来说,我们像”飞翔”一般地成长。

可现在我们却止步半决赛。我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比赛结束时我是那么那么确信一定一定会发生奇迹。可现实却现实得如此残酷。走下台来的时候,灰飞烟灭,回忆像跑马灯一样从眼前闪过,我的脑海被这一年来跟大家相守的每一个细节充盈,眼泪就这样被挤了下来。

——这些年来,我总在话语的刀从中历险。无数人与我一起在这场盛宴里透支着理想。什么正义、责任、尊严、幸福——我们从来没有为之付出过血汗,却醉心于以它们的名义宣讲立场。我们成了国家主义煽情最为廉价的雇佣兵,最后还被自己的雇主杀了个片甲不留。扛不住时,我们用戏谑为铠甲抵挡着现实的嘲讽。于是朋友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而当我们靠岸的努力不止一次地被延伸的历史推离,我们才悄悄明白,关于不朽的愿望才是最容易速朽的东西。

其实我依然相信辩论,相信辩论比赛。它与我共同诞生在中国思想重新启蒙的80年代,它的存续是那个年代留给未来最美好的愿望与记忆。我没法不相信它初生的时候是一颗发光的种子,只是当我们心怀崇敬或者觊觎面朝那明亮的中心并趋之若鹜时,自身却毫不自知地生存在它的遥远后果之中,仿佛漂浮在大爆炸后的碎片里。

带着这么这么多困惑和遗憾,我告别我期待了十四年的舞台。

这十四年,是我生命中的断代史,是我这辈子最肆无忌惮的精神挥霍。围绕着和辩论有关的人和事,我的生活就这样在一个纯粹又模糊的目标下一圈圈展开。黄磊、小雨、杨杨、冉冉、你们所有人……我一厢情愿地对你们欲言又止,心甘情愿地跟你们血脉相连。现在你们走了,我却还得呆在这里,经历一场不再与我有关的盛典,刚比赛完的时候那种虚脱,也没法跟现在的虚脱相比,我发着烧在故宫游荡,看夕阳隔着雾霾在城墙边落下,像一个我们谁都无法抗拒的隐喻。

真的很抱歉,在大家梦想已久的国辩会中,我只能带大家走这么远了。未来的路实在太长,即便我可以一直陪着大家,也不可能永远走在最前。

最后,抄自己以前写的这篇《断代史》的结尾送给大家吧,愿每一次理想在现实的血肉之躯里暗涌,都与这段岁月遥相呼应。

“看着同龄的伙伴正努力对接着未来与历史,后来的朋友们又乐此不疲地重演着我们的故事,我怀揣着无法重复的秘密,心藏窃喜地离开。而终有一天,我们的记忆会失去所有能以文字疏导的重量,我们的生活也会丧失一切叙述成故事的可能,到那时候你会怀疑,为何独有这心潮彭湃的错觉和波澜壮阔的假相依旧如此清晰?原来,当我们懵懂地涉足时间之河,并在它的流逝里无助地哭喊,善良的时光已因疼惜而在那一刻悄悄地驻足,让这段记忆,成了我们私人史册中再也无法抚平的皱褶。”

——虫虫
2007年11月28日晚

13 Responses to “陪你走到这里”


  • 虫,你总是说这是梦想,因为有太多曾经的期待在里面。你这次初到北京的时候,我在珠海度假村出差一个会议,会堂是大一时,珠海税务辩论赛的会场。跟罗晶发短信,说这个最早的平台,她说,恍如隔世却身处其中。我那时候就想,可能梦想从未开始,它就已经进入轮回之中。

    虫,你总是说这是隐喻,因为当现实残酷而真实的曝露出来的那一刻,我们就会从回忆中努力搜索故事开端时的暗示。你这次在获胜第一场比赛的时候,我在武汉出差另外一个会议,武昌火车站对面就是中大辩论队第一次出征时住的酒店,会场就在武汉电视台的旁边。起点和起点的重合,猜想的兑现,就能在武汉堵车的几个小时里,让人在焦躁中多一份期待。

    虫,你总是说这是虚妄,因为规则赋予我们的激情啊赞许膨胀起来的梦想啊甚或是赌博时的孤注一掷啊,就那么发酵、杂糅,然后就成就了不自觉的睥睨气质。你短信告诉我比赛失利的消息时,我从会场的最后面平静的走到会场的第一排,蹲在任老师的身边,跟他说昨晚我俩还玩笑说着的期待落空了。我就想,我们的教练还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自己还在我们自己的身边。虚妄,之所以久存,是因为我们心中坚实的存在。

  • 臭臭,你是最棒的。去享受追寻梦想的过程,而结果,是不是真的重要,不必在乎。留下来的回忆,辛酸与快乐,当时光流走,回味起来。原来那已经是离梦想最近的地方了。

  • 我是邹韵的朋友。
    之前她就一直叨咕你,刚才贴了两段你的文字上群里。果然是她所说的偶像级的。
    自己一直很想异类,也很幸或不幸地被大家当作异类。
    她有天说你用moleskine.我上网查得详尽了,知道确实会是她喜欢的东西,然后买了送她顺便送自己.刚看到你的博的时候才想,我要是在上面记的都是些 问叉叉同学借经济法笔记借国际贸易笔记借概率笔记 的话,真的很浪费.结果我果然是记的都是那些东西.因为期末考试要来,我才忙着准备第一次和這些科目的老师见个面.
    你所说的宣扬立场這个词组原来也适用于我,幸运的是正义、责任、尊严、幸福没有被我无耻地拿来当作立场.

    你的文字码得很帅气.

  • 虫 我也来了
    原谅我没有陪你逛北海 没有陪你走故宫 原谅我没有走过你的华彩和孤寂
    你们之于我们从狂言变成誓言 我们试图记住 然后变成无言
    我想虔诚得如你一般 却虔诚不出你的架势 我想我是不够虔诚
    飞机会在今天飞走 带着你 我会站在东南角的这个操场向上挥手 不管你看没看见

  • 盛典,,是雅思20年盛典么?

  • 虫虫姐~不要悲伤

  • 虽然我是过路的,也安慰你一下。

  • 加油啊。

  • 加油加油~~~
    写得真好~肯定是个才气四溢的人~~

  • 总觉得,虫应该是个诗人……最欣赏那句:“与我共同诞生在中国思想重新启蒙的80年代,它的存续是那个年代留给未来最美好的愿望与记忆。”也许那是感情的源头吧?能够在这一路上认识虫并且在共鸣中不断寻找自我,感谢的话不想多说,只想说:梦想还在继续,也许已经可以由辩论赛脱胎而出,在那里,我们与你同在。
    ——小白

  • 有这样的经历其实挺好。
    让人生多一种体验,也是难得。
    无论如何,不要让自己动不动发烧。

  • 来来去去,这就是辩论,这就是辩论赛。
    一来一去,留下的却是绝代风华的永远。
    每一个辩论人好像都在重复同样的故事,感受同样的激情
    一个学长说:“辩论决不是生活的全部。”
    但不可否认辩论却带来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她已深入我的骨髓。
    你绝不是个孤独者,因为在你身后有很多人都在奋斗着,只是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 不管怎样
    永远支持你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