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联香港大专杯冠军:没有总结陈词

2007大专杯冠军

——2007年11月10日,香港大专杯冠军

2006大专杯冠军

——2006年11月11日,温故知新:以前的《香港大专杯冠军:我的总结陈词》

去年的冠军是一座里程碑,正在视野里逐渐变小远去,今年的冠军我没有总结陈词,因为我们的赛程还远没有结束。

可是,在理应是冲刺阶段的这最后一周里,我却飘荡在外,深陷于毫不相关的拉杂琐事中,仓惶绝望而手足无措。好在,还有朋友。虽然他们的声音和身影不曾真正陪伴我度过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但我扛过每一段暗无天日的时间后最想看到的就是他们的笑容。

帖一篇去年写的文章——反正稿费也收不回来了版权老子也不要了:

写在2006上海名校杯辩论赛之后(其实题目一直空缺)

邱晨

如果让你看着香港中文大学辩论队的合照,次数不限地猜那个被称为“教练”的人到底是里面的哪个——你十有八九会把全部人都猜遍了才会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

事实上,我的确不像教练。身为队里唯一的研究生,我没心没肺地长了一张高中生的脸。更没心没肺的是,我让大家把绝大多数的休息时间腾出来训练,自己却把绝大多数的训练时间都用来讲了笑话。我荒诞而幼稚的想法还时常引起全队公愤,于是我就有了无数次被彻夜群殴的美好回忆。好在大家对我写的辩稿还比较仁慈,在我对“重写”以死相拒的情况下,只不过逼我改它个两三四五六七八遍而已。

在日立杯名校邀请赛里,我这个似是而非的教练还自己站到了赛场上。如果没有台下的队员们鼓励的目光,如果没有身边的队友们笃定而信任的眼神,我一定会很没出息地紧张得稀里哗啦。真的,没有他们我一秒钟也扛不住。而在上海的日子里,我们就是这样互相鼓励着一分一秒地扛了过来。

在我们奔赴香港国际机场的前一秒钟,队长杨杨还在赶作业。而在我们的比赛开始前的晚上,几乎所有人都在赶作业或者赶论文。直到距离正式比赛还有十二小时的时候,我们才终于可以进入赛前的最后讨论环节,才终于开始准备演示文件、教练稿、小品……香港这座城市有着全世界最快的生活节奏和最致密的工作强度,可当我们带着这种节奏试图融入日立杯比赛时,不和谐的摩擦使我们焦头烂额——一面是学业,一面是辩论;一面是步步逼近的考试,一面是迫在眉睫的赛程;一面是自己的前途未来,一面是朋友的殷切期待,一面是为现实打算的理性考量,一面是为梦想打拼的奋不顾身……

在上海的短短一周里,我时常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些也许对其他队伍会来说不成问题的矛盾,我们每一位队员却要独自面对——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好比让我这个连队员都当不好的辩手承担了教练的职责。

所以,我们都选择了坦然接受。接受这痛苦万分的准备过程和令人遗憾的比赛结果,接受我们已经牺牲的和即将付出的一切事物,接受我们自己的内心挣扎和外在于人的客观现状。与此同时,我们也欣然得到了评委的赞许、观众的掌声和对手的尊敬——这一切决不是安慰,或者,决不仅仅只是安慰——有时候我想,即便辩论比赛对于香港华语文化的意义与作用不可测、不可考、不可过多期望,但至少,对于一所大学里热爱思辨的学生,对于一支地处香港的辩论队里这寥寥十几位队员来说,它依旧是抹平文化断层与语言壁垒的最好途径。显而易见的是,辩论在这里所承担的责任与它在这里能得到的权利一直以来就很不平衡,所以,每一丝肯定都显得弥足珍贵。我们坦然是因为我们心怀感激。

幸运而又略带遗憾的是,我们的赛程随着评委亮出的记分板匆匆结束。如果没有的话,线性递增的日程密度一定会把我们所有人都逼疯。可这段以辩论为开端的精神历险与生命体认还远没有结束。朋友们的路还长着。而我呢,兴许还能继续当一阵子教练,同时当一阵子不断被大家”教育”和”训练”着的队员,终有一天我也会离开——用香港的学生们习惯的话来说,就是成为一名”老鬼”。但我希望无论我身在何处,都能一直守望着香港中文大学辩论队,守望着他们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继续追寻我们期许已久的尊重与认同。

2 Responses to “蝉联香港大专杯冠军:没有总结陈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