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人心粗了

我的一个朋友讥笑现当代专业的多数人:“没受过啥古典修养的熏陶”,言下之意谓这些人无可不为;当然他补充说,其实所谓在研究古典的人,很多也未尝谈得上 真有什么古典修养了。这话我挺在乎的,因此一直悄悄的努力,希望不要变成太没修养的人。其实,象我有同样忧虑的百姓应该很多,因为现在有一些这样的公共教 师,通过网络、电视、出版业,向世人传送古典文化的信息,他们的说法有些耸人听闻的、有些媚人耳目,拿着一本古人的书,未能字句通顺,便作全篇义理的生 发,说一些什么“仁”就是可爱啊、“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就是劝你别急着买房啊之类的昏话。

有 意思了,近来几年,学界陡然兴起了一股古典学热,可这古典不是中国的古典,而是西方的古典,最被人折腾不休的就是希腊哲学家们,亚理士多德在当今市场倒是 不大,可能与他严肃的著述文风、较繁复的专门知识有关。柏拉图自然是最被看好的百家讲坛代表,因为他的著作不少好似qq聊天记录,理解起来弹性很大。中国 读书人传统上不是非常擅长训诂和笺注的么,这样的文本正好拿来发挥。柏拉图也罢了,大家又看好了一位希腊哲人族成员的古典新义,就是柏拉图的同学色诺芬。 以前,人们曾经觉得(如罗素西方哲学史)色诺芬是一庸俗的学生,他如实记录他老师的话还不如柏拉图瞎编的一些没根据的话聪明好听呢,他的著作能够传世,不 过是因为文法规范如中学生作文;现在(据说,这传统可以上溯到算古老的马基雅维利),人们从色诺芬的著作里看出一些有实用价值的东西,上可耸动公卿、下可 眩惑黎庶,并能引得无数不知该看啥书好的青年从此philo上sophia。

抱持着姑且尚存的一点向学之心,我也急迫地购买和认真地阅读了这些中 文的西方的古典著作的注疏集,不过对于那些长到包罗万象的所谓的“笺”实在很不以为然。笺注者不惜精力的态度固然令人佩服,他可能是搜索了那个TLG或 Perseus的数据库,把所有正文出现的、他觉得有微言大义的词语,都找到了经典作家们使用该词时的片断,这种方法用来写写博客、调查调查名物是合适 的,但置于“笺注”之名下,实在不令人信服;然后又不惜精力地将大段大段的希腊“原文”【一般都是loeb丛书收有对照本的】翻译了过来,再贴上希腊原 文。如此经营,笺注者是打算把每本书都当成语法课本+词典(Lexicon)+字汇(Glossary)+名物考原+文学欣赏了,其实这样的笺注风格本来 无可厚非,西人的书籍中也多的是这种百科全书式的译注本。不过我觉得目前所见的有些中文笺注是非常大而无当的,我知道上一代很多的学者年青时没有书看,文 革期间全靠一部鲁迅全集里的注释来学习各种知识,2005年新修的全集本增补了1000多条注释,很貌似就是这种记忆的延伸吧。——也许不少的学者心中都 有这样的情结,但今天毕竟不是文革时代了,你也毕竟不是裴松之、刘孝标。况且强作解人,不审音读【比如刚刚看到的《×××的教育》一书22页注释1】,粗 制滥造起来,岂不贻误后人更多。

《饮食男女》里面有句被人称道都俗了的话:人心粗了,吃得再精也没什么意思。移用过来,改作:人心粗了,书笺注得再精细,终究也没什么意思了。

From:非东非西

0 Responses to “转:人心粗了”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