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求学之行装变迁

周五就要滚去香港了,不得不开始打点行装。

增补1:嗓子药――我的嗓子于2003年下半年某次新生宣讲会时遭受破坏性损害,时不时就痛一痛,嗓子药有必要带几种。至于六年前带的其他药物,现在仍然一样也不能少。创口贴,以前带的几乎没怎样用到,不过我的平衡能力和记忆力最近出现缘由不明的衰退迹象,有很大的可能性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臭水沟?),相信这次会派上用场。

增补2:指南针――临行前胡斐大侠送的礼物。粗犷的造型,结实的结构。适合指引方向、耍酷扮野、观测风水、打架防身……特封为镇舍之宝。另:贝贝送的彩色铅笔我已供奉在我的画框下,一对银色翅膀小勺正待启用。

增补3:电吹风――六年前我的头发短得跟准噶尔盆地的普氏野马似的,六年后我已经退化成“家马”一匹。

增补4:手电筒――六年前的那个校园是一个巨大的实验性灯光工程,入夜,亚洲第一长的教学大楼仿佛一根史上最大的日光灯管,唯一的一次全校性停电则引发了波澜壮阔的万人游行。现在呢,我上课的地方在山上,上课的时间在晚上,上完课要回的地方地处深山老林,我连整一探照灯的心都有了哇。

增补5:“大量”MONEY――忽略汇率变动,学费刚好是大一的8倍。

变化1:台式机变笔记本――不变的是配置始终处于淘汰的边缘。另,经Google&百度,我申明“半机不遂”一词乃本人与本人的电脑的共同原创。

变化2:胶片机变数码单反――与此同步的是我也许还得增补一台移动硬盘以应付洪水一般的数码照片。

变化3:炭笔颜料变数位板――带上数位板是贝贝的嘱托,此外也是鄙人将延续时间远超六年的某个模糊的奢望继续延续下去的必然升级。

删除1:饭盒――据初步观测,中文大学Cafe使用的盘子比我洗的饭盒要干净。

删除2:小提琴――据初步观测,中文大学没有管弦乐团。

删除3:篮球――据初步观测,我未来一年的体育运动将是爬山和站地铁。

0 Responses to “六年求学之行装变迁”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