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皇后码头、集体记忆及其它

这些日子有人嚷着要绝食捍卫皇后码头。历史古迹如果算不上,就用集体记忆说事,找个理由拒拆一个地方是很简单的事情,就跟找个理由拆掉一个地方一样容易。

记忆——我一直充满唯心主义地觉着,这是人类做一切事情的时候,最不靠谱但又唯一靠谱的理由。我一直想,很多年前皇后码头建起来的时候,是不是曾有一群遗老遗少耗在岸边长吁短叹地说——无敌海景遭到毁灭性破坏,集体记忆遭到致命地篡改。

我脑子里的记忆是90年代初的长沙灰不啦叽的水泥路面水泥墙面水泥房顶,以至于我在哪个二级城市旅游的时候再看到那些抹着玻璃渣的水泥墙头爬满了绿阴阴的爬山虎,一股子乡愁就莫名其妙地涌来。而我的记忆抹杀了我爷爷辈们的记忆,他们的院墙小巷,他们的草坡池塘,就是被我们的破屋烂路给覆盖了。当然,我们的破屋烂路也正在被下一代的玻璃屋顶落地窗代替。我们则一边享受大楼里的冷气,一边咒骂它污染环境,一边抱怨着房价太高薪水太低,一边阻止着新的陆地从一个破落的码头下升起。

这里的不靠谱是,人总是保自己的记忆时据理力争,拆人家的记忆时毫不留情。而这里的靠谱是,这自私而短视的习性与人类的天性一脉相承,拆拆建建建建拆拆,至少能证明咱人还是人。

想起曾有个师姐做了个辅导老师,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台面书柜摆着的奖杯奖状纷纷撤了塞箱子里去,理由是她要给咱班咱系咱院咱校“A Bright New Start”。初时议论纷纷,尤其是奖杯奖状的获得者更忿忿不平。一两年后就已时过境迁,当年的事情早已被人忘记,一座座新奖杯一张张新奖状再次使得那个 N代人呆过的小破办公室蓬荜生辉。有些人的委屈终被有些人的欲望吞没,一丝供后人凭吊的线索都没留。

记忆不记忆,都是相对主义。至于集体不集体,就更加没劲了。非得一百个人觉得你是SB你才是SB么?我凭什么不能用我个人的记忆断定,这楼不能拆这海不能填而你的确是SB?你看广州,飞车抢劫抢了那么多年,砍手拍头也没少干,都有人受不了开始往卫星移民了,贼党操作失误直接拖死俩人,政府立刻禁摩,仿佛药到病除。所以韩国农民用自己能搞到的最牛的武器威胁世贸组织成员安全,和香港人民用自己能做到的最牛的方法威胁自己的安全,结果都一样。自由意志就是你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做我想做的事情,但我两合一起做的事情属于那种谁都不想做但谁也拦不住的破事情,互相篡改了勾兑了升华了颠倒了一点感觉都没有,集体记忆比个人记忆更不靠谱。

结果是明摆着的,皇后码头一定会被拆,就像韩国的人质被基地组织杀光光,阿富汗政府也不会释放政治犯,韩国政府也不会跟阿富汗政府交恶。人民的情绪是伟大的感人的催人泪下的,可人民的性命却是卑微的渺小的不值一提的。而历史是不是非得轮番上演拆楼填海的必要之恶与控诉抗争的必要之哀?我想起我无数次满怀悲壮地对着台下黑压压的小青年们挥舞我的小拳头——谁也没法保证我们能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公平、正义与真理,可谁也没法否认我们哪怕牺牲一切也必须一直努力下去——然后坐下来对队友小声说,对方胆敢反驳这先验的道理,就放开了抽死丫挺的。Qie~什么先验,什么正义,你懂么,我懂么,你懂得再多,也比我少一点点,这就是最NB的人和最SB的人共用的辩论逻辑,也是SB们拥有NB感觉的致幻病因。所以很多东西忘记也罢。就像我,总是过目就忘,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与同学同事处,经常连问三十遍人家的姓名,连问八百遍人家的老家,以至于他们觉得我是不是计划去扒他们祖坟……

祖坟是绝对要留着di,这跟拆不拆牵不牵没有任何关系。谁都知道,到无山可拜无坟可上无墓可扫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既失去了回忆的基点,又丧失了族群的证明,没有集体记忆的人啊……你丫还算是个人么……

0 Responses to “胡扯:皇后码头、集体记忆及其它”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