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国忧民di许知远伯伯说……

我记得最初对于blog的不屑一顾,它该是一种多么强的自恋文化的表现。记得美国一位作家Nicholas Lasch三十年前出版的一书,名叫《自我陈溺的社会》。越南战争失败,总统陷入了丑闻,经济陷入了停滞,昔日道德观破灭了,石油供应不足,那是七十年代的美国,一片愁云惨淡,美国人开始迷恋Yoga,到古老印度寻找智慧,素食,谈论健康和幸福——只有当人们放弃了改造社会的希望,才会将所有精力都投放在自己身上。

现在的中国,不也正是如此吗。尽管对外事物、内部社会的都问题重重,每个人却觉得深感无力,不相信自己改变什么。所以,人人都要当十五分钟名人,从老人到小孩都要去舞台上唱歌跳舞,沉醉于数码相机拍摄自己。如果你打开电视,真的会感慨,我们真是个模仿的,杂耍一样的国家。

不要说,每个人都是现实社会的产物,人同时也是希望与理想的产物,写作不仅是反应生活,它也对抗生活。如果说这个blog有什么新意的话,那么我希望它不是自怜自艾的——我知道自己没那么重要。第一篇blog的名字取自阿瑟·施莱辛格1963年的同名书。那是美国的肯尼迪时代,这个年轻总统或许犯了很多错误,但的确在那个时刻,他激发起很多美国人重新思考自己国家的热忱。中国难道不正急需这种热忱的到来吗?

原文链接:希望的政治学

——我想许多人摆拍一张或几张照片,在电视或纸媒上秀15分钟或发几千个字,只是为了在释放自己改造国家的热忱(也就是所谓的野心)时有更好的受众基础而已……成也传播,败也传播啊……

1 Response to “忧国忧民di许知远伯伯说……”


  • 哈哈,你也开始看许知远同学的文章了啊,我看了这篇希望的政治学后面的跟帖,还是有很多大学生,其实我更想知道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是怎么看待老许的呢。

    我在东企这边差不多步入正规了,不知道你在香港工作找得怎么样,我决定考个托福到香港念个博士什么的了,呵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