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术&学术

期末做Project无聊之时,我曾大放厥词大力鼓吹过金融体系跟巫术体系的相似性(当然,比起好玩时曾经论证过的树不应该分叉这又算得了什么nie?)恰逢比赛归来进入Paper冲刺阶段,同样的话咱可以拿来恶搞一下巫术和学术。他们的相似性有:

需要Input的东西搜集起来都很恶心:

前者需要什么毒蛤蟆、干蜥蜴、变态的指甲和女人的眼泪;后者需要800年前的某陀卷宗、某年某月某日出版的某本学刊某一页右上角的某句话、500个随机抽取的样本和一帮废人聚在一起所讲的废话。

Output出来的东西解释起来都很神奇:

前者可以根据骨头的裂纹、烟雾的颜色、气泡的多少判断国家命运;后者则是通过长得看不到尽头多得数不清数量的推论、引证、数据。这些玩意都神奇得如此遥不可及,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

都有及其严格的行会、评级及晋升制度:

灰袍巫师要变白袍巫师需要勇者斗恶龙;从研究僧变讲师教授学者院士,则需要你付出青春、爱情、健康、理智、宽厚、从容、幽默、廉耻……其中的一项至几项不等,当然,你也可以一了百了,直接搭上一条命。

都是时代的意见领袖:

斯巴达的肉饼们出战时需要巫师的意见;咱这年头,上至国家政策制定,下至小报消息评述,都少不了学者专家们的出镜。

意见都以神秘性为价值准绳:

按照风向出主意的巫师比按照星相出主意的要CHEAP;说明白话的专家学者比说糊涂话的更容易遭受CHALLENGE。

人才结构都是一座日趋扁平的金字塔:

虽然有魔法学校,虽然跟哈里波特一同入校的人看上去也同样人模狗样风华正茂,但哈里波特只有一个;偶们的大学开得遍地皆是,学刊比色情刊物还多,学生报比色情报还差,呆在里面的人也看上去都差不多——目光炯炯心事重重野心勃勃忧心忡忡,可咱们的哈里波特呢,甚至还没有出现呢。

PS:

跟我从没涉及过巫术圈一样,我也从未真正涉及过学术圈。隔岸观火,图一乐呵,观者见谅哈:P

0 Responses to “巫术&学术”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