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二三则

秋蝉

从十月中开始,宿舍后山就一直有几只知了,从深夜12点开始叫唤,至凌晨N点仍此起彼伏。丫的,知了不应该是大中午(或至少是大白天)叫唤的么?又或者,都这季节了,丫怎么还不去死啊。室友说,这就叫做“秋蝉(QiuChan)”,是你(QiuChen)的兄弟。又过几日,“兄弟”们声势日益浩大,闹得我恨不得放火烧山。后来一想,说不定这品种是被我di灯光迫害,生物钟紊乱,以致于跟我一样不分昼夜晨昏……唉~~祝愿知了兄弟们早日安息……

黑衫

上周(NND,我觉得好像过了一个月)Presen 的时候四陀倒霉孩子每人买了一件黑 T-Shirt。上面印着中文大的校徽和四个书院的院徽。另外三陀人在 Presen 完了之后就将 T-Shirt 打入冷宫,或当了睡衣,或作了抹布,唯有俺,还时不时把它拖出来穿一穿。不为啥,我衣服少,唯一一件黑的搁在柜筒里扎眼……昨儿下午穿了它在知行大厅的地板上打完滚,晚上上课时又继续穿着它冲到讲台上去胡扯。Class Break,遭到班上同学的“围恭”,中心思想大抵是,你穿这件破衣服很好看或者这破衣服被你一穿怎么就这么好看。那是――若没生得我这张黑戚戚的脸,谁也没法跟这种20HKD一件堆在学生福利社里当白菜卖的玩意相称。不过 Jo 说我像黑社会的就有点那啥了,流氓长得跟我似的,前途堪忧。

坐地

知行大厅的地板光可鉴人,我在上面赖了一下午,于是乎它就更光了……

0 Responses to “扯·二三则”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