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逻辑·二三则or一长串

定量研究“选题会”——某人上台报题,要调查女博士di婚姻问题,扬言要找出这个问题的Solution……台下有人提问,跟人家讨论这种话题会不会使人有被冒犯的感觉?答曰:不会的啦,我们even会跟她们talk about Sexual Thing,那个even more有冒犯性,所以××◎◎……
我当场晕菜。如果我逮一博士并要求与其讨论其并不成功的婚姻,人家不爽,我便一本正经di拍着人家的肩膀,说:“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我待会儿会谈及你在sexual方面的问题,以及若干其他更加BT的问题,所以现在just relax,来讨论一下你倒霉透顶的marriage吧……”
你说人家会不会抽死我……
丫不抽死我就抽死丫……念到博士了连这点逻辑都搞不清……

当然,没逻辑对于咱来说是一种常态,比方说某官方新闻发布会上,有人提问三农,台上的就去扯矿工,有人想问矿工,台上的就去扯三农……基本逻辑与上面的相似,即:“这儿还有更惨的呢,所以你就忍忍吧”。

不过更常见的逻辑是:“普遍存在的玩意不是玩意,普遍存在的问题不是问题”。通常表述为“咱×××地这么大,人这么多,资源这么少,出点问题很正常”(×××可为任意大小的组织机构团体)。可正常合乎逻辑之间是有区别的。有据可查事出有因可谓合乎逻辑(当然,合乎谁的哪种什么逻辑也是一个问题),用一句套话来讲,谁杀个人放把火打个劫抽下疯没点自己的小破原因啊~~可那算正常么???(你要是敢说正常就让人把你宰了好了……)

……对不起……扯远了……最近生病,情绪很差兼且神经过敏,觉得太多人都活在自圆其说的逻辑壁垒里,毫不吝惜地倾轧他人的空间与领域——用人话来说,就是只把自己当人看……

言归正传。开头提到的那个group在报题的时候说,他们跟几个博士谈过,博士同学说在他们的朋友圈子里婚姻是个大问题,所以他可以当这是focus group的结论,并assume女博士嫁不出去是这个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现象……云云……其实,很多人(尤其是很多高学历,有话语权,经常吃饱了撑着没事找抽的人)都有放大困难的倾向,比方说北大教授哭穷。又其实,光环人群会在社会层面产生聚焦效应,比方说大家对大学生自杀的破事津津乐道,可事实上中国自杀率最高的人群是农村妇女……

不是说这个topic不好,我也没有做过调查,也不是说挑一个topic就必须在整个社会层面有着××◎◎的意义。恰恰是因为在我们的惯性思维里“意义”太过重要,它宏大叙事的不良倾向、它吸引眼球的潜在能力和它为“政治正确”提供的有力注脚才会遮蔽了我们对“意义”本身的关注和投入。

我想起两年前跟《新周刊》的同事到书店晃悠的时候翻到的William Whyte的《街角社会》。我们当然会因其“学术名著”的title而敬仰且慎重地对待其内容。可如果换了是我,在班上的报题会上说我要做“一个意大利人贫民区的社会结构”,台下恐怕有不少不解的眼神吧。

“意义”在我们身边的分布永远是区域化的、碎片状的。只有在独裁者的宣讲和大众传媒的轰炸中,某些事物的意义才会凌驾于一切之上。

其实去掉关于“××婚姻问题”在社会意义层面的定性及渲染,一切都容易得多。觉得被冒犯的人一定会少很多,因为“被冒犯”的感觉不全来自于被谈及的事实,而来自于他人和社会对该事实的态度,简而言之,谈事可以,别上纲上线。而Karie的置疑也自然消解,因为选题不再有莫须有的假设……

2 Responses to “无逻辑·二三则or一长串”


  • 可能是没表达清楚吧。我的意思是我们开始甚至想做sex方面的,那个对中国人比较冒犯,所以选了婚姻这个相较不冒犯的,而且是她们自己关心的问题。而且我们也没有确定说女博士就都难嫁,只是,你姑且可以说这是种谜思吧,我们好奇并想搞清楚真实情况。如此而已。在操作方法上也想过如何保证私秘性,面访和focus group是最后考虑的方式。

    我英语不好,我的错

  • Re Laveri:
    1,冷笑话的确很冷。
    2,冷笑话没有逻辑,还有装可怜博同情的嫌疑。
    3,你的解释还是犯了我详细说过的逻辑错误。因为SEX更冒犯所以Marriage就不冒犯了?
    4,你们组的Topic很好。
    5,我的观点跟Karie一样,不能做莫须有的假设。
    6,这跟你的英文没有关系。
    7,如果说语言是思维的表征,那么你的中文水准跟英文不相上下。
    8,“绝B不……”这个短语很牛B……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