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寒假

这个寒假会不会注定过得动荡,平静下来又只剩下忧伤。

自从无需做该死的假期作业以来,就开始没事找事干,网页摄影阅读设计绘画旅行写书淘碟……从欣喜干到快乐,从快乐干到充实,从充实干到吃力,从吃力干到艰辛。

这个假期还没来得及真正开始,恐惧就开始轻轻涌起。有点虚弱有点累。我安慰自己其实只是被研究生考试折磨得有点恶心,还没有真正对这些应该很有趣的事情丧失兴趣。可懒惰像校道上的横亘的减速条,截断了冲刺该有的速度。

总是有恶梦,恶梦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另一个恶梦中。就这样从凌晨到天亮。醒不过来。醒过来的时候也只剩心有余悸的孤单。

我想做个好梦。

我想在阳光明媚的早晨醒来。

我想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自己能够快乐。

2004年的寒假,就这样在无关紧要中毫无期待的等待研究生考试结果的公开……

1 Response to “2004年寒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