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冬

庆功宴上他们带来四瓶酒,年份分别是2000,2002,2004,2006。象征着大家七年以来的一路跋涉。酒精过敏不敢多喝……不过庆功嘛……每一瓶我都沾了几滴,没想到的是,最后居然被一口2006年的香槟放倒了……

没关系,只要不被2006放倒就可以了――我这样想着,晕晕乎乎地走在深夜的旺角街头――人潮汹涌,一如既往。

相机对焦出了问题,照片里2006那串数字模糊不清。有那么一瞬间我也惶恐不安地怀疑,我能不能给我的2006一个清清楚楚的交待?我能不能给朋友们的2006一个清晰满意的答案?不,其实很多个瞬间我都在怀疑――自从那天晚上那瓶2006的香槟被开启。

坐在钱穆图书馆三楼,掠过窗外的树梢,阴云和海浪都在不远的地方方向无名地低沉涌动。这就是香港的冬天,一觉醒来,城市的齿轮就携着我从盛夏转入严冬,所有的美好都埋入冻土。

我一路向南,逃离了一个又一个城市,可为什么每年的冬天都如此难熬。

――冬至,也就是大黄,请允许我借你三年前的口头禅换掉我所有的签名档,保佑我度过这个难关。

0 Responses to “2006年冬”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