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编号20040826

天气有点阴沉。

想起与许久不见的马薇亮堂筷子等口嘴利索的辩论队队员的烧烤聚会,因为编辑部无厘头的退稿以及之后一声令下的改稿要求而又被推迟至不知遥遥无期的何时,心情就更为阴沉。

天气黯淡的中午,杂志社里飘荡着几声轻微的呵欠,昏昏欲睡。

其实是因为身处一个不得不以部分的缄默来换取短暂生存的环境,给郁闷的吧。

这个抢夺话语权的行业,和大学生圈子里火爆一时的辩论赛一样即娱乐又辩证,即无聊透顶又意义深重。

当了四年号称“不为真理而辩”的辩手,还要继续当几年其实“不为事实而写”的记者并为此奔波不息乐此不疲,都没有关系。一个毫不畏惧断气的危险而玩命呼号着快要断粮的人,此刻只关心自己越改越无厘头的稿子有没有符合编辑部的无厘头要求,只关心尚未购入因而暂时“寄放”在某家店里的DSLR相机应该是哪个牌子什么型号,只关心有没有什么破事会骚扰自己单薄不堪的睡眠加重我梦境的支离破碎,只关心我关心的你关不关心我对你的关心……

不扯了,待会儿要和文静去找武庆和戴军,天气阴沉沉的希望不要下雨。关心了那么多见鬼的东西还说啥“只”关心,我决不至于被一篇破文迫害得神经错乱。

只是心情阴郁。

No Why 。 HaHa ~~

那老天爷子,你又是为个啥阴沉着个脸哪?

0 Responses to “工作日编号20040826”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