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OT

相比起这个在办公室敲打着键盘的无聊晚上,我更喜欢被台风的尾巴制造的雨幕裹得严严实实的雨夜,那是昨天夜晚。

上次熬夜看稿大概是7月14日,被迫在办公室关到11点是不是挽救了我当天无处释放几欲崩溃的情绪,我该感谢这Endless Over Time。

今天这十个小时里大约浏览了十万多字的新闻材料和技术文章,回了两封邮件看了N遍稿子,明天的补休也得用于马不停蹄的采访,揉揉眼睛对自己说,也好――不断扩张的繁忙将填补生活里不断扩大的裂缝,我甚至不切实际地奢望,生活能够如此这般地继续下去,直到完成了彻底的置换。

最新发表的一篇破文,是关于信息生命周期管理的。看看分布在两块硬盘和笔记本电脑上近百G的资料,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上马”一个MINI的ILM系统。突然翻到很多尚未发出的邮件,很多上面只写了收信人的称谓,有些甚至连收信人也没有空白一片,只有系统自动留下的最后更改日期。

有些离得近的,我还能够回忆起这片空白所包容的那一个片刻里,我曾经想要倾吐最后又吞咽下去的语言。有些离得远的,我只能勉强感受清晰而又模糊的系统时间上笼罩着的灰雾。还有一些都已经是几年前的空白邮件了,系统时间似乎也是紊乱的,那里面承载过什么欲言又止的煎熬,我再也无从想起。

不删它们,加起来也就是1M多。删了它们,又在生活里留下多少空洞。

也许终要空洞下去,而手头上这份单薄的生活组成,还不足以让我抵御随之而来的失望与失重。

走出杂志社的时候,才发现湿漉漉的地面,原以为晴朗的夜晚,已经下过一场雨了。

0 Responses to “Endless OT”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