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我们

回到广州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跟这帮狐朋狗友们扎堆。

很多yin没到,也从远方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

但是贺电的结束语居然纷纷成了“早点休息”,看来大家还真是年纪大了。

半年没见,觉着大家应该厚积了不少段子留待重聚时薄发,谁料温习了几个旧的大家就笑到不行了,看来还真是年纪大了。

散的时候我一个人往相反di方向走,泅过依然车流滚滚的马路,看见对岸di朋友们向俺挥手――除却已经商榷妥当的几桩团伙骗吃行动,再聚也许是半年后的事情了,到时候,照片里和照片外的人都将各自有了新的命运――而无论我逆着人潮漂出去多久多远,我知道大家将永远给俺留一个位置在你们中间,谢谢,谢谢:)

1 Response to “广州·我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