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只是觉得,如果不逼着自己写下“新的开始”这么恶俗的话,开始就永远不会开始。而我也会不自知地在另一种恶俗里活得毫不自知。

考托福那天非常疲倦,头天夜里的空气就像这扭捏登场的夏天一样让人郁闷和窒息,彻夜难眠只为天气,不抵不抵。

过了两周,我仍然怀疑当天听力磁带的播放速度不正常,听上去仿佛狗仔的复读机没有充足电,拖得又长又沉闷的女声听上去像男声,男声听上去像畜声。感觉考前的临时魔鬼训练完全白做了,似乎没有必要用间隔三秒的听力题目折磨自己,然后在间隔超过十二秒的考场录音里无所事事。

托福语法,我一如既往地烂得简直没有好起来的可能。没有做完!说出来会沦为世界人民的笑柄。好在阅读部分有一篇托福考试中从来没出现过的文章类型,关于Computer Animation的文章,通篇的Gridding啊Frame啊Render啊Texture的好像还有Distributed Calculating的内容。读得很High还暗自狂爽,估计很多人看这文章感觉就像看黑客帝国2――没啥不懂的但就是不明白。

那天的疲倦一直延续到一周以后。要是阿�粗�道我又倒腾辩论他一定会倚老卖老大肆嘲弄我一番。所以哪怕仅仅出于对历届厚古薄今传统的逆反,我也要真诚赞扬我接下来一周一直陪伴的辩论队队员。他们都很可爱。尤其是喝多了之后……

相比之下,自己学院的师弟师妹们就比这些背着学校的名头上赛场的同志们好运得多了。尽管准备比赛的这些天总要被他们稀奇古怪的BT问题闹得一会儿气愤难当一会儿心如死水,但冠军拿到了,就很爽。

决赛没去看,与胜券在握无关,人事已尽又不爱热闹,庆功都不打算搀和了。

在我眼里,学院的小朋友胜在对辩论毫无幻觉,这种现实得无趣的风格把他们自己和我都弄得很恶心。但是,却很有效。回过头来,如果真要所谓教练的我去反思中山那几场比赛匪夷所思的结果,我只能说,沉浸在幻觉里看幻觉之外的结果,感受永远只有匪夷所思了。

申请还没有开始打理。语言是一个尽管可以轻松对待但始终需要去跨越的隔阂。网上纷杂的信息总让人厌烦,感觉自己将要去到的,也只不过是另一个人头攒动的地方。只是对于人潮汹涌,畏惧还不如投身其中。那就开始吧,恶俗就像新港西路的频繁红灯和滚滚车流,逃也逃不掉。

0 Responses to “新的开始”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