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送给加西亚的信》后不吐不快的前言

受人委托修改一篇读后感。看了另一个哥们写的题目《假如我是……》,就像极了蹩脚的高考作文,里面的内容初看还不觉得咋,最多有点像走火入魔了的新概念作文。回来看了小册子的原文终于发觉了作者的真实意图――这哥们还真是立志当领导的贴心小棉袄哇!修改之前我写了下面这篇冗长的“前言”,不吐不快的前言。

其实我本人真实的读后感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不用读我也知道”。

2002年3月的某天,一个陌生的信科院男生在QQ上友善地和我说:“你设计的网页非常棒,我想我们能不能合作制作一个动态更新的电影下载网站呢?”我说:“好”。

当晚,我粗略浏览了他之前制作的不堪入目的旧版电影网站,然后用铅笔在草稿纸上画下网站架构和流程图;接下来两天,我按照原来的栏目分类和基本架构设计了全新的网站界面;然后他用了一天,完成网站后台部分;最后的两天,我们修改和补足了网站不完善的地方。

网站顺畅地运行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这个男生提议拿它参加比赛并填写报名表时,我也不知道这位愉快的合作者叫什么名字,当然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

这个小网站获得了当年中大网页制作大赛的冠军(当然,这只是中大多如牛毛的比赛中的一个)。我独吞了可怜兮兮的300块钱奖金,并为合作者的慷慨感到很爽。之后,我与这位网名叫做DDMOKY的朋友合作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网站和项目。沟通不多,为数不多的见面机会都是拿着公司给的大信封分钱。

说到这里自己都要禁不住很High地觉得人所追求的自我实现简直指日可待。然而平和地追溯到原初,其实2002年3月的我,设计的网页的确如DDMOKY所说的“很棒”吗?

No。

我的确向往成为一个优秀的网页设计师,一如我向往成为优秀的画家、辩手、演说家、摄影师、管理者、提琴手一样。我不断浏览先行者的作品并赞叹不已,同时也不断对身边初试者的幼稚作品嗤之以鼻。我确实制作了中大珠海校区的第一个学院网站和第一份电子杂志,但人们对我的惊赞更多的来自于我本人的自我定位而不是真实水平。

关键不在于此――原谅我说话经常由于铺垫太多而走题――关键在于,当有人对我的能力表示了肯定和赞扬――不管这肯定与赞扬是否与真实情况相符――然后希望我用这份受到了肯定与赞扬的能力来实现一个目标,我该怎么办?

自我否定然后打退堂鼓?自谦一番以便事情完成不了也不用自己负责?或者是欣然接受赞扬但找借口推脱责任也就是捡个便宜再卖点乖?还是斤斤计较于对方的赞扬是否以唆使为目的以及自己完成任务的回报是微薄是丰厚还是根本只是之前说过的那几句连一颗大米也换不回来的赞扬?

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感谢,这年头,愿意放弃踩在别人头上壮大自己声名的机会来赞扬他人的人不多,更何况,这份赞扬于我来说有点言过其实。

第二件事情当然就是干活了。我喜欢用“干活”这个老土的词。我即便当了管理者,也不会唠叨什么“执行”不“执行”,我会喜欢对员工拍着巴掌呼喝“干活干活!”就好像小学体育老师站在队列前面训完了话拍手三下大喊一声“好!解散!”然后活蹦乱跳的小朋友们就一欢而散快快乐乐地四下里活动去了。

除非身体有毛病,小朋友都是喜欢又跳又闹大哭大笑的。而懒人如我,也有着难以启齿的虚荣、欲求企及的财富、无处不在的压力和日益缥缈的理想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冠冕堂皇或者猥琐不堪的理由驱动着自己向着无数个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N路狂奔。所以干活,只是我从语言表达的形式上,对人人都具备执行力这一命题的认同。执行,也不过是通过抹除“干活”这一词里的庸俗成分来抬高执行力的身价。可是尊敬的老板们啊,你们错以为让“执行”与“白领”同价了,矜贵的“白领”们就会欣然去“执行”,殊不知这年头的精神偶像都是“加菲”和“贱兔”,看上去再体面的领子里也有一颗犯贱的心啊!

我走题了吗?希望没有。很多时候我不能理解日益显得高深莫测的企业管理,不是不理解它的内容,而是不理解它日显高深的趋势。其实所有企业赖以生存的自由市场,以及对于商业文明有如宗教原义般重要的自由经济,恰恰就是在瓦解了古典社会推崇的以冥思和高深为自足的优越感之后,才得以建立的。即便精深是任何一门学科发展的必然规律,但也绝对不应是它们的初衷。

我似乎想解构“执行”的内涵和地位?又在尝试质疑我曾学过的专业??Sorry,真的是走题了……

言归正传,顺便也把我这篇有可能比正文还长的前言结个尾。

书里有一章的标题叫做“成功是一种心态”,就如同耳熟能详的“优秀是一种习惯”一样,无论是“心态”还是“习惯”,都只是我们普通人的世俗生活里的一部分,与“自卑”、“狂妄”、“懒惰”并行。尽管目标一致,“在诸多心态和习惯里选择一种”,听上就去比“克服缺点追求卓越”要简单得多。这不仅只是语言表达上的区别――与其对我们要追求的理念给予没完没了的价值升华以强调它无穷无尽的重要性,还不如在当下生活里体验成功与优秀能够唾手可得的快乐。在我眼里,人人都有执行力就如人人都有胳膊大腿,但激发执行力也如抬起胳膊迈起腿一般需要有力的驱动。那么到底是居高临下的教义还是又俗又土的快感更能提供这种驱动呢?发给我们小册子的雇主、资本家、经理人和领导们不会告诉我们,这个故事本身所欠缺的细节,带着自己无法弥补的矛盾,也未能告诉我们。而我略显晦涩的表达方式已经暗示了我一直坚持的答案――不用读我也知道――因为我觉得“执行就是一种性格”。

如果注重这本小册子里的细节,你会发现这本书风靡一时几乎全靠老板们孜孜不倦的“直投”。而我相信如果有本书能真切地告诉我们执行力从不是什么伟大精神,它与生俱来而且乐趣无穷――那么这本的书将要比《送给加西亚的信》高得多的销量还不算奇迹,每个人都将在各自不同的生存背景之下体验英雄安德鲁•罗文的自豪与快乐,这才是真的奇迹。

0 Responses to “读《送给加西亚的信》后不吐不快的前言”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