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暴吼了一只贼

2005年9月9日中午,我和翔仔一行去中大南门附近吃午饭,路上行人熙熙攘攘。

翔仔和明宇,一人斜挎一包,一人手提一包,精神涣散地走在我们前头,一副与世无争的富家仔模样(语出乐仔,曾用于形容周笔笔同学)。此时,一身着屎橙色(语出狗仔,曾用于形容Esprit的某件衣服)T恤,头发微卷,身高172左右,年龄不祥的黑瘦男子,迎面走来。并在与她两擦肩而过之后迅速转身尾随其后。

我立即开始紧张。

屎橙男快速接近明宇&翔仔。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明宇手提一包晃来晃去,对身后的跟随者毫无意识,是最佳抢劫对象……我的第二个念头是,心情本来不佳且心灵比较脆弱的明宇,若是被人抢包,肯定精神崩溃……而此时此贼的贼手已经伸向翔仔斜挎于身后的背包,拉链已经拉开,一秒之后贼人得手,除了和他拼命我们就再也无计可施。我没有任何念头,脱口而吼:“喂!!干什么!!”声音之大我自己都惊诧,于是我的第三个念头是,我刚才有没有暴音……

翔仔和明宇回头,路人驻足,贼人转身从我身边离去,离开三五米远还回头瞪我。走在我身后的乐仔已经被吓的“起了一脸的鸡皮疙瘩”(事后她这么说),我伸手指着贼人的臭脸,瞪回这丫的小样,直到他心有不甘地把脸扭回去。

吃饭的时候,乐仔说,你太拽了!帅!我自己心里琢磨着,若无要事今后半年我再也不打算在此地出现……

0 Responses to “今儿暴吼了一只贼”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