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Cover》采访: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集·Cover》终于寄到。卢涛(套套卢)办的这本独立杂志引起了办公室众港台设计师的围观,于是为了替大家买杂志,我居然也干起了淘宝代购这种的事情……只是我支付宝绑定的是内地手机,只能明天跑去深圳付款了……

据套套说,杂志付梓,印刷厂见到敏感内容,居然自行销毁。这事儿听得台湾同事一愣一愣的,倒是香港同事冷笑一声,表示习以为常。销毁的那一页,当然是我那部分。唉,老东家太NB。停刊已久,余威仍在呢。哈。下面会把老东家的名字和谐一下,以尽可能避免本冷僻博客再次被和谐……
上图是被裁掉的部分,套总很好心的搞了个小纸条,补充了部分被和谐的内容,并注明《阳光食物周刊》已经停刊。
现转帖未和谐内容如下,略有添加,毫无删减:
1.《阳光食物周刊》是怎样一本杂志? 2.《阳》对它的视觉有怎样的要求?
1,《阳光》是一本非常特别的新闻时政杂志。它由阳光卫视的现任老板陈平出资创办,总部在香港,但主要的面向是中国。刚做出来时,只有 iPad 这一个平台,所以当时也算是第一份iPad原生的中文杂志。经过一年的尝试,程益中加盟,并带着我们改版成每周出刊的印刷杂志。
我们专注于时政报道,并把专题策划、艺术设计和多媒体等呈现手法,引入了这个刻板肃穆的领域。我们也有文艺内容,取材和品味都非常多元。在报道内容和表达方式上面,我们都完全不设限制。杂志中曾有个有声栏目,是让诗人自己朗诵自己的诗歌。创刊之前,我们当时的主笔,后来的执行主编张洁平(外号兔佛)对我们想象中的杂志曾有过一句非常精确的描述:“让政治软下去,让文艺硬起来”。这不仅是我们的媒体方法论,也是我们对一个正常社会的期望。正式创刊时,主编长平提出的 Slogan “多说一点”,似乎更能代表杂志的精神气质。多说一点,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往往是一切改变的起点。是不是很微妙的赶脚?
2,视觉要求。从创刊开始,老板和编辑部的负责人都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来营造阳光时务的视觉风格,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们实在没空管……不论如何,我都很感激这段经历。部门里的设计师都是科班出身,只有我是野路子。几个人调和激荡,和这不设限的杂志气质居然刚好契合。
在我眼里,时政杂志的视觉风格,可以按地域分为三大类:欧美杂志,像时代周刊,是国际精英范儿;内地杂志,像南风窗,老气横秋的大院风格,由国际范儿落地拧巴而成;香港杂志……是宫斗政治的地摊文学风……几种风格没有优劣之分,适应不同的市场需求罢了。而我们的目标很简单,抛掉脑中的既定规则,做出我们自己愿意点击、愿意下载、甚至愿意付钱的“好玩”的东西。虽然我平时会发明很多“说辞”来与其他人沟通创意,但内心里,我想要的就只有四个字:好玩,有趣。所以就有了“坦克大战”封面,有了“中国人民很行出品五毛硬币”……前面说了,我们不设限,不仅是多元的形式培植了多样的想法,内容的解严更刺激了创意。实际上,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最后补充一则旧闻,阳光食物的封面今年拿了亚洲出版协会的卓越社论漫画奖(Excellence in Editorial Cartooning)。然后,如你所知,就没有然后了。

1 Response to “《集·Cover》采访:自由就是最好的创意”


  • I don’t even know how I ended up here, but I thought this post
    was good. I do not know who you are but certainly you’re going to a famous blogger if you aren’t already
    ;) Cheer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