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虚荣――写给03的朋友们

同样是调侃,但请允许我不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番话,因为我与你们的体认过程近乎同一,更因为,我们是朋友。

比赛就是玩而已。它符合所有娱乐的特征,比方说群情激昂,比方说意义阙如,比方说致幻,比方说速朽。所以又何必把它上升到如此这般的伟大的虚荣。

“学校的辩论事业”――哈哈,的确,在它的光芒辐射之下我们都曾像抽了大麻一样飘飘然,可以不睡觉,可以不上课,可以硬啃远超已有认知的书籍,可以把前辈当偶像,把队友当女友……但在赛场上抢夺发言时间时,我们还是忘了它;在讨论中挥霍辩论快感时,我们依旧漠视它;在比赛后推脱失败责任时,我们与它行同陌路;在外人面前显摆自己的不屑一顾时,我们只把它当作言语的玩物。

“学校的辩论事业”――只在我们需要给自己找一个留下来继续玩乐的理由时存在,它不过让我们显得稍微理直气壮一些。而我有些苛刻的以为,既然在外校面前都已经把学校的脸丢光光了,所谓的“学校”的辩论事业,也只能是大伙自家的一亩二分自留地了。

在台上玩国家主义煽情,在台下玩愤青式的调侃,聚在一起以集体荣誉互相安慰――这份伟大的虚荣呀,让我们成了高尚与猥琐的双重间谍,成了优越感的奴隶,成了理想的叛徒。殊不知,其实我们实际扛着的和能够扛着的,一直只有我们自己厚厚的脸皮而已。

(看完很爽的人请致电请我吃饭,看完不爽的人请致电要我请你吃饭,谢谢)

0 Responses to “伟大的虚荣――写给03的朋友们”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