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玮

刚才的某个时刻,韦玮在昆明的朋友家,和我在QQ上说完88之后,她便要去歌剧院演出了。

她说她在老家按揭了套房子,而大多数时间则呆在武汉――那是她上大学的地方,她上的是武汉音乐学院。

我们那坨人当年的理想基本上就是武汉音乐学院,比起中央音乐学院来说感觉更触手可及一点,也许是因为离长沙比较近。

其实我们那坨人当年的理想还没到那份上――考上高中再说吧!

而现在咱一个个都大学毕业了。

韦玮毕业了没读研,没工作,一个是嫌烦,另一个是觉得……还是烦。于是满世界地走场演出。

“我拉的是电琴。”她说。要是是以前,我一定会笑着说她拉的是电锯。可我没有。

1996年夏天,交响乐团的最后一曲,之后我便要离去。指挥哥哥一扬手,所有乐音嘎然而止,炽热的聚光灯下韦玮的提琴弦“当”的一声断了,我们愣愣地谢幕,然后暴笑成一堆――这清脆的崩裂声,只有我俩听见。

电琴的弦应该不会再这样轻易地断了吧?我不清楚。我已经是外行了。尽管和我的小提琴一起被收在柜子里的,还有一卷从未开封过的1989年生产的E弦。

――OK,本人“代理”提琴手韦玮的华南区演出业务如有商业演出事宜请联系……

0 Responses to “韦玮”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