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绯村:理想伴侣的N个条件

半年前就被人点过,逃了,又被点,年前把这事给结了……

理想伴侣的N个条件……我想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理想的伴侣,所以理想伴侣的唯一条件(应该说是前提)就是ANOTHER WORLD……换一个问题,比较喜欢什么样的人?

搞笑,但别除了笑话其他啥都不说。

健谈,但千万别只谈自己。

自我,但并不把自己太当回事。

聪明,但这种聪明既不是智商测试的结果,也不是一种自我评价。

可以不善良,但并不以此为荣。

可以爱动情,但千万别爱矫情。

可以没追求,但别藏着揶着地玩命追。

可以逮谁仰视谁或者逮谁鄙视谁,但一定不会只仰视或者鄙视特定的人。

为何不提长相?――说长相可以忽略不记的人大多数只是在表白自己的困境。基本上,有以上条件的人都不会长得太奇形怪状,因为这世界没有给相貌惊悚的人多少机会来养成这些不温不火的习惯。

最低要求,不要逻辑矛盾满天飞……我也许读书甚少但还有基本常识……Sorry,最近比较介意这个,过去我在那个蠢蠢的校园子里时(南方的大学生行动力低下,所以省去“欲动”二字),很向往外边,觉得那些实实在在干活的建构者们才有资格拥有所谓的思想,像我们这种交钱关在象牙塔里还大放厥词的简直就是傻×,就像大黄以前教训阿拉蕾的“人家挥斥方遒,你这玩毛线球”。好,滚出来了,却一天到晚在建构者们令人崩溃的矛盾中矛盾与崩溃……

也许一切都只是因为在我及其有限的记忆里,我只能将我所经历的世界划分为校内与校外两个。自打有了意识我就被塞进了幼儿园,前年才得以从校园里解脱。没出过国,不能划分国内与国外;到过香港,没感觉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鸿沟;从商学院跳到媒体圈,觉得前者的真浮躁和后者的伪学术正让彼此日益相象;认识了很多人――可谁会真的认为一个圈子能代表一个“世界”么?找抽的吧?我说过自我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毫无疑问,我是狭隘的,且非常可悲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并无法释怀。这些充满逻辑矛盾的人和事很不幸地填充了我在校园之外的全部时光,与我那追寻逻辑整洁为主要目的之一的校园生活构成巨大的反差。我需要深刻地体验并划分出新的世界来淡化这可笑的对望,尽管走到头也许只应验了哥们的一句话“这世界是傻大胆闯出来的”和自己的一句话“哪里都不过如此”――但我也只能这样了,那我就继续这样吧。就像我说理想的伴侣从来都不存在,可还不是琢磨出了若干个标准来打量人。

绯村,我的答案乱七八糟,我觉着吧,千万别谈什么“理想××”,既然理想的××从来都不存在,那么关于理想的假设一旦生成就熄灭了一种可能。

新年将至,不知道本命年又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0 Responses to “答绯村:理想伴侣的N个条件”


  •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